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310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310

时间:2019-12-02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310

 

 

106
“甘肃是上述几条路的必由之路,地方虽不好,但有极重要的意义。再在三边及甘北弄它一块,地广人稀,敌人以后进攻困难,这是这一时期的任务。”
话说1936年4月15日,陕北革命根据地主要创始人之一的刘志丹在陕北因伤势加重而不治身亡。他是不久前在东征中受了重伤,被送回到了陕北治疗。
4月间,毛泽东接到了鲁迅先生写来的一封信。这封信是鲁迅在2月份听到毛泽东率领的工农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消息后,不顾重病缠身,写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的一封热情洋溢的贺信。
鲁迅将信写好后,交给了他的美国朋友史沫特莱,请史沫特莱设法转交。史沫特莱又托人转道巴黎,好不容易才送到了陕北瓦窑堡。
鲁迅在信中写道:
“英勇的红军将领和士兵们,你们的英勇的斗争,你们的伟大的胜利是中华民族解放史上最光荣的一页!全中国民众期待你们更大的胜利。全国民众正在努力奋斗,为你们的后盾,为你们的声援!你们的每一步前进,将遇到极热烈地欢迎和拥护。
对于你们,我们那最英勇的伟大的民族解放的先锋队,我们是抱着那样深刻的敬仰,那样热烈的爱护,那样深挚的期望,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人类的光荣和幸福的未来。只要想到你们在中国……英勇的、顽强的、浴血苦斗的百折不屈的精神,就是半身不遂的人也会站起来笑。”
鲁迅为了庆贺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又特地买了两只火腿,托人从上海捎往陕北,送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
毛泽东非常感动,他是了解鲁迅的。就在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他还读了不少鲁迅的著作。
那是他在陕西第4中学只有两间房子的图书馆里,发现了鲁迅著作的选本,非常高兴,当下,就借走了3本。几天后,秘书替他还书时,又借走几本新的。第3次,秘书把鲁迅著作的选本全部借走了。毛泽东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才读完了这些著作。
毛泽东决定派与鲁迅关系很密切的冯雪峰从陕北到上海去工作,由他担任党的驻上海办事处主任。
毛泽东自从与冯雪峰相识后,关系一直很好。在长征的艰苦日子里,毛泽东深知冯雪峰和自己一样嗜好纸烟,曾经多次派人将自己弄到的纸烟,特意送给冯雪峰。
毛泽东、周恩来在冯雪峰临行前,分别找他谈话。毛泽东交代他到上海后,要先去看望鲁迅先生和宋庆龄先生,然后再去联系党员,开展工作。
冯雪峰到上海后,按照毛泽东的吩咐去看望了鲁迅。他在谈话中把毛泽东等人介绍给鲁迅,还向鲁迅传达了瓦窑堡会议精神。当冯雪峰谈到毛泽东的军事领导才能和统一战线思想时,鲁迅总是静静地谛听着。冯雪峰每次提到毛泽东,提到毛泽东周围的中央领导人,鲁迅总是不知不觉地表露出亲切、信任的神态。
冯雪峰在拜会宋庆龄时,也传达了毛泽东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受到宋庆龄的赞赏。
此后,鲁迅又委托冯雪峰,将他在病中所编的瞿秋白《海上述林》及购买的火腿,送给毛泽东和周恩来。冯雪峰自己则买了十几条半线半毛的长围巾,送给毛泽东等领导人,以抵御西北高原的风寒。另外,他还特意送给毛泽东几听纸烟。
在这个4月份,还有两件事需要交代:一是中共中央通过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王明、副团长康生,选派了与杨虎城有家世渊源的留德学生王炳南回国,到杨虎城部做联络工作,沟通杨虎城与张学良的关系。二是王世英受毛泽东之命,于4月下旬途径韩城再度与杨虎城会晤,转达了毛泽东的意见。杨虎城完全接受毛泽东的建议,承诺立即设法建立交通站。
