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467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467

时间:2020-05-20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467

 

 

187
“我军第2年作战的基本任务是:举行全国性的反攻,即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在外线大量歼敌,彻底破坏国民党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进一步破坏和消耗解放区的人力物力,使我不能持久地反革命战略方针。”
话说钟松受到东西两面夹击,急电胡宗南和刘戡求援。胡宗南一面命钟松固守待援,一面令刘戡驰援钟松。刘戡亲率两个半旅救援,却被西北野战军第3纵队和绥德分区警备4、6两个团阻止在乌龙铺附近地区。野战军一部逼近刘戡的军部,俘虏其警卫连10余人。刘戡不明就里,一见不妙,也顾不得钟松了,马上率部溜之大吉。
1947年8月20日黄昏时分,第1、第2两个纵队将整编第36师师部及165旅击溃。钟松见大势已去,只好和165旅旅长李日基更换便衣乘黑夜带着少数随从仓惶逃走,他的部下全部做了西北野战军的俘虏。
西北野战军新4旅和教导旅,也于黄昏时分在常高山以南完全歼灭了36师的第123旅,活捉其旅长刘子奇。
钟松的整编第36师6000余人全部被歼了。彭德怀立即将胜利的消息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高兴地说:
“好!打得好!这一仗使钟松‘结束陕北战争’的牛皮吹破了,变成了‘结束他自己’。骄兵必败,古来如此。请你们向全体指战员讲清楚,这一仗对整个战局是有决定意义的。沙家店一仗,它宣告了我们内线作战从此结束了!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要把战争打到蒋管区去,转入外线作战。”
毛泽东太高兴了,他抓起剩下的大半瓶白兰地,晃一晃,“唉”了一声,说:
“拿错酒了!”
李银桥说:
“什么敌人遇见主席,白酒也得变得成葡萄酒,想辣也辣不起来。”
毛泽东笑了,又说:
“银桥,你想想办法,帮我搞碗红烧肉好不好?要肥的。”
李银桥说:
“打了这么大的胜仗,吃碗红烧肉还不应该?我马上去搞。”
毛泽东已经3天2夜没有睡觉了,他疲倦地摇摇头,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段时间用脑子太多,你给我吃点肥肉对我脑子有好处。”
李银桥让厨师高经文烧了一碗红烧肉,毛泽东先用鼻子深深地吮吮香气,两眼一眯,轻轻地赞叹:“啊,真香!”然后抓起筷子,三下五去二,转眼就吃了个碗底朝天。他放下碗,发现李银桥看得目瞪口呆,就像个孩子一样,不好意思地笑了,说:
“有点馋了。打赢了,吃点肥肉补补脑子,我的要求不过分吧?”
李银桥红着眼圈说:
“不过分,不过分!主席要求的太低了,太低了。”
毛泽东说:
“不低了。战士们冲锋陷阵也没吃上红烧肉,只能杀马杀骡子吃呢。”
不一会儿,前线指挥部又向毛泽东报告说:
“123旅少将旅长刘子奇、参谋长罗秋佩已被我活捉,钟松、李日基尚未查到。”
毛泽东笑了笑,说:
“敌人跑几个回去也是应该的。总要有人给胡宗南报信嘛!”
毛泽东让龙飞虎到前线去看看,抓到多少俘虏。龙飞虎问过后,飞快地跑来报告说:
“主席,抓了一沟俘虏。”
毛泽东“噢”了一声,说:
“什么叫一沟俘虏哇?”
龙飞虎说:
“因为天黑,俘虏又多,他们一时无法清点,又没有地方关押,就统统地押在一条山沟里。所以说是一沟俘虏。”
毛泽东听了笑得直不起腰来,连连夸奖:
“咱们的战士真聪明,这也是个发明创造吧!”
战役结束了,毛泽东要去解大便。李银桥扛把铁锹跟上去。
“这一仗打得真漂亮。”李银桥兴高采烈地说:“怪不得主席不进厕所呢,野地里不臭,拉屎正好想大事。”
“嗯,银桥,那咱们就再订个协议怎么样?我解手,你就抗一把锹,帮我挖个坑。你看行不行?”
