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816核工程 >>816核工程 >> 学会滴滴答
详细内容

学会滴滴答

时间:2020-08-22     作者:王永鑫【原创】   阅读

学会滴滴答(记涪陵报务培训)

                                    王永鑫

丰都新兵训练结束了,我们美美地过了春节。中午就着丰都中学的背景照了新兵训练的留念像,午饭前的空余时间里,我们踏着丰都满街道的瓜子皮闲溜达。一个诡异的消息传入我的耳中,战友们说: 贺庆荣、樊志新、贺学标到运输连……永鑫去的地方说不清,反正离的远,是上级单位,好像不在咱们团,是师里。”

头一下懵了,我去哪里?

保密教育只记得,部队及个人的情况不能多问,也不能说出去,怎弄?上级没有告诉我。

午饭后,乘车到达叫做 焦石镇的野地里,官兵很乱,忙着安排住宿。我只记得高登荣连长叫了我一边说话,他说: 小王,我们要分开了,你很不错,不用和别人下坑道做重体力,到涪陵后给我写个信,这张照片你带着,做个留念。去了听领导的话,好好干工作,希望将来有出息。”我俩说着说着,我的眼泪不由心中一痛流了下来。他的话我沉沉地留在心底。

晚上和樊志新一个被窝和衣而躺,不知说啥,也不想说啥,翻来覆去睡不着,只是想着想着在漆黑中流着眼泪……

第二天早饭后,我被不认识的老兵叫走,带着没有打开的背包登上一辆捷克卡车。车上遇到老乡任开生,他傻乎乎地笑着说他去特务连,我说我现在也不知去哪里,更傻。到了涪陵又是我一个人,混在几十个新兵里,谁也不认识,反正等着人叫。

后来就没人叫了,我们一群新兵被带到师招待所下了车,这个地方叫余家坝。

安排了宿舍,半天没事。第二天早饭后,我们三十来个被带到一栋两层小楼前不宽的平台上站好队,然后有个子不高的当官的过来(连长文良),又来了几个说是电台的台长(其中沈台长、陈贻全台长、张代洲台长,还有付指导员),连长手里拿着选好的政审表,把我们一个个叫到名字,好几个人上下打量,好像是相对象一样看得仔细,偶尔还问一两句简单话。这就是后来刘全福台长说的,电台要的兵,一是年龄小,二是文化高,三是反映快。到后来证实,什么狗屁文化,文革后期学校停课闹革命好长时间了,选中的这些人中注重了年龄小,许多人十四五岁,能有多少文化?年龄数我大(十九岁),家境数我差,只有我和李守江、张玉良几个为数不多农村的,剩余的都是城市的和干部子弟。

分到一班的:方志、张卫东、赵建平、赵文飞、薛招生、张有昌、赵连湖、刘相正(六九兵、通信员)和我。班长刘长江(六五年、河北玉田人)。二班:李守江、张益民、王庆贺、刘虎明、文保忠、吕建忠、高海龙、董占明、苏××,班长王亚华(六八年,河南夏邑人)。

台长张代洲(六五年、河北衡水人)担任教员。

每天训练枯燥的没法说,1到0读码和学校教的不一样,我们要按照要求一幺,二读两,三四五六一样,七读拐,八一样,九读勾,零读洞,仅读和写就花费一个月的时间。然后学记英文字母又好长时间,电码对应的 ”“  两种音节,成天响在教室的窗外,清晰悦耳。人家架电线的、学总机的、学通信和军邮的都跟着在外边培训,特别是学骑摩托的,在涪陵广场上先是转圈圈,到后来一上路就一溜烟,不知到哪里去了。而我们却就在教室里成天地用电键滴答答、答答滴跟着念、跟着敲。天气热的要死,课间也只有十来分钟活动和解手。

最不好受的是练习发报,张台长教的是跪姿,即右手中指第一关节要曲回来协同拇指,食指在电键钮上面上下用力,三指组成一个力点,利用手腕的震颤敲出悦耳动听的电码。成天滴滴答、答地敲,食指有了茧子,中指伤了指甲下面的嫩皮,渗着鲜红的血,好几个战友甚至发炎化脓,十指连心,疼啊。枯燥、乏味、嘴里念着滴滴答,心里只疼的啊呀呀。

不少战友因为枯燥和疼的难忍,年龄小又不懂事,坐在教室一动不动,常受班长和台长批评。

在紧张训练日子里,老乡张安清和贺学从司号集训过来看我,他们感觉到虽然是好差事,学习也不容易,另外在干部轮训队的高登荣连长也曾过来看我,鼓励我好好学习,刻苦训练。这也是我温暖的享受,使我温暖的终生难忘,如同亲人来过。

最快意的是星期天。因为许多原因,我们是不能出去逛街的。每星期要在班长的带领下,到田间小溪去打猪草,所有学员就很兴奋。我年龄大点,因为是农村来的,干啥就是干啥,打的草最多。有些战友出去了,名上是打猪草,实际上就是玩。他们一会抓螃蟹,一会逗青蛙,看见稀奇的事物叽叽喳喳,有时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些小动物,玩的很开心。而我却老是一本正经地做事,经常的都是班长、台长找我说话。刘长江话少些,常常是看着我笑,我也不知啥意思只有二班长王亚华特别爱和我说话。他说过,学会滴滴答,一月四十八,告我好好学习,会有出息的。

最恐怖的是由于涪陵文革的两派斗争激烈,常有两派相斗,致使公检法执行受阻,在地方政府的请求介入,我们8342部队参与了对羁押死刑犯的执行。由于特务连在涪陵兵力不足,上级抽调了正在报务培训的我和另外三名战友,荷枪实弹乘坐嘎斯汽车将两名犯人从看守所押到长江边。街道上人群涌动,乱吼着口号。重重警戒中,罪犯由两名战友押跪在江边的沙滩上,验明正身,一名作训科参谋和一位特务连干部端起步枪对准罪犯的后小脑部位,只听得嘣嘣两声枪响,脑浆血浆由眼部向前喷出,倒地抽搐。我们执行的官兵在欢呼的人群中车返回驻地。

第二次执行则是在余家坝附近的广场上,有序地开了执行程序大会后将四名罪犯执行枪决,这次我也参与了。

入伍前就读于汾阳一中文化算是高些在学毛的天天读中,写些学习心得,连里的大会我是积极分子,经常的晚点名,指导员和连长是少不了表扬我的。连里战友给我起了个外号叫 小秀才”,另一个外号是“ 王瘦子”。后来薛招生把我一本文摘小本要去经常翻看学习,成为我的好朋友,他还跟我学武术。

年中六月份,连里评 五好 战士,我在战友和领导的一致同意下当选。建军节时光荣入团,年终总评仍是 五好,三次评比都是“五好”。

在培训的十个月结束时,我收报、发报考试成绩优秀,压码抄收速度达每分钟140,干扰和信号抄收都很好,特别是发报标准正规,间隔清晰,速度达每分钟120码。几个台长抄收后一致赞扬,综合成绩名列前茅

在上机实习两个月后,我和李守江奉命跟随四台长彦波(河北深县人,六五年兵)及刘须建(河南夏邑人,六八年兵)、张树军(陕西安康人、六九年兵)于70年12月25日启程涪陵,登上“ 东方红一号 客轮到达重庆,适逢毛主席诞辰纪念日我们照相留念,而后乘火车到达西安留守处执行任务。

 

2017年8月29日家中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