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85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85

时间:2019-04-01     

毛泽东大传 连载85

 

 

6月5日,毛泽东召集庞叔侃、李耿侯等在李氏宗族学校召开积极分子会议,决定以各乡雪耻会为基础成立湘潭西二区上七都雪耻会。会议选举庞叔侃、李耿侯、贺尔康等5人为筹备委员。
6月7日,毛泽东在郭氏祠堂召开筹备员会议,决定“西二区上七都雪耻会”成立大会于6月10日在郭氏祠堂召开。
6月10日,郭氏祠堂里里外外贴满了红绿标语,祠堂正厅土台上摆着一张课桌,还蒙了一块白布被单,上面竖着一块“西二区上七都雪耻会”的大木牌,朴素而又庄严。
上午9点钟,各乡六七十个代表都到齐了,把会场挤得满满的。毛泽东、杨开慧也来了。会场外面还站了四五百个农民、小学教员和学生。
大会由庞叔侃主持,选举了执行委员,通过了雪耻会章程和宣言。宣言中说,“报仇雪恨一条心,工人农人和学生”。
毛泽东在热烈地掌声中登上主席台,向大家讲述了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介绍了五卅惨案和长沙、湘潭等地的反帝爱国运动,号召大家团结起来,反对英日帝国主义。
大会结束后,执行委员们组织指挥会场内外五六百人举行游行示威活动,“打倒帝国主义!”“废除不平等条约!”激越的口号声在这穷乡僻壤里回荡着,愈发显得响亮,激动人心。
此后,雪耻会成立了宣传队,组织农民们开演讲会,编演节目,散发传单和小册子,张贴漫画和标语,大造革命舆论。雪耻会还组织起了纠察队,设岗检查,禁售洋货,烧毁鸦片,收缴烟枪。
一天下午,毛福轩带领宣传队刚刚演完“五卅痛史”、“农家苦”两出戏,成胥生手下的几个团丁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抢去了宣传队的锣鼓。毛福轩当即严厉的予以驳斥,群众们也一起愤怒地高喊:“不准抢锣鼓!”那几个团丁慌忙还了锣鼓,一溜烟似的溜走了。
毛泽东曾说:“以前,我没有充分认识农村里阶级斗争的程度,但是,在1925年‘五卅’惨案以后,以及在继之而起的政治运动的巨浪中,湖南农民变得非常有战斗性。” 
毛泽东感觉在农民中发展共产党员和建立党的基层组织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6月中旬的一个夜晚,明月当空,毛泽东和杨开慧在父母曾经居住过的那间卧室的阁楼上,与共产党员毛福轩一起作为介绍人,发展庞叔侃、钟志申、毛新梅、李耿候4人为韶山第一批共产党员。毛泽东向新党员们讲解共产党的性质、纲领和任务。之后,他们带着新党员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入党誓词是:
“努力革命,阶级斗争;服从组织,牺牲个人;严守秘密,永不叛党。”
毛泽东宣布建立韶山党支部,由老党员毛福轩担任党支部书记,确定韶山党支部的秘密代号为“宠德甫”;由钟志申在银田寺镇负责开办“合作书店”,作为与上级通讯的秘密联络点。
韶山党支部是中国共产党在农村建立的最早最坚强地党支部之一。后来毛福轩、庞叔侃、李耿候、毛新梅、钟志申都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生命,5人中年龄最小的仅22岁,被当地人民誉为“韶山五杰”。
再说毛泽东在韶山建立党支部后,接着又建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他同时还发展一批积极分子和一些在地方上有一定威望的开明绅士、小学教师加入国民党,秘密建立国民党基层组织。