4月24日,刘志丹追悼大会在瓦窑堡举行,周恩来主持了大会。大会结束后,刘志丹的遗体被送到瓦窑堡南门外桃树坬安葬。中央派人把刘志丹的遗孀同桂荣用担架抬了来。同桂荣要开棺再看刘志丹一眼,周恩来劝道:
“刘嫂子,你身体不好,见了更难过。”
1936年,中共中央为了纪念刘志丹,把刘志丹的家乡保安县改为志丹县。
4月28日,毛泽东、彭德怀致电周恩来和各军团负责人说:
“目前在山西方面,阎军和蒋军共51个团,采取堡垒主义,稳步向我推进。在陕西方面,蒋介石强令东北军、西北军向北进攻,企图封锁黄河。而在神府地区,在靖边、安边、定边地区和环县、合水及其以西地区,均较空虚。
根据上述情况,方面军在山西已无作战的顺利条件,而在陕西、甘肃则产生了顺利条件,容许我们到那边活动,以执行扩大苏区、锻炼红军、培养干部等任务,同时粉碎卖国贼扰乱抗日后方计划。这也是红军当前的重要任务。因此,我军决定西渡黄河,第一步集结于延长地域。
4月底,国民党救援山西的先头步兵师,在风陵渡渡河北上,已经插到东征军左右两路军的前头,迫近尚在河东等待红军主力部队的毛泽东所部和东征军总部,企图抢占黄河渡口。
毛泽东为了避免在渡河以前与这个先头师纠缠,延缓整个渡河计划,就和彭德怀商量说:
“德怀,我想给敌人先头师师长写一封信,要他就地扎营,不准再向前移动,你看如何?”
彭德怀说:
“要得,要得。诸葛亮抚琴一曲退魏兵,主席的信也会使敌人停止前进的。”
于是,毛泽东就给那个先头师师长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的大意是说:在此国难当头之际,国共两军一兵一卒的损耗,都是我国国防力量的损失。毛泽东在信的最后还警告他说,贵部必须就地止步,不准再向前移动。否则,我军以数万之师,南北夹击,贵军就有被歼灭的危险。
果然不出毛泽东所料,国民党军先头师师长看了他那封晓以民族大义的信后,不知是出于爱国心之发现,还是害怕中计被歼,真的乖乖地遵从了毛泽东的“命令”,终于不敢再前进一步。
毛泽东闻报,抑制不住兴奋之情,用湖南口音唱起了京剧《空城计》里诸葛亮的一个唱段:
“我正在城楼观山景,忽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1936年5月2日,毛泽东、彭德怀下达了渡河命令,规定全军利用夜晚分批从山西省永和、大宁地区的清水关、铁罗关等渡口西渡黄河。
于是,东征军各部于当晚开始西渡黄河。
5月5日,东征军全部渡河完毕,进至延长、延川、永坪地区休整,东征战役历时75天结束。
是役,东征军不但迫使围剿陕北根据地的晋绥军撤回山西,还歼灭了晋军7个团,俘虏4000余人,缴获各种枪支4000余枝,其中轻重机枪数十挺及大批弹药,山炮3门,扩红8000余人,筹款30余万银元及大批物资。
东征军在20多个县开展了群众工作,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产生了重大影响。连日本驻华北军参谋长石井也承认:“红军入晋,非同小可,红军不独武装齐全,而且士卒用命,纪律严肃,勇敢善战,晋军屡为所挫,实使人有特别注意之价值。”
5月5日这一天,毛泽东起草的《停战议和一致抗日通电》,以他和朱德的名义正式发表。毛泽东在通电中写道:
自从苏维埃中央政府与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组织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渡河东征以来,所向皆捷,全国响应。但正当抗日先锋军占领同浦铁路,积极准备东出河北与日本帝国主义直接作战之时,蒋介石氏竟以10师以上开入山西,协同阎锡山氏阻拦红军抗日去路,命令张学良、杨虎城两氏及陕北军队向陕甘苏区挺进,扰乱我抗日后方。 
