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86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86

时间:2019-04-02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86

 

 

“7月30日(阴历六月初十日),下午到郭家亭郭氏祠,教育会开会员大会。重新改组教育会和学务委员会,到会者有40人,3时许才摇铃开会,因时间的短促,就只讨论得通过两会章程和两会的职员完事,也是到晚10时才闭会。”
贺尔康所记载的7月30日会议是这样的:韶山党支部对唐默斋斗争的一切准备工作和布置都已经就绪了,就以雪耻会的名义,在郭氏祠堂召开了西二区教委会和学委会会议,在教育界多年的李耿候主持了会议。
出席这次会议的有各族校校长和教师40多人,毛泽东也参加了会议。庞叔侃、钟志申等人抢先发言,当面揭露唐默斋一伙贪污公款、克扣薪饷、反对爱国运动的罪行。进步教师们也纷纷对唐默斋的行为进行谴责。唐默斋一伙气急败坏,却又理屈词穷,半途就溜出了会场。
会议选举共产党员庞叔侃、李耿侯、蒋梯空等分别为教委会、学委会成员。不久,韶山地区各公立学校和族校校长也都改由进步教师们来担任。
此一时期,毛泽东还领导韶山人民在经济方面开展了“平粜、阻禁”的斗争。
原来在7月间,韶山大旱,一个多月滴雨未降,田地龟裂,禾苗枯萎,农民们揭不开锅了,有人已经开始外出讨饭。可那些土豪劣绅们却幸灾乐祸,趁火打劫。起初,他们哄抬粮价,一升米由原来的60文钱涨到160文,后来索性不卖给本地农民,把谷米偷偷运到湘潭城卖高价,牟取暴利,然后再放高利贷,买青苗,残酷压榨农民。
1925年8月初,毛泽东和家乡农民一样心情十分焦急。他每天脚穿草鞋,头戴斗笠,深入田间地头帮助农民车水,了解灾情。他和党支部、雪耻会的干部们一起,研究渡过灾荒的办法。据贺尔康日记中记载:
“8月4日(阴历六月十五日),上午在家,非常的疲倦了不得。下午到南岸润之处,是CY(社会主义青年团——笔者注)的常会期,因同志多未到,会未开成。晚同润之到玉提垇小毛氏祠,民校(国民党)开会,12点钟时才返。”
毛泽东在这次会议上说:
“当前,农村缺粮,既有天灾,也有人祸。我们不能坐等老天爷下雨,也不能幻想地主财东发慈悲,要想想办法才好。其实谷米多得很,就看大家敢不敢要。地主囤积谷米卖高价,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他们偷运谷米出境,难道我们就无法阻止?农民也有一张嘴,要吃饭,公公道道出钱买他的米,他不卖,我们要组织农民跟他们斗。眼下农民是很容易发动起来的。”
韶山党支部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决定用雪耻会的名义发动群众开展平粜、阻禁斗争。
毛泽东又提出采取了“先礼后兵”的策略。
党支部研究决定,派钟志申、庞叔侃二人先找土豪成胥生、何乔八,和他们交涉平粜的事。钟志申、庞叔侃找到成胥生、何乔八,说明来意,还交给他们一张写着平粜数额的条子。可两个土豪不答应,何乔八说他家没有粮食,成胥生则恶狠狠地说:
“有谷米,我情愿放在仓里喂老鼠,也不拿出来平粜,看你们雪耻会怎么办?”
毛泽东又出了一个主意,他说,文的一手不行,就来武的一手。他要党支部一面发动群众,到银田寺阻止谷米起运;一面派人巡查,拿住土豪劣绅们的把柄,强行平粜。
第3天傍晚,党支部得到消息,成胥生派5个枪手押运,将粮食偷偷运到银田寺镇河边,准备装船外运到湘潭。毛福轩、庞叔侃、钟志申迅速集合了800多名农民,点着火把,挑着箩筐,提着袋子,直奔银田寺,截住了正要装运的谷米,要买粮食。附近的农民也闻讯赶来了,声势越来越大。枪手们在慌乱之际取下“吹火筒”朝天放。当他们看到潮水般涌来的饥民发出“不准谷米出境”的吼声一阵高过一阵,心里更慌了,生怕被愤怒的饥民撕成碎片,只好乖乖地躲到了一边。