1925年7月初,毛泽东在韶山秘密成立国民党第7区党部,由郭运泉、周啸泉、李耿候、钟志申分别担任党部组织和宣传等工作。
毛泽东为做好农民思想工作,常常是天刚蒙蒙亮就出发,不辞劳苦串门走户,和乡亲们谈心,到了夜半更深,有时候就住在农民家里,有时候要走上十几里山路才能回到家里。
有一次,毛福轩跟着毛泽东到杨林访问了几家农户,又到瓦子坪开了一个积极分子会议,已经深夜了。瓦子坪离上屋场约有10公里路程,途中还要翻一座大山。毛福轩劝毛泽东说:
“晚上过山恐怕老虎伤人!”
毛泽东笑着说:
“人有三分怕虎,虎有七分怕人,不要紧!”
毛泽东到家后还需要看看报纸,写调查笔记,处理一些往来信件等等。这是他一天工作中的一部分,直到都忙完了才能休息。
7月5日,毛泽东在李氏祠堂主持召开国民党区党部会议。湘区青年团委派驻韶山工作的贺尔康参加了会议。会议讨论了3项工作:即党务,反对帝国主义和乡村教育。
此时韶山地区的教育权一直掌握在依附于成胥生的劣绅唐默斋等人的手里。他们利用把持教委会、学委会的权力,坚持旧学、反对新学、贪污公款、克扣薪饷,还暗中破坏群众的革命斗争,不准农民办夜校,甚至不准雪耻会向农民和学校师生宣传爱国思想。各乡学校都已经先后接到了他们要查封夜校的通知。
7月5日晚,毛泽东和韶山党支部召开秘密会议,研究对付唐默斋等人的斗争办法。毛泽东分析说:
“我们的办法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赵恒惕颁布的教育法令,明文规定所有地方教育机构负责人都要经过选举。我们就利用这块假民主的狗皮膏药,发动师生改组教委会、学委会,以夺取教育权。像唐默斋这帮人,都是由成胥生指定的,没有一个不是贪污舞弊的。只要把他们的底子向群众揭开,他们就会跟狗屎一样臭。现在我们发动这场斗争,条件已经成熟,胜利是有把握的。”
支部成员一致表示赞成,决定发动进步教师,争取思想倾向进步的旧派教师,集中打击把持教育权的反动分子。为了确保胜利,宠叔侃等人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在群众中进行了艰苦细致的思想发动工作,并在进步教师中进行了充分酝酿。
7月12、13日,毛泽东同贺尔康、钟志申在汤氏祠堂、汤家湾召开国民党区党部第4区分部成立大会。
贺尔康在日记中对毛泽东和他的活动曾有过多处记载。他是这样写的:
“7月12日(农历五月二十二日)下午,润之先生来舍,邀我同去行人家。初到唐氏祠公立第3校,今日因星期,未有人在校,头门也关了。又到鸿门前汤家湾,也适未有人在家,约定打转再来,请钟志申在家等候。再到汤氏祠。9点钟,国校开会,成立第4区分部。1点又15分钟时,会才完毕。此时,润之忽要动身回家去歇。他说,因他的神经衰弱,今日又说话太多了,到此定会睡不着。月亮也出来了丈多高,3人就动身走,走了两三里路时,在半途中,就都越来越走不动了,疲倦极了,后就到汤家湾歇了。
“7月21日(阴历六月初一日),写了一封信复朱岳灵,为告暑期在乡做的工作及请假等事。到韶山南岸毛润之家,上午他已它往,未在家。就翻阅最近的报纸,看了半天。下午3时,润之才回来,此时C人也随时到了几个,等到6时,C人还未到齐;世校开会后,天已暗了,我因不能走,就宿了。”
贺尔康日记中所说的C人,是指共产党员和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他所说的世校,是指共产党、雪耻会、秘密农会负责人。他在日记中还写道:
“7月23日(阴历六月初三日),上午写了对于上七都教育问题宣言2份。”
“7月24日(阴历六月初四日),午后到石洋庞氏开会,为改组教育会和学委会秘密地一个讨论。5时又到郭氏祠,雪耻会宣传部宣传队开会,报告先说七都及县的派上的宣传员现已不得来了,而瓦子坪来6个宣传员也加入雪耻会宣传队,出发去演讲。”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