“行,就这么定了。”
沙家店一仗,初步扭转了西北的战局,至此,经过近半年的作战,西北野战军共歼敌31000余人,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新华社为此发表评论说:
“36师的被歼,标志着人民解放军在西北战场上业已开始反攻,蒋介石因进占延安而在战略上所犯的重大错误,现在已经到了自食其果的时候。”
在梁家岔这几天,大家是天天吃黑豆,天天肚子胀,没完没了地放屁。打了胜仗,大家就比赛放屁。于是乎,立时响屁不断,笑声飞扬。这一闹腾,惊动了毛泽东,他走出窑洞,也被战士们的笑声感染了,跟着大家笑。他大声问道:
“黑豆好吃吗?”
还没等人回答,有人又响亮地放了一个屁。毛泽东问:
“这是那个说‘不’呢?”
战士们哄然大笑起来,毛泽东也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过后,毛泽东这才慢条斯理地说:
“吃黑豆是个暂时的困难,陕北就是这么大个地方,每年打的粮食只够自己吃。现在敌人来了20多万,又吃又毁,粮食就更困难了。我们要渡过这一关,再过几个月,就不在这里吃了,到敌人那边吃去!”
战士们听着毛泽东的话,都非常激动,不知谁又放了一个响屁,真如响雷一般!有人说:“响雷就要变天了!”大家又忍不住哄笑起来。
8月20日,从中原战场又传来了好消息,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刘邓大军渡过了汝河。
8月21日,毛泽东为了解除各方的挂念和忧虑,特意电告中央工委、中央后卫及各战略区负责人说:
“大家都安全。”
转战陕北以来,毛泽东只有一条用得像麻布一样的没有什么“毛”的毛巾,他擦脸、擦脚,用的都是这条毛巾。警卫员说:
“主席,再领一条新毛巾吧,用新毛巾擦脸,用这条旧毛巾擦脚,擦脚擦脸应该分开嘛!”
毛泽东看看警卫员,笑着说:
“擦脚、擦脸分开就不平等了。现在每天行军打仗,脚要比脸辛苦多了。它能用,我看还是不要分开好,分开,脚会有意见哩。”
警卫员也笑着说:
“那就让它俩分工:新毛巾用来擦脚,旧毛巾用来擦脸。再说,一条毛巾也值不了几个钱。”
警卫员的目的就是要想着法子给毛泽东换条新毛巾。毛泽东摇摇头,说道:
“账可不能这么算。我领一条新毛巾,好像不值多少钱,如果我们的干部、战士,每人节约一条毛巾,这笔钱就够打一个沙家店战役了。”
警卫员不好再坚持自己的意见,毛泽东仍然用那条旧毛巾擦脚擦脸。
8月22日夜至23日拂晓,陈赓、谢富治遵照毛泽东的指示,率领8万大军在洛阳、陕县、灵宝、潼关之间黄河最凶险的一带分两路强渡和偷渡黄河。
东线左纵队第10旅强渡成功,为后续部队打开通道;第13旅渡河后,迅速占领新安、渑池、宜阳3座县城,歼敌4000余人。
西线右纵队第38军和第22旅于22日24时,在平陆茅津偷渡成功。
兵团主力部队乘胜向陇海路出击,于23日拂晓逼近陕县东侧的会兴镇,击溃陕县出援之敌,于19时攻占会兴镇,炸毁会兴车站铁路大桥,抢占了尚村、洪渠一线。
这样,陈赓、谢富治一举将东起洛阳、西至陕县150多公里的国民党军队黄河防线全部突破。
8月23日,彭德怀在司令部驻地葭县东原村召开西北野战军旅以上干部会议,毛泽东要骑马亲临会场,向指战员们祝贺胜利。
彭德怀、习仲勋、张宗逊、许光达、王震等人远远等候在村口迎接毛泽东,毛泽东也老远就高兴地大声说:
“打得好啊!”
