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415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415

时间:2020-03-24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415

 

 

152
“不要片面讲丰衣足食。讲丰衣足食,还得讲艰苦奋斗。没有艰苦奋斗,哪有丰衣足食?丰衣足食是不能从天上掉下来的。”
话说1942年12月,国民党中央召开十中全会,详细讨论了国共之间的关系问题。蒋介石在会议总结中说:现在一般盟国以民主政治为基础。过去苏联对我们不满意,英美批评我国不民主,即在中共问题上发生疑虑。今后应适应国际环境及抗战局势,对中共应采取宽大政策。
12月16日,蒋介石约见林彪说:
“中共是爱国的,是国家的人才,国家爱护人才,不会偏私。”
林彪一直在重庆滞留了9个多月,与周恩来一同多次与蒋介石、张治中谈判,终至无果而返。
12月16日,康生在会议上作了关于锄奸问题的报告。
由于在夏秋之间国民党发动第3次反共高潮,延安发现了特务,中共中央决定开始审干运动,由此,延安整风运动进入审查干部阶段。于是,在共产党内部除了没有脱离过红军队伍的干部以外,对其他干部一律都要进行审查:即凡是在白区工作过的、曾经被捕过的、掉过队或被俘虏过的干部,均在审查的范围之内。
此时,江青作为一名军委机关的干部,自然也要过这一关。江青这是第3次接受组织审查了。这次审查江青的材料依据主要有3个:
1个材料:早在1939年,国民党的报纸借助江青的历史问题,大做文章,发表了《蓝苹小姐弃艺从政,江青活跃延安“舞台”》等一系列报道,目的是指桑骂槐。新四军副军长项英看到了国民党的报纸后,指着报纸问扬帆:“你是否知道蓝苹其人,她在上海的情况怎样?”扬帆是在1937年3月,也就是江青离开上海的前两个月到上海进入戏剧界的;在江青走后的8月份加入中国共产党。扬帆见项英问起蓝苹,就把他所听到的关于江青在上海的一些传闻告诉了项英,他还说:“江青是一名影剧演员,原是党员,被敌人逮捕过,但是否自首我不清楚。”项英要扬帆把他所说的情况写了1份书面材料,他自己又拟了1份电报,在电报末尾说:“此人不宜与主席结婚”。然后让李一氓将电报发给在延安的中共中央社会部和情报部部长康生。
2个材料:1939年周恩来给江苏省委发去电报,询问江青在上海的历史情况。江苏省委书记刘晓是在1937年5、6月间来到上海的,此时江青已经离开了上海。刘晓是在到了上海后,先建立了上海临时委员会;后于1937年11月成立了江苏省委。刘晓接到周恩来的电报,就和其他省委负责人张爱萍、沙文汉、王尧山联名回电,反映了有关江青的一些绯闻,结论是江青历史不清白,“毛主席不宜同她结为夫妻”。
3个材料来自于严朴。严朴在1928年参加党的“六大”后,从莫斯科回国,到上海从事地下工作。江青来到上海时,他已经转移到了中央苏区。所以,严朴的材料也是源于传闻。
此外,来自上海的周扬、袁牧之也提供了一些材料。
有一次,江青要让毛泽东替她说句话,毛泽东不赞成,他对自己的妻子也一样严格按原则办事。他说:
“既然没问题,你怕什么?为什么要让我说话?”
江青不高兴了,说:
“他们搞的不是我,我不过是个小小的秘书。”
毛泽东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党员接受组织审查,任何人都不能特殊!”
江青说:
“反动报纸的宣传能相信吗?他们还骂你和朱德是土匪呢,多少次登报说你被击毙,能信吗?有些人和反动派唱一个调,那是为了攻击你!”
毛泽东突然吼起来:
“你这个人混!你给我滚,滚出去!”
