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816核工程 >>816核工程 >> 意外事故伤了人
详细内容

意外事故伤了人

时间:2020-08-29     作者:王永鑫【原创】   阅读

意外事故伤了人

 胡发成口述、王永鑫整理

    此山彼山,听说过金子山吗?

    这镇那镇,知道有白涛镇吗?

是的,它们就在长江支流乌江畔。那里曾是共和国国防战略的核基地;那里曾是816工程所在地。那里曾有七百多位吕梁青年---七百多位年轻的士兵用他们的青春和热血谱写了一曲曲奋斗的乐章,本文叙述的是这些雄宏乐章中的一节音符。

那是一九七二年夏秋之交,816工程01洞室已进入被复后期。一天中午,101团三营十三连二排五班副班长共产党员胡发成带领战友张达生和左宜福身着雨衣雨裤,头戴柳条帽,脚穿雨鞋,在01洞室顶部进行喷浆被复作业。作业地点距离地面六十多米,脚手架二十几层。那天雾气浓重,周围几米之内视线模糊。左宜福同志主喷,张达生同志把着连接喷头的两根管子,粗的出干料,细的加水,用的都是500号水泥。由胡发成监控管子的顺畅和距离。作业正常用作中,胡发成要按时回炊事班给战友们送饭,由副连长郭廷魁上架顶接替他,他在地面刚走几步,只听架顶咔擦一声,左宜福战友和两块架板一起从天而降,而架板正砸在左宜福战友身上。透过雾气隐约看到副连长郭廷魁抱着立杆悬在脚手架上面,张达生战友被安全带吊着在高空打转,手和脚够不到任何固定物。

当胡发成转身去救助的时候,左宜福战友已经倒在了血泊中,殷红的鲜血在石砾间流淌。战友们的救护显得苍白无力,因为年轻的战友已经永远的停止了呼吸。浓浓的雾气中满身泥浆的战友们肃立着,像一座座雕像。他们的脸朝向同一个方向--洞口,而洞口只是个不大亮的白点。那是生的希望,也是死的告别。

围过来的战友们,冒险就下了副连长和张达生。只见张达生满嘴留着鲜血,牙掉落了好几个,战友们把他送到卫生队。

事故发生后,有关方面进行了调查,结论是:架板有断裂的旧痕,但被水泥浆糊在表面从而成为隐患,另外副连长身高体重使架板不堪负重。

左宜福战友,湖南理县人,1950年生,197012月入伍,牺牲时年仅22岁。他身后丢下了年迈的父母和年轻的妻子,还有两岁的孩子。他的遗体安葬在金子山附近叫“一碗水”的五十四师烈士陵园,日夜陪伴他的还有七十多位战友。

张达生同志,山西省汾阳市栗家庄乡南垣底村人,1950年生,196912月入伍,中共党员,1975年退伍回原籍,历任石盘山支部书记。他虽当兵致残,从未向国家伸手诉求过救助。

胡发成同志,山西省汾阳市城关镇人,1949年生,196912月入伍,中共党员,任副班长,1975年退伍回到原单位汾阳市供销社工作。

作为同年入伍的战友,我一直以来被他们的故事所感动,今天我把它实事求是的记录下来,目的在于让后人知道,四十多年前从吕梁山走出的青年,曾经把他们的血和汗奉献给了祖国的国防建设,有的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从而勉励今天的年轻人,铭记前辈事迹,发扬前辈精神,继续为国家为社会做更大更多的贡献。

      

 

              2017.10.20.  于汾阳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