指挥员们握着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的手,都说:
“是毛主席和党中央指挥得好。”
毛泽东乐呵呵的指着彭德怀说:
“是彭老总指挥得好,是广大指战员英勇作战的结果。胡宗南是个没有本事的人,阴险刻薄,志大才疏。他那么多军队,拿我们没有一点办法!我们打了那么多仗,没有吃过一次败仗。他的本事,就是按照我们的计划行动。”
“他也有本事哩,他的本事就是一切照主席的计划行动,决不走样。”
毛泽东把两手往外一摊,幽默地说:
“那有什么办法!我们那样想,他就那么办么,当然要吃亏了。”
众人哄笑着进了彭德怀的窑洞,窑洞很小,炕上坐满了人,有的还挤在门外面。毛泽东坐下后,点燃了一支烟,说:
“沙家店这一仗确实打得好。侧水侧敌本是兵家所忌,而我们的彭老总指挥的西北野战军英勇善战,在短短一天时间,就取得了前无古人的胜利。”
毛泽东板着指头算着:
“青化砭、羊马河、蟠龙、沙家店,整个凑起来,我们已经吃掉他六七个旅,打垮了胡宗南自命的常胜军,胡宗南说他有四大金刚,我看他的‘金缸’不如老百姓的腌菜缸。”
毛泽东停了停,接着说:
“他们4口缸被我们搬来了3口:何奇、刘子奇、李昆岗,只剩下一口,叫什么?”
有人回答说:
“叫李日基。”
中国方言发音中有把“日”念成“二”的,如把“日头”说成“二头”。毛泽东接口说:
“对了,李二吉。这次没有抓住他,算他一吉;下次也许还抓不住,再算一吉;第3次他就躲不过了!”
一句话逗得众人哄堂大笑。毛泽东又说:
“我看国民党那些有名的人物,像蒋介石、胡宗南之流,也许有个一吉两吉,但终究很不吉,不管他们逃到何处,总要缉拿归案,依法惩办的。同志们,有信心没有?”
“有信心!”
毛泽东接着说:
“我们一定把他们缉拿归案。当然我们还有困难,不是军事力量的对比方面,主要是粮食方面,没有粮食是不能打仗的。边区粮食少,我们就不在这里打了,我们要打出去!到胡宗南家门上和他打,还要吃他的东西,这是个便宜事哩!”
大家又哄笑起来。毛泽东还说:
“沙家店一战,把敌人的嚣张气焰完全打掉了!用我们湖南话说,打了这一仗,就过坳了。从此,陕北战争翻过了‘山峁’,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形势对我们有利,战争的主动权已经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要找机会再打几个这样的漂亮仗,到那时候,陕北的敌人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彭德怀见毛泽东讲完了,就站起来说:
“毛主席讲过坳了,这是对我们的鼓励。我们要真正过坳,还要多打几个胜仗。”
中午,毛泽东在彭德怀的司令部吃了面条。饭后,毛泽东在彭德怀陪同下,视察了歼灭36师的阵地。彭德怀递给毛泽东一架望远镜,并在一旁讲着述歼敌经过。毛泽东连连点头,举着望远镜看了一会儿,称赞说:
“地形选得好,对我军有利。”
毛泽东告别彭德怀等人回到梁家岔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昆仑纵队也已经全部转移到了朱官寨宿营。周恩来、任弼时正在等着毛泽东,因此毛泽东没有停留,便起身上路。好不容易到了朱官寨,号房子的负责人说:
“毛主席的住处在后沟,还要走2里路。”
毛泽东问道:
“为什么到那里去住啊?”