实际上,审查江青的那些材料都是一些旧传闻,组织上早已调查过两遍了,没有可以佐证江青有历史问题的新东西。关于对毛泽东和江青结婚的意见,毛泽东表示过强硬的态度,也早已结了婚,更没有任何意义了。因此,江青过关是很容易的事。
1942年,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带来了喜人的成果。陕甘宁边区粮食产量为168万石,棉花产量为1403600斤,养殖牛209700头,驴162000头,羊1873100只。并先后办起了纺织厂、兵工厂、炼铁厂、造纸厂、农具厂、印刷厂、火柴厂、被服厂等。在绥德、延安、子长、关中等地开发了许多煤矿,保证了军需民用。由于军队、机关、学校的生产自给,人民群众的公粮负担逐年减少。1941年边区农民所交公粮占总收获量的13.85%。1942年降到了11.14%。
1942年底,毛泽东在欢迎一批新到延安的作家时,向他们询问冯雪峰的情况,当他得知冯雪峰被囚于上饶集中营时,立即和陈云商定,一定要想办法将他营救出来。
毛泽东通知中共中央南方局书记周恩来,请他们设法营救。在南方局工作的董必武,找到与共产党有关系的胡秋原先生,请他帮忙,未能成功。后来,由第3战区《前线日报》主编宦乡保释,冯雪峰这才出了狱,留在南方局工作。
这年冬天,八路军120师政治部战斗剧社,来到延安演出了该社政治指导员成荫创作的、反映敌后生活的《晋察冀的乡村》、《荒村之夜》、《自家人认自家人》、《求雨》等剧目,该社正副社长欧阳山尊、朱丹和成荫联名写信给毛泽东,征求他对这些剧作的意见。
是年冬季的一天,在军委二局工作的毛远志从安塞出发到延安医院看病,顺路到杨家岭看望伯伯。毛泽东和几位客人刚吃完饭,警卫员正收拾碗筷,毛远志忙说:
“不要拿走,我还没吃饭呢!”
毛泽东看着风尘仆仆的侄女,心疼地说:
“赶了50里山路还没吃饭?那就赶紧吃吧!”
他又吩咐警卫员再拿个好菜来。不一会儿,警卫员端来3个烤辣椒,这的确是毛泽东最爱吃的好菜。毛远志就着辣椒,将伯伯和客人们剩下的二米饭和一个炒黄豆芽菜一扫而光。警卫员收拾了碗筷,抹干净桌子,转身去了。毛泽东亲切地望着侄女说:
“学了文化,会写信了,你写的信我收到了。你经常头痛,我听说了。”
一位客人问毛远志多大了?是否入党了,毛远志得意地说:
“我已经是正式党员了。”
“你入党了?什么时候加入的?”
毛泽东有点半信半疑。毛远志说:
“1938年10月我就是预备党员了。只因为年龄不到18岁,硬要我做了2年半的预备党员。”
“哎约,你好辛苦哟。”
“辛苦倒不辛苦,就是有些着急。我想,不成为正式党员就不来见您。”
“噢,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不来的。”毛泽东高兴地拿了一叠纸和两支铅笔送给侄女,又嘱咐道:“你今天看完病不要回去了,就在我这里住上两个礼拜,一面就近看病,一面学习。正好你妹妹李讷和她母亲住医院去了,你就住在她的窑洞里,吃饭就同工作人员一道吃。”
毛远志到医院看完病回到杨家岭,毛泽东又问起她在二局的工作、生活情况,毛远志便将谁是她的科长、谁是她的股长、工作怎样忙、几乎天天开夜车等等讲述了一遍。毛泽东又问她:
“你们伙食怎么样?”
“唉——”毛远志叹口气说:“净吃土豆。吃多了就吐酸水。有时酸水还从鼻子、眼睛里往外流。”
“哎约,那样厉害呀!你做过饭吗?”
“我帮厨呀!”
“那你会做什么菜?”
“会切土豆丝、胡萝卜丝呀!”
“炒菜放多少油?”
