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373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373

时间:2020-02-11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373

 

 

5月的一天,国民党将领、晋陕绥边区总司令邓宝珊及其随行人员首次路过延安,悄悄地住进了城里的骡马大店里。毛泽东得知这一消息,立即在电话里指示边区交际处处长金城说:
“一定要给予邓宝珊一行以热情地欢迎和优待。”
晚上,金城来到骡马大店,迎面碰上了邓宝珊的副官长于浚都,金城告诉他说:
“邓军长远道而来,我们没有得到通知,有失迎迓。我们边区政府有几个招待所,房子虽然小,但总比这个骡马大店好一些,我们欢迎邓军长和诸位到招待所休息。”
于浚都说:
“邓军长明天就要赶路回榆林,现在既然已经在旅店住下了,就不再惊扰贵党和政府了。”
金城无奈,只好回到办公室用电话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指示说:
“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留下来多住几天。”
第二天清晨,金城早早来到旅店,在门口又遇到了于浚都,他请求面见邓宝珊,说是有要事相告。于浚都依然是借故推脱。正在里边洗脸的邓宝珊听到二人说话,就走了出来,和气地对金城说:
“这次过延安,时间仓促,没有打扰边区政府。我们在这里住得很好,就不麻烦你们了。”
金城说:
“听说您来了,我已报告毛主席和边区政府。毛主席和边区政府非常欢迎您,希望您能在延安多逗留几天,和大家见见面。”
邓宝珊感觉盛情难却,就答应今天不走了。
这天上午,毛泽东和萧劲光一起来到骡马大店,看望邓宝珊,一番客套之后,毛泽东邀请邓宝珊和他的随行人员到交际处吃午饭。
交际处在机关合作社食堂摆了几桌酒席,邓宝珊及其随从分别落座,延安方面另有李富春、萧劲光、周小舟作陪。毛泽东殷勤招待客人,和客人边吃边谈,他说:
“西北军的将领许多是爱国的,有与我党合作搞民主革命的传统。现在国共重新合作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已经建立起来,只要我们共同坚持下去,并巩固发展下去,一定能够打败日本侵略者。邓先生在榆林,我们一定能够合作得更好。”
邓宝珊说:
“这是孙中山先生的遗愿,也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要求。毛先生和周恩来先生在双十二事变中坚持和平解决的方针,促成了两党重新和好,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是深得人心的。从此,总理生前的愿望,有实现的希望了。”
毛泽东再次挽留邓宝珊多住几天,说是请他到延安各处去参观指导。邓宝珊欣然决定改变计划,多住几天。
此后,邓宝珊在延安逗留了1星期,到毛泽东住处拜访了毛泽东,参观了抗大、陕北公学,出席了文艺晚会和群众大会。
5月的一天,陈先瑞在抗大教室里听完课刚回到住室,就接到了毛泽东派人送来的一封信,只见信上写着:“你那个部队的政委李隆贵带着几百块大洋跑了,请你速回部队处理善后工作。行前来我这里一谈。”
陈先瑞不敢怠慢,立刻向毛泽东的住所跑去。毛泽东见他来了,放下手中的文件说:
“别急,坐下来谈。”
他向陈先瑞了解了李隆贵的情况后,严肃地说:
“这个人思想品质不好,经不起历史的考验,迟早要跌跤子。”
他接着说:
“当前,民族矛盾是主要矛盾,所以我们党要同国民党联合抗日。我们是真心同国民党合作的,因为我们要拯救中华民族,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建立新中国。在国共两党合作期间,国民党顽固派总是千方百计地同我们争领导权,争地盘,限制我们的发展。过去那种真枪真炮、面对面的公开的武装斗争少了,他们用武力征服不了我们,就采取另外一种手段,利用吃吃喝喝、金钱美女来拉拢、腐蚀我们队伍中间的意志薄弱者。李隆贵就是被这种手段征服的。你回部队后,要向干部战士讲明当前我们党同国民党联合的目的和斗争的形式,使干部战士对新形势下的斗争的尖锐复杂性有个清醒地认识,千万不要上人家的当。”
说罢,他站起身,一边来回踱着步,一边嘱托道:
“你们要开一个干部大会,讲讲在统一战线中同敌人斗争的艺术。我们联蒋抗日,这是大局,在联合中有斗争,在斗争中求联合。同国民党斗争,要注意有理、有利、有节,在政治上一定要站住脚,不能失理。这样我们就会掌握主动,就会得到社会各阶层爱国人士的拥护和支持,国民党顽固派的阴谋也就会充分暴露。”
毛泽东进一步强调说: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名义上归蒋介石统一指挥,实际上还是党中央领导和指挥,这一条是不能变的。现在有那么一些人,国民党授予什么中校、上校,就神气起来了,有点忘乎所以飘飘然了。这些人,如不及早给他敲警钟,就会犯错误,还会出李隆贵一类的事。红军改编,只是形式变了,我们这支军队的性质始终不会变,我们党的总目标也是不会改变的。国共两党建立统一战线,实际上也有一个谁战胜谁的问题。国民党利用统一战线,变换各种手法来溶共、反共,想慢慢地削弱我们的力量,进而达到消灭我们的目的。我们要与他们针锋相对,在统一战线中发展壮大自己,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发动群众,团结抗日,”