那人回答说:
“那里房子好,也安静。”
毛泽东坐下不走了,他说:
“我现在不需要安静,只需要睡觉!你在这里给我找一个房子就行啦,我不愿去住好房子。”
那人只好临时腾出一孔破窑洞,请毛泽东快些休息。
8月24日天一亮,叶子龙和汪东兴就在朱官寨给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寻找住房。朱官寨只有20来户人家,他们在村子东面的山沟里找到了5个并排的窑洞,认为这里比较合适。周恩来起床后,汪东兴向他作了汇报,周恩来说:
“等主席起来问问他,如果暂时不走的话,就请主席搬过去住;如果马上走就算了。”
于是,叶子龙和汪东兴就坐在山坡上等毛泽东。汪东兴问叶子龙:
“昨天主席在西北野战军干部会议上讲了什么?”
叶子龙正说着,忽然有一架国民党军的侦察机飞来了,他俩赶紧隐蔽起来。飞机转了一圈飞走了。汪东兴赶紧去看毛泽东,见毛泽东仍然睡着,就和参谋处的丁农、徐业夫、车平度、刘长明,谈论起沙家店的战斗情况。
正在此时,周恩来派人来叫值班参谋过去,说是毛泽东醒了。叶子龙、汪东兴和值班参谋一起过去,来到毛泽东的窑洞,见毛泽东精神很好,正在查看地图,就知道他睡得还不错。周恩来对叶子龙和汪东兴说:
“我刚才和主席商量过,暂时不走了,你们通知一下各大队安排好住房,住下后就开始工作。”
汪东兴说:
“我们已经做好了走与不走的两种准备,现在决定不走,主席和你就搬过去住吧?”
周恩来问:
“离这里远不远?”
汪东兴说:
“离这里不到200米。”
周恩来就和他们一起到山沟里看了新窑洞,同意了换房的意见。汪东兴随即派人把窑洞打扫好,按毛泽东的工作、生活习惯布置停当。晚饭后,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就搬入了新窑洞。自此,毛泽东在葭县的朱官寨,一住就是29天。
说来也巧,朱官寨全村只有一个碾子,又恰好在毛泽东住的窑洞的窗前。每天天不亮,就有老乡牵着毛驴来碾米,人吆吆喝喝,碾子吱吱呀呀,偶尔还有驴子高吭的叫声,十分噪杂。
毛泽东习惯于晚上写作,白天休息。这样一来,白天也就休息不好了。警卫员们怕影响毛泽东休息,就劝老乡把驴子牵走,几个人帮着老乡推,碾米的老乡也不说话了,一有空,就蹲在地上抽旱烟。可是碾框坏了,一动就吱吱嘎嘎地响,蘸上点油也不解决问题。阎长林就说:碾子太响了,我们有个病号在这里,他睡醒就好了,你们等一会儿再推好不好?老乡们只好蹲在碾子旁等着。
毛泽东醒来走出窑洞,见老乡们都鸦雀无声地坐在那里,就打招呼说:
“你们是来推碾子吗?怎么不套驴娃子呢?”
一个老乡说:
“毛驴子太吵,我们拉回去了。他们帮着推呢。”
另一个老乡说:
“碾框子光响,我们在这里等了半天了。”
毛泽东一听就明白了,抱歉地说:
“又给你们添麻烦了。以后不论什么时候,你们该干活就干活,我休息我的,不要妨碍你们。”
说着走上前和大家一起帮老乡推碾子,边推边说:
“你们等半天了,我们赶快帮你们推。”
一个老乡问:
“你们这个同志说这里住着一个病号,是不是你呀?”
毛泽东看看卫士们,对老乡说:
“我不是病号,我是一个好人。”
老乡说: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就是这个同志不说实话,就说你在这里睡觉,我们也是不推碾子的。”
毛泽东笑着说:
“你们推你们的碾子,我睡我的觉。”
他转对阎长林说:
“以后再不要说我是病号了。”
毛泽东回到窑洞,严肃地对阎长林和其他卫士说:
“我们走到哪里,都不要忘记为民兴利除弊。咱们处处麻烦老乡,不能帮助他们,已经很对不起人家了,再限制人家干活,就更不对了。这是一种脱离群众的现象,再不要为我个人休息乱定规矩。”
毛泽东到朱官寨没几天,东北电影团在武团长的带领下来到了朱官寨,他对周恩来说:
“要把毛主席和中央首长在陕北战争中的艰苦生活拍摄下来,这是全国人民希望看到的。”
周恩来说:
“这当然很好,不仅能教育群众,而且也是宝贵的历史材料。但是主席是不愿意宣传自己的,你们要拍摄也得经过他的同意。”
武团长见了毛泽东,他们是互相熟悉的。毛泽东问: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怎么撤出延安就没有见你们了?”