“放油很少。一大锅白水熬菜,菜煮熟了,才浇上半勺油,漂在上面。”
“你们那里年轻人多,工作紧张,看来伙食是差了些。我认识的3个人就病倒了两个半。”
毛泽东所说的两个半人,一个是毛顺义,一个是毛华初,半个则是毛远志。后来,他从自己的办公经费中拿出了三分之一给二局做本钱,办了一个消费合作社,将赚的钱补贴在工作人员的伙食里,伙食果然有了明显的改善。
这天晚上,毛远志就睡在了李讷的床上。夜已经很深了,她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警卫员把她推醒了。原来,毛泽东此时才吃晚饭,让警卫员送来一个小猪蹄让她吃。毛远志迷迷糊糊地啃完猪蹄,倒头又睡。
过了两天,毛泽东问毛远志:
“头痛是不是好点了?”
毛远志回答说:
“不加夜班,是好多了。”
“那好,你就再养一段时间。”
大约一个星期后,江青回来了。这是毛远志第一次见到江青。尽管江青对她很亲热,很体贴,但她看住的地方实在紧张,又怕影响伯伯工作,便去向伯伯告别,她说:
“伯伯,我想回去了。”
毛泽东不解地问:
“咱们不是有君子协定,你住两个礼拜吗?”
“我觉得头痛好多了,我要回去工作。”
“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跟我住在一起可能过不来吧?”
尽管毛泽东一再挽留,毛远志还是告别伯伯回到了二局。
后来在1943年,毛远志被调到了西北局工作。有一次,她跟伯伯说:
“我想去前方工作。”
毛泽东笑着拍拍侄女说:
“你还想远走高飞呀?我看你还是先把病治好吧。”
果然,没几天毛远志的头痛病又复发了,而且比较利害,组织上把她送到西北局农场养病。农场就在枣园,离毛泽东住的地方很近。毛远志住在一间干打垒平房里,自己做饭吃。毛泽东关照警卫员拿来了一些旧报纸,帮她把墙糊上,还送来了两只别人送给他的风干鸡,让她补补身子。江青也经常来看望她,非常关心她的身体健康状况。
再说12月21日,毛泽东在陕甘宁边区高级干部会议上作了《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的报告。这个报告中的“第1章,原题为《关于过去工作的基本总结》”,收入《毛泽东选集》时改为《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他在报告中“着重批判了那种离开发展经济而单纯在财政收支问题上打主意的错误思想,和那种不注意动员人民帮助人民发展生产渡过困难而只注意向人民要东西的错误作风,提出了党的‘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正确方针”(《毛泽东选集》注释语——笔者注)。毛泽东说:
“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我们的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的总方针。”“未有经济无基础而可以解决财政困难的,未有经济不发展而可以使财政充裕的。”“如果不发展人民经济和公营经济,我们就只有束手待毙。财政困难,只有从切切实实地有效地经济发展上才能解决。忘记发展经济,忘记开辟财源,而企图从收缩必不可少地财政开支去解决财政困难的保守观点,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
毛泽东批判了“不顾人民困难,只顾政府和军队的需要,竭泽而渔,诛求无已”的错误观点。他认为要发展经济,就要解决好公私关系,只有这样才能调动广大群众的生产积极性。他说:
“在公私关系上,就是‘公私兼顾’,或叫‘军民兼顾’。我们认为只有这样的口号,才是正确的口号。只有实事求是的发展公营和民营的经济,才能保障财政的供给。”
毛泽东还强调说:
“这次陕甘宁边区高级干部会议以后,我们就要实行‘精兵简政’。这一次精兵简政,必须是严格的、彻底的、普遍的,而不是敷衍的、不痛不痒的、局部的。在这次精兵简政中,必须达到精简、统一、效能、节约和反对官僚主义5项目的。”
12月25日,毛泽东复信续范亭说:
“大示敬悉。我近日忙着,你又有病,迟一下我们再谈更好。你身体差些,望维持。我右臂比上一年好一点,中医似乎有效。又是一年了,真是‘天增岁月人增寿’啊!其余不尽。”
12月下旬的一天上午,“茶坊”工厂厂长毛远耀按照军委总后勤部军工局的通知,和沈鸿一起从安塞策马启程,奔向延安,到达大砭沟军工局驻地时已是中午。午饭后稍事休息,毛远耀陪同沈鸿来到毛泽东在陕甘宁边区政府的临时窑洞。他们一进门,毛泽东立刻起身相迎,微笑着和沈鸿亲切握手,又把沈鸿介绍给旁边的彭真和高岗。落座后,毛泽东对沈鸿说:
“你来了几年,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咧,真抱歉!你是从中国最大的工业城市上海来的,见多识广,我们这里可困难呢,除了黄土地,可以说什么也没有,全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自己克服困难,才搞出现在这种手工业的自给经济。沈先生在这里一定遇到了许多不便吧?”
