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丰碑永存 >>丰碑永存 >> 一封未写完的家书
详细内容

一封未写完的家书

时间:2020-08-29     作者:杨权利【原创】   阅读

                                                              一封未写完的家书

                                                                  杨权利


又是一个期待已久的午休。


火辣辣的阳光照射着工棚顶上的油毛毡在吱吱冒着青烟,过度疲劳的战友们各自躺在自己的铺盖上睡得正香,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树上一只孤独的蝉在不知趣地吱吱呀呀叫个不停。刘班长坐在自己铺盖边上给家里写封回信,信只写了一半,交班的哨子就响起了,他立即放下手中的笔和纸,随手拾起安全帽和战友们一道急匆匆赶往施工现场。谁也没料到这一去,刘班长就再也没能回来了,再也没能回来写完他那封没有写完的家书.......


  多少年来,老彭一直没有忘记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大山深处,一刻也没有忘记当时所发生的惊心动魂的场景……


坑道里,刚刚爆破过,弥漫着很浓的硝烟味。昏暗的灯光下,战友们以最原始的搬运方式用双手抓起石块朝斗车里扔。突然,刘班长伸手将老彭猛推了一把,接着,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随后,坑道里便死一般的寂静,寂静得令人窒息!


老彭用手捏住自己的耳朵,痛!这不是做梦!塌方啦!他的右脚被石头死死地压住了!班长和另外三位战友被埋在了石方下面!老彭用力挣扎,想把右脚抽出来,却感到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他渐渐失去了知觉……当他苏醒过来时,已经躺在师部医院的病床上。


人的生命说坚强就坚强,说脆弱也脆弱。眨眼之间,四条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消失在816国防工程建设坑道深处!


这是一场没有枪声的战争!这些十八九岁刚出头的孩子,告别家乡,告别亲人,风尘仆仆来到这大山深处,经过两三个月的新训,便投入到繁重而危险的施工作业中。他们身穿工作服,头带安全帽,面带防尘罩,脚穿高筒水鞋,在震耳欲聋的各种机器轰鸣声中从事超负荷的体力活,一轮班下来,个个都是全身泥浆和汗水,累得身体一靠墙便呼呼大睡!


两万余人,在七十年代的中国,没有先进的设备,全靠镐、铲、炸药、风钻凿开坚硬的岩石,几年时间从洞里挖出151万立方米的石渣,谈何容易?


但是他们却把祖国人民交给的任务完成了!每月区区六七块钱的津贴,在当时仅仅只能买十斤猪肉。每月十斤猪肉的待遇,把山体打成纵横交错的地下迷宫,挖出一个全球最大的核生产基地,完成了令世人震撼的国防核工程建设项目,在今天看来又有几人能体察出军人的“忠诚”二字凝聚的那份情怀?

      那些年月,我国的各个领域还十分落后,自珍宝岛反击战打响之后,苏联准备对我国130多个城市和军事基地进行大规模的核打击,我们只有“深挖洞,广积粮”,设防超级大国的核打击!因为有了816这样的核生产基地,因为有着这样的钢铁长城,入侵之敌才闻风丧胆,多少争端才变为和谈!


 当兵的人,从穿上军服的第一天开始就把生命交给了军队交给了国家,他们面对的不只是责任的担当,还有青春的付出,甚至生命的奉献!他们在危难之际用生命诠释沉重而光辉的人生!


 刘班长他们走了,走得那么匆忙,那么从容。他们带着没能尽孝的遗憾在尽忠的路上渐渐远去,给亲人留下的却是绵绵的伤痛和无尽的思念......


刘妈妈从没忘记过刘班长在那封未写完的家书上说过的话:妈妈,我很想你!你说要来部队看我,我好高兴啊!要不就定在下个月吧!那时有老乡回来探亲,你可以同他一起来,这样路上也有个照应,你一个人来我不放心......


 约定下一个月,可这一等就是三十多年,三十多年啊!一万多个日日夜夜,这个等待每时每刻都在折磨着刘妈妈那颗念子心切的母亲的心。


 刘妈妈颤颤巍巍地来了,来看她日思夜想的儿子了


老彭满怀歉疚来了,来看他生死之交的战友了。


在816工程的烈士陵园里,年过八旬的刘妈妈在老彭的搀扶下找到了儿子的墓碑。


“儿啊儿……”她先是轻轻地这样呼唤两声,尔后两眼发呆瘫坐地上一声不吭了。此时的她,也许是因为眼泪早已哭干,也许是怕吵醒为国防工程建设捐躯长眠在这儿的其他孩子。


老彭的手在颤抖,心也在颤抖!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哭起来:“班长啊班长!三十多年了,我才带娘来看你,我对不起你啊!”


这哭声在寂静的山谷中悠悠回荡,这哭声使在场的人无不潸然泪下。


母亲的一声声叫唤,战友的一阵阵呼喊,长眠在这的英雄们已无任何回应!因为他们太累太累,睡得太沉了.....


军人只懂得奉献,不要求回报。把“效忠”二字看得比泰山还重!


    老彭右脚因严重骨折,伤愈后走路不太灵便。有人问他为何不去办军人伤残证,日后好向政府申请抚恤金?他激动地说,我这条命是刘班长给的,我向政府要抚恤金,那死去的刘班长和另外三位战友他们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又向谁申请抚恤金呢?


老彭含泪悄悄地带上刘班长那封未写完的家书退伍回乡了.

       多少年来,老彭默默地耕耘着他那两亩三分地,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园田生活。在这个物欲横飞的改革年代,人们考虑的是如何发家致富,如何分享改革开放的红利。面对这一切,老彭心里十分淡然。因为在老彭的内心深处装的不是金钱、荣誉和地位,而是那封没有写完的家书!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