武团长遂将他们的活动向毛泽东简单汇报了一下,然后说明来意。毛泽东说:
“我也希望看到各地解放区军民斗争的情况啊,你带来了没有?”
毛泽东看出武团长并没有带来,就说:
“你们要拍电影,要照相,应当到部队去拍。他们在战争中有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我没有什么可拍的。”
武团长没有办法,只好又去找周恩来、任弼时和江青。这一天,江青在陪同毛泽东散步时说:
“拍电影的同志来了,你不让人家拍。哪些同志是从东北来的,走了很远的路,也没有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呀!”
毛泽东说:
“为了完成任务,那就让他们拍吧。这片谷子长得很好,咱们在这里照张相,也就等于把这谷子带走了。”
卫士一听,赶紧去通知武团长,武团长和他的同伴立即背上摄影机和照相机,跑到了毛泽东散步的地方。毛泽东见武团长等人这个模样,又说:
“你们拍电影、照相,就想照我,应当给大家拍嘛,给战士拍,给农民拍。”
武团长嘴里答应着“是是”,却忙着指挥手下的人开动摄像机和照相机抢镜头,还请毛泽东站着照,坐着照,走着照。毛泽东看他们忙得不亦乐乎,笑着对武团长说:
“你今天可发财了!”
8月27日,刘邓大军全部渡过淮河,进入了大别山北麓的固始、潢川等地区。
8月28日,毛泽东为各战略区起草了一份题为《给敌以歼灭与给敌以歼灭性打击必须同时注重》的电文。他在电文总结了各战略区的军事经验,提出了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他写道:
“给敌以歼灭是说将敌整旅整师干净全部地加以歼灭,不使漏网。这是在敌军分散孤立,敌援兵不能迅速到达之条件下必须实施的正确方针。而在敌军分数路向我前进,每路相距不远的情况下,我军则应采取给敌以歼灭性打击的方针。即以我之全力用于敌之正面及其一翼或两翼,不以全部歼灭敌军为目标,而以歼灭其一部,击溃其另一部为目标。”
8月30日,毛泽东给陈毅、粟裕发了一封绝密电报:
陈、粟:
29午电悉。你们在惠民留驻时间太久,最近几天又将注意力放在胶东,其实目前中心环节是在陇海南北积极行动,歼击及抓住5军57师,攻占一切薄弱据点直接援助刘邓。我们对于陈士榘、唐亮、叶飞、陶勇两天多毫无积极行动,你们亦未严令督促,十分感觉焦急。为此问题,军委多次指示未见具体答复。现在欧震、张淦、罗广文、张轸、王敬久、夏威各部均向刘邓压迫甚紧,刘邓有不能在大别山立脚之势,务望严令陈、唐积极歼敌,你们立即渡江,并以全力关注配合刘邓。胶东方面,9纵、13纵在内线,2、7纵在外线,是很好的。
毛泽东
30日19时
8月30日,电示陈赓、谢富治说:
“避开强固设防据点,专打守备薄弱据点,并力求运动战,力达机动迅速、广占敌区、多歼敌人之目的。”
8月30日,刘邓大军经过20多天的连续行军,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前堵后追,进入大别山地区。刘伯承、邓小平电告毛泽东、中央军委说:
“我军已胜利完成渡过淮河进入大别山之跃进任务,敌人追击计划完全失败。”
8月底,贺龙来向毛泽东汇报说,续范亭病情恶化。
原来此时的续范亭,下肢开始水肿,逐渐遍及全身,气喘胸闷,咳痰不爽,舌根渐硬,饮食已不能正常进行。住在附近的谢觉哉、董必武、吴玉章等老人都去看望他。续范亭一再问:
“毛主席过河了没有?”