沈鸿连忙说:
“领导上对我的工作安排得很周到,有些困难也能克服。”
“沈先生是从哪里学会机器制造的?”
“我没有上过专科学校,我原是布店学徒,因为喜欢,先做锁,后来胡乱做一些机器,说不上好,能用就是了。”
毛泽东听罢大笑起来,他说:
“啊呀,你同我一样,我也没有进过军校,人家来打我嘛,逼得我只好从打仗中学打仗。我们现在只能发展自给经济,以保障供给,支持抗日战争。看起来这种特殊的经济似乎不合理,但它是符合现实要求的唯一办法。有人建议在这里搞重工业,搞大军工计划、大盐业计划,这是办不到的,那将是多少年以后的事了。我们现在开这会,开那会,实际上没有几个人真正懂得怎样办工厂。最近我们开了一次讨论经济(包括工业)政策的会议,我在会上作了一个发言,初稿已印出,请沈先生过目。你是行家,希望多提意见。”
说罢,他从书桌上拿出一本小册子递到沈鸿手中,又笑着说:
“当前的中国是七分封建三分资本主义。战后就是七分资本主义三分封建了,到那时你还可以回上海当你的资本家去!”
是日晚,毛泽东设便宴招待了沈鸿和毛远耀。沈鸿回到“茶坊”后,仔细认真地读了毛泽东在陕甘宁边区高级干部会议上所作的《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的讲话稿,并对有关工业方面提了一些建议。
12月30日,刘少奇在毛泽东的关怀和周密部署下,经过9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终于安全地回到了延安。
1943年元旦这一天,毛泽东发出了继续战斗的号召,他向前方和后方的军民提出了不同的战斗任务。他说:
“在前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任务是战斗、生产、学习;在后方陕甘宁边区的任务是生产、学习。”
他号召后方的干部和群众努力工作,发展生产和教育,援助前方,争取胜利。
元旦节夜晚,中共中央办公厅在延安杨家岭中央大礼堂举行1000余人的干部团拜会,庆祝新年,并欢迎刘少奇自华中归来。毛泽东、朱德莅临并讲了话。刘少奇报告了华中及华北敌后各根据地艰苦奋斗坚持抗战的情况。
刚刚于42年底回到延安的吕振羽,在团拜会上见到了毛泽东,他喜不自支,随酿成小诗一首:
回到圣地心花开,八州翘首向延安。
欢迎晚会红光闪,亲聆音容乐无边。
1943年1月8日,在延安召开的边区经济工作会议,遵照毛泽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指示,确定1943年各机关的中心任务是生产,生产目标是达到丰衣足食。
1月14日,是西北局一直开了80多天的高级干部会议的最后一天。毛泽东在会议上表扬了359旅的全体指战员,奖给他们一面锦旗,上写“发展经济的前锋”。
王震、何维忠、罗章、晏福生4人受到奖励,荣获毛泽东亲笔题词的奖状1张。毛泽东给王震的题词是:“有创造精神”。
随后,中共中央办公厅、中共中央西北局、留守兵团都积极部署了1943年的大生产任务,在陕甘宁边区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生产劳动竞赛,形成了劳动英雄与劳动英雄、村庄与村庄、军队与民众、部队与部队及各机关之间竞相开展生产竞赛的热烈场面。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