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先锋军本意集中全力消灭蒋氏阻拦抗日去路的部队,以达到对日直接作战之目的。但苏维埃中央政府与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一再考虑,认为国难当前,双方决战,不论胜负属谁,都是中国国防力量的损失,而为日本帝国主义所称快。且在蒋介石、阎锡山两氏的部队中,不少愿意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爱国军人,目前接受两氏的命令阻拦红军抗日去路,实系违反自己良心的举动。因此,苏维埃中央政府与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为了保存国防实力以便于迅速执行战争,为了坚决履行我们每次向国人宣言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为了促进蒋介石氏及其部下爱国军人们的最后觉悟,故虽在山西取得了许多胜利,然仍将人民抗日先锋军撤回黄河西岸,以此行动向南京政府全国海陆空军、全国人民表示诚意,我们愿意在1个月内与所有一切进攻抗日红军的武装队伍实行停战议和,以达到一致抗日的目的。
苏维埃中央政府和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特慎重地向南京政府当局诸公进言,在亡国灭种的紧急关头,理应翻然改悔,以“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精神,在全国范围首先在陕甘晋停止内战,双方互派代表,磋商抗日救亡具体办法。此不仅诸公之幸,实为民族国家之福。如仍执迷不悟甘为汉奸卖国贼,则诸公的统治必将最后瓦解,必将为全中国人民所唾弃所倾覆。语云:“千夫所指,不病而死”,又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愿诸公深思熟虑之。
苏维埃中央政府与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更号召全国凡属不愿意做亡国奴的团体、人民、党派,赞助我们停战议和及一致抗日的主张,组织停止内战的促进会,派遣代表隔断双方火线,监督并监视这一主张的完全实现。
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  毛泽东
中国人民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    朱  德
毛泽东、彭德怀致电中共中央,建议在前方举行政治局会议,于是,张闻天同在后方的政治局成员一起来到延长县交口大相寺。
5月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议上作了《目前形势与今后战略方针》的报告。他说:
“现在反日反法西斯的运动如暴风雨般地发展,工农商学兵各界都要抗日救亡。他们不愿当亡国奴,要反抗,要斗争;群众运动发展到不怕统治阶级压迫的地步!中间分子的态度也转变过来了,落后分子也一天天觉醒了。
在这种情况下,来自不同方面的对群众的争取十分紧张,我党提出抗日民主统一战线已经被许多人所接受。我们的任务,总的是建立全国人民的统一战线,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具体的政治任务,在目前是建立西北国防政府。口号是争取直接对日作战,以红军做先锋。可以转到同东北军一齐去干。对南京的态度,在我们方面是发一个回师宣言,主张停战议和。红军东征抗日,蒋阎阻止,红军自动停战,要求议和。不和,那么你就是卖国贼,我们就要打卖国贼。在山西立足,从目前我们的力量来看,还有困难,或是不可能的。东边的路,是将来必走的,是长时期内战略进攻方向。
毛泽东就下一步的行动方向说:
“要在陕南、甘肃、陕北、宁夏4中择1,方向在一个时期中只能一个。陕北没有饭吃,地域狭小,不能去。宁夏,黄河南岸不大,虽有金马池,但从政治、经济观点着眼不应去,因为马鸿逵可能争取或受中立,军事上此地不能去,绥远亦然。陕南是重要的战略区域,又有红军,但须注意,或者去时容易回时难,或者国民党军队在西安、襄阳间筑堡垒,不能出东方。甘肃是上述几条路的必由之路,地方虽不好,但有极重要的意义。再在三边及甘北弄它一块,地广人稀,敌人以后进攻困难,这是这一时期的任务。最好的路,是得到炮兵,向南去。否则,只有把蒋调到甘肃,乘其疲而击之,粮食有了,再往东边。”
毛泽东又提到了干部的培养问题,他说: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