成胥生一看大势不好,只得按雪耻会的章程办,开仓平粜。
何乔八和其他土豪听到成胥生被迫平粜谷米的消息,纷纷将谷仓落了锁,外逃他乡。毛福轩等人指挥群众将他们各家的谷仓打开,还宰了他们的猪,一连几天,农民们就地煮大锅饭吃。土豪们闻讯,又纷纷赶回家来,同意平粜了。
这就是韶山历史上有名的“平粜、阻禁”斗争。这一重大胜利,使得农民们欢欣鼓舞,加入雪耻会的人越来越多了。
正当毛泽东领导韶山人民开展如火如荼的思想、教育及经济斗争的时候,中国发生了一个重大事件。
8月20日上午,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在中央党部大门前遇刺身亡。这是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右派联合广东反革命势力,向国民党左派发起进攻的重要信号。
廖仲恺逝世后,国民党立即召开军事委员会特别会议,选举汪精卫、许崇智、蒋介石3人组成领导小组。从此,蒋介石走上了中国历史的前台。
蒋介石,名中正,1887年出生于浙江奉化,1907年入保定全国陆军速成学堂,1908年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1910年在日本振武学校毕业后,入日本陆军第13师团第19联队为士官候补生,辛亥革命后追随孙中山,曾参加反对袁世凯的活动;后混迹于上海滩;1923年赴苏联考察军事政治,1924年任黄埔军校校长,不久成为“中政委”委员。
且说毛泽东在韶山的革命活动也引起了地主豪绅的恐惧和仇恨,成胥生等“四大宪人”向湖南省长、军阀赵恒惕告密,污蔑毛泽东在韶山组织“过激党”,煽动农民造反。赵恒惕早就领教过毛泽东的手段,怒吼道:
“湖南有毛泽东,就没有我赵恒惕。”
他当即密令湘潭县团防局派兵拿办毛泽东,他还说:捉到毛泽东,就地正法。
湘潭县议员、开明绅士郭麓宾闻之,大吃一惊,立即派在湘潭作客的银田寺农民郭士逵连夜赶了45公里的山路,到韶山给毛泽东送信。
8月28日,毛泽东正在外面开会,接到郭士逵送来的急信,展开一看,只见郭麓宾在信中写道:
润之兄:
军阀赵恒惕得土豪成胥生的密告,今日已来电示县团防总局,派兵前来捉你,望接信后,火速转移。
毛泽东看罢,从容不迫的向毛福轩交代了工作,这才回到家里。家里人一见毛泽东回来了,急忙催促他说:
“人家派兵捉你来了,你还不收拾一下快走。”
毛泽东微笑着不慌不忙的说:
“急么子嘛,从湘潭城到这里,有90里路,既不通汽车,又不通火车,给我送信的人是得信就派人赶来的。县团防局接着赵恒惕的来电,不会这么快。加上他们路不熟,又不认得我,等他们找到了成胥生,问到这里,最快也要上灯时分了。现在天还没黑哩!”
说完,他转入厨房装了一碗泡饭吃了起来。
毛锡臣听说团防局要来抓毛泽东,急忙赶来上屋场。他比毛泽东年长1岁,是毛泽东的少年同学和远房叔祖。他掏出家中仅有的卖猪钱塞给毛泽东,说是让毛泽东做盘缠。
毛福轩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赶来了,见毛泽东尚未动身,还四平八稳的坐在堂屋里吃饭,着急地说:
“赵恒惕的快兵已经来了,你还不快走?”
毛泽东平静地问:
“你真的看见了那些快兵?”
他放下碗筷,把毛福轩叫到自己的房间里,对今后韶山的斗争又作了一番交代。毛福轩等人一再催促,毛泽东这才装扮成郎中的模样,由七舅家表哥文涧泉和二姑家表弟贺晓秋抬着小轿做掩护,离开了上屋场。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