他还说:
“毛主席要注意身体,他太辛苦了。”
续范亭自知将一病不起,他握着谢觉哉的手说:
“大局我看清楚了,我很乐观,望转告中央各位首长多珍重!”
谢觉哉劝慰他说:
“你放心养病,现在前方情况很好,人民解放的日子快了!毛主席、朱总司令在前线,都极健康!”
毛泽东听完贺龙汇报,立刻给续范亭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鼓励续范亭,期望他病体好转,亲眼看到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毛泽东将信写好后,交给贺龙,要贺龙带着信去看望续范亭。
1947年9月1日,毛泽东在朱官寨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一个对党内的指示:《解放战争第二年的战略方针》。他写道:
“第一年作战(去年7月至今年6月),歼灭敌正规军97个半旅,78万人,伪军、保安队等杂部34万人,共计112万人。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我军第二年作战的基本任务是:举行全国性的反攻,即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在外线大量歼敌,彻底破坏国民党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进一步破坏和消耗解放区的人力物力、使我不能持久地反革命战略方针。我军第二年作战的部分任务是:以一部分主力和广大地方部队继续在内线作战,歼灭内线敌人,收复失地。”
9月3日,毛泽东致电陈毅、粟裕说:
“你们应从根本上改变依靠后方接济的思想。刘邓已实行无后方作战。”“从你们自己起,到全军一切指战员,都应该有迅速建立无后方作战的思想。”
这天晚上,陈毅、粟裕根据毛泽东的战略部署,率领华东野战军第1、3、4、6、8、10纵队及特纵和晋冀鲁豫第11纵共8个纵队,南渡黄河,挺进鲁西南地区。
9月4日,毛泽东鉴于蒋介石从尾追刘邓大军的部队中抽调整编第3师等,加上其他部队,组成第5兵团和陕东兵团,企图打通陇海路,夹击陈谢大军;电示陈赓、谢富治说:
“4纵全部则分两路,一路取捷径出陕东南,相机攻取洛南、商县、商南、紫荆关诸城镇;一路出伏牛山,相机攻取卢氏、淅川、内乡3城。……秦(基伟)纵队以有力兵团位于洛阳以西,阻止洛敌西犯,其余南进,相机攻取嵩县、鲁山、南召诸城,并消灭各县地主武装。应该把占领县城与占领乡村、消灭敌正规军与消灭敌地方武装,看得同等重要,全军都要有在豫西、陕南、鄂北建立根据地的决心。”
9月7日,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发起沙土集战役。
9月8日至9日,华东野战军用4倍于国民党军的兵力,在沙土集歼灭国民党军整编第57师师部及其所辖2个旅全部,并将其援军以相当的杀伤。此役毙伤国民党军6000余人,生俘中将师长殷霖茂、少将旅长罗觉元、王理直以下7300余人,共计13000余人,缴获大批轻重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
华东野战军以伤亡3900人的代价,取得了外线出击后的第一个胜利,迫使国民党军从大别山和山东内线战场抽兵增援,对刘邓大军和山东内线战场的人民解放军起到了有力地配合作用。
9月9日,陈毅、粟裕电告中央军委说:
“我军士气旺盛,决迅速转移攻势予5军(整编第5师)以歼灭性打击。”定于10晚开始行动。
9月11日,毛泽东致电陈毅、粟裕,同意他们9日的作战部署,他在电文中说:
“郓城、沙土集歼灭57师全部之大胜利,对于整个南线战局之发展有极大意义。”
毛泽东还要求粟裕部努力完成“在黄河、淮河、运河、平汉之间创造巩固根据地,协助刘邓、陈谢创造鄂豫皖与鄂豫陕两大根据地,协助饶黎谭保卫山东根据地,协助苏中、苏北恢复根据地之伟大任务。”“你们处在上述4大根据地之中间地带,你们的胜利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欲知毛泽东下一步的战略方针是什么?请看下一章。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