说到这,毛泽东用力地挥了一下手:
“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
接下来,他又用很和缓的口气结束了这次谈话:
“我讲的这些道理,通过你要让广大干部战士都明白。这样,部队的工作就好做了。”
陈先瑞告别了毛泽东,马上赶回部队,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妥善地处理了李隆贵携款逃跑这件事,对干部战士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政治思想教育。
5月中旬的一天,毛泽东继《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书后,又开始忙里偷闲加紧撰写另一部重要军事著作《论持久战》。他一动笔,就连续奋战了7天。他每天坐在窑洞里的书桌边,微弱的烛光照着他苍白的脸,昼夜不停地写着,每天只休息5个小时左右,每至深夜,只累得他是不住地扭腰捶背。
这一天,他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也只吃了很少一点东西,还一个劲地伏在桌子上写呀写的。感觉热了,就用毛巾擦把脸而不顾全身的汗水。笔记本旁边放着一块石头,他的手由于不停地写作而酸痛时,就握一握那块石头,使手指得到松弛。他实在写得太累太困的时候,才叫值班卫士翟作军给他打盆水洗洗脸,清醒清醒,到院子里转一转,要不就躺在椅上闭目养一会儿神。
天傍黑的时候,翟作军走进房间,照例给毛泽东点燃两支蜡烛,在写字桌的两头各放1支。
已经是半夜光景了,毛泽东也该吃饭了,翟作军端来炊事员准备好的饭菜,说:
“主席,吃饭吧。你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吃完饭,睡会儿吧。”
“你们先睡吧,我等一会儿再睡。工作没有搞完,睡不着啊。”
毛泽东说着,头也没有抬,手中的笔还在唰唰地写着。翟作军又说:
“主席,你身体不大好,像这样熬夜怎么行啊?吃完饭,睡睡吧!”
毛泽东抬起头,看了翟作军一眼,微笑着说:
“好,等一会我就睡。”
翟作军约摸过了一顿饭功夫,准备回到窑洞收拾碗筷,好让毛泽东睡觉。谁知他进窑洞一看,毛泽东还在聚精会神地写着,放在桌上的饭菜动都没动,已经连一点热气都没有了。翟作军只好把饭菜端回去,放到火上热了热,再给他送去。翟作军说:
“主席,你吃饭吧,天冷,一会儿就凉了。”
“啊?我还没有吃饭?”毛泽东抬起头,看看眼前的饭菜,好像不大相信,又说:“好,就吃就吃。”
天快亮了,翟作军回到毛泽东屋里去看看,毛泽东还在那里写着呢,饭菜呢,依然是一动没动。
5天以后,密密麻麻地写着那些不受拘束的草体字的稿纸,已经积满了一书桌。此时的毛泽东一天天消瘦下来,体重减轻了,颧骨凸了出来,眼睛布满了血丝。每当他起身去吃已不止一次给他热过的晚饭时,工作人员便把这视为一个重大胜利。到了第6天,毛泽东突然感到头痛并有些晕厥,累得病倒了。医生赶来给他进行了诊断,说没有别的病,是累坏了,开了点药,劝他好好休息。毛泽东吃了药,休息没多久,就起来了,喝了一杯烧酒,然后坐下来一手托着头,继续写《论持久战》的结尾部分。他的那些秘书们也开始编辑和校订这些手稿。
到了第9天的半夜,毛泽东终于完成了这篇长达80个印刷页的论文。他把翟作军叫来,交给翟作军一卷用报纸卷好的卷卷,说是要送到隔着延河的清凉山解放社去。
隔了两三天,解放社送来了校样,毛泽东又不分昼夜,反反复复地修改。又过了些日子,解放社给毛泽东送来了一叠书,书皮上赫然印着《论持久战》,毛泽东捧着书,脸上露出了微笑。
5月19日,徐州失守。
5月20日,毛泽东致电朱德、彭德怀等人说:
“徐州失守后,判断敌将以进攻武汉为作战计划之中心。河南将迅入敌手,武汉危急。”“如果欧州发生战争或重大危机,敌将迅速进攻广东。”“我们的口号是保卫武汉,保卫广州,保卫西北,坚持华北游击战争。”
毛泽东指示八路军准备向豫皖苏鲁敌后发展。
接着,毛泽东拆看了徐懋庸写给他的一封信,徐懋庸在信中说,请求毛泽东接见他,他想谈一谈发生在上海的“两个口号”之争的问题,希望得到毛泽东的指示。
毛泽东复信给徐懋庸说,愿意同他一谈,但目前较忙,待过几天相约。不要急,问题总可以弄清楚,前途是光明的。
5月21日晚,毛泽东为抗大第4期学员开学题词,他写的是:
“学好本领,好上前线去。”
5月22日,毛泽东派他的两个秘书培元、华民来找徐懋庸,了解了一下“左联”的情况。
5月23日下午3时许,徐懋庸随着华民来到延安北门内凤凰山麓毛泽东的窑洞里。毛泽东刚午睡起来,感觉比较凉,就披了一件旧棉袄,招呼徐懋庸在办公桌前和他面对面坐下,客气地让徐懋庸抽烟。徐懋庸说不会吸。毛泽东笑笑说:
“搞文艺的人不吸烟的可不多嘛。”
他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又说:
“现在就谈谈吧。”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