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583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583

时间:2020-09-18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583

 

 

257

“现在他的故乡的人民办起社会主义的合作社来了。经过两千多年仍然是那样贫困的人民,办了3年合作社,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都开始改变了面貌。这就证明,现在的社会主义确实是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比起孔夫子的‘经书’来,不知道要好出多少倍。有兴趣去看孔庙孔林的人们,我劝他们不妨顺道去看看这个合作社。”
话说1955年11月24日晚,毛泽东给班禅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亲爱的班禅额尔德尼:
你在1955年8月13日给我的信收到了,很感谢!你们那里工作有进步,听了很高兴。希望你们和拉萨方面的团结日益增进和巩固。希望整个西藏一年一年的兴旺起来。此复
顺祝健康!
毛泽东 
接着,他又给湖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兼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校长周世钊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
“你下去跑没有?最好一年下去跑几次,每次两三星期也好。我最近出外跑了一次,觉头脑清新得多。你下去时,不只看学校,还可以看些别的东西。”
11月30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答复甘肃省委并告其它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的电报中写道:
“看来各省群众的积极性都很高,如果今冬明春全国各省入社农户最少的能达到40%以上,则可以肯定1956年下半年全国各省(除新疆自治区)均可以基本上完成初级形式的合作化。”
进入12月份,毛泽东开始动手重新编辑、修改《怎样办农业生产合作社》一书,田家英在他身边协助他做一些编辑工作。
毛泽东在此后近20天的时间里,全神贯注,仔细精选材料,认真修改文字。有的材料文字太差,他像批改学生的作文一样,在材料中写上了密密麻麻的修改文字。他还把一些冗长、累赘、看了让人头痛的标题,改得鲜明、生动、有力,引人入目,又突出了文章的主题思想。有一篇材料的题目是:《天津东郊区庄子乡民生、民强农业生产合作社如何发动妇女参加田间生产》,共31个字,毛泽东将其改为《妇女走上了劳动战线》,只用了9个字,简单明了,又抓住了主题。有一篇材料的题目是:《大泉山怎样由荒凉的土山成为绿树成荫、花果满山》,毛泽东将其改为《看,大泉山变了样子!》。
且说1955年12月5日,刘少奇在中央召开的座谈会上传达了毛泽东的指示,要求各条战线要批判“右倾保守”思想。他批评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不积极,太慢了”,要求手工业合作化到1957年达到70%到80%。
周恩来、朱德、陈云等人针对手工业改造高潮中出现的问题,都作了阐述。
12月6日,毛泽东在一次主题为反右倾保守的讲话中提出,要利用休战加快建设,做到提早完成过渡时期的总任务,各项工作要又快、又多、又好、更多、更好、更快的进入到社会主义。
12月11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给上海局、各省委、自治区党委关于《征询对农业十七条意见》的通知。中央提出:准备在1956年1月10日中央召集有各省委、市委、治区党委书记参加的会议上,加以确定,以便纳入1956年的计划,认真开始实行。
12月15日晚,毛泽东请卫立煌到中南海交谈,征求他对被俘的国民党高级将领的处理意见。
不久,卫立煌受中共中央委托,看望了关押在北京第二监狱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与他们进行了恳切的谈话,对改造这些人的思想产生了积极影响。
12月20日,毛泽东重编《怎样办农业生产合作社》一书的工作全部结束。他前后为这本书写了104篇按语,共计4万多字,其中有写于9月份的19篇未作任何改动,也有一些是在9月所写而在12月又加以修改的,其它的全都是在12月份新写的。
通观毛泽东所写的按语,无论其内容的重要性和广泛性,还是其文字的尖锐性和抒情性,所有在12月写的都远远超过了9月份所写的。他在《书记动手,全党办社》一文的按语中写道:
“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23户贫农只有3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3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难道6万万穷棒子不能在几十年内,由于自己的努力,变成一个社会主义的又富又强的国家吗?”
他在《这个乡两年就合作化了》一文的按语中写道:
“群众中蕴藏了一种极大的社会主义的积极性。那些在革命时期还只会按照常规走路的人们,对于这种积极性一概看不见。他们是瞎子,在他们面前出现的只是一片黑暗。他们有时简直要闹到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程度。这种人难道我们遇见的还少吗?这些只会循着常规走路的人们,老是对于人民的积极性估计过低。一种新事物出现,他们总是不赞成,首先反对一气。随后就是认输,做一点自我批评。第二种新事物出现,他们又按照这两种态度循环一遍。以后各种新事物出现,都按照这个格式处理。这种人老是被动,在紧要关头老是止步不前,老是需要别人在他的背上击一猛掌,才肯向前跨进一步。”
他在《谁说鸡毛不能上天》一文的按语中写道:
“这一篇很好,可以说服很多人。这个地方的党组织,在合作化的问题上,从来没有动摇过。它坚决的支持贫苦农民的办社要求,在和富裕中农的竞赛中取得了胜利,由小社变大社,年年增产,不到3年,实现了全村合作化。富裕中农说:‘穷光蛋想办合作社哩,没有见过鸡毛能上天。’鸡毛居然飞上天去了。这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两条道路的斗争。在中国,富农经济很弱(在土地改革时期,征收了他们的半封建的那部分土地,老富农大多数已无雇工,他们在社会上的名声又很坏),富裕的和比较富裕的中农的力量却是相当强大的,他们占农村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在中国的农村中,两条道路的斗争的一个重要方面,是通过贫农和下中农同富裕中农实行和平竞赛表现出来的。”“在富裕中农的后面站着地主和富农,他们是有时公开的有时秘密的支持富裕中农的。在合作社的这面站着共产党。”“几千年以来,谁人看见过鸡毛能够上天呢?这似乎是一个真理。”“‘鸡毛不能上天’这个古代的真理,在社会主义时代,它已经不是真理了。穷人要翻身了。旧制度要灭亡,新制度要出世了。鸡毛确实要上天了。在苏联,已经上天。在中国,正在上天。在全世界,都是要上天的。”
他在《机会主义的邪气跨下去,社会主义的正气升上来》一文的按语中写道:
“有些人虽然顶着共产主义者的称号,却对于现在要做的社会主义事业表现很少兴趣。他们不但不支持热情的群众,反而向群众的头上泼冷水。”“1955年上半年是那样的乌烟瘴气,阴霾满天。1955年下半年却完全变了样,成了另外一种气候,几千万户的农民群众行动起来,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实行合作化。到编者写这几行的时候,全国已经有六千万以上的农户加入合作社了。这是大海的怒涛,一切妖魔鬼怪都被冲走了。社会上各种人物的嘴脸,被区别得清清楚楚。党内也是这样。”
他在《在合作化运动中,工人家属的积极性非常高》一文的按语中写道:
“这也是一篇很有兴趣的文章。想要阻挡潮流的机会主义者虽然几乎到处都有,潮流总是阻挡不住的,社会主义到处都在胜利的前进,把一切绊脚石抛在自己的后头。”
他在《一个违背领导意愿由群众自动办起来的合作社》一文的批语中写道:
“这是一篇动人的叙述,希望读者好好的看一遍。特别要请那些不相信广大农民群众有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积极性的同志和那些动不动就想拿起刀来‘砍掉’合作社的同志好好的看一遍。现在全国农村中,社会主义因素每日每时都在增长,广大农民群众要求组织合作社,群众中涌出了大批的聪明、能干、公道、积极的领袖人物,这种情况十分令人兴奋。”“不要重复叶公好龙那个故事,讲了多少年的社会主义,临到社会主义跑来找他,他又害怕起来了。”
他在《高级社利益最大,而且并不难办》一文的按语中写道:
“看完这一篇,使人高兴。希望大家细心一读。希望一切条件成熟了的初级社,将这一篇向社员们宣读一遍,并且加以讨论,以便动员他们高兴的并社升级。这个浙江省慈溪县五洞闸合作社的了不起的事例,应当使之传遍全国。”
他在《勤俭办社》一文的按语中写道:
“这里介绍的合作社,就是王国藩领导的所谓‘穷棒子社’。勤俭经营应当是全国一切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方针,不,应当是一切经济事业的方针。勤俭办工厂,勤俭办商店,勤俭办一切国营事业和合作事业,勤俭办一切其它事业,什么事情都应当执行勤俭的原则。这就是节约的原则,节约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基本原则之一。”
他在《一个在三年内增产百分之六十七的农业生产合作社》一文的按语中写道:
“曲阜县是孔夫子的故乡,他老人家在这里办过多少年的学校,教出了许多有才干的学生,这件事是很出名的。可是他不大注意人民的经济生活。他的学生樊迟问起他如何从事农业的话,他不但推开不理,还在背后骂樊迟做‘小人’。现在他的故乡的人民办起社会主义的合作社来了。经过了两千多年仍然是那样贫困的人民,办了3年合作社,经济生活和文化生活都开始改变了面貌。这就证明,现在的社会主义确实是前无古人的。社会主义比起孔夫子的‘经书’来,不知道要好过多少倍。有兴趣去看孔庙孔林的人们,我劝他们不妨顺道去看看这个合作社。”
12月21日,毛泽东会见了泰国经济文化秘密访华团成员,他在谈话中说:
“我们要慢慢的逐步的改进中泰关系。我们只讲和平共处,讲友好,讲做生意,不在你们国家讲共产主义,不挑起人家来反对自己的政府。”
毛泽东还表示,中国可以买泰国的大米和橡胶。
后来,泰国秘密访华团同中国政府签订了《中泰贸易会谈纪要》。
12月21日夜,毛泽东来到杭州,住进了西子湖畔的刘庄,准备主持召开修改《农业十七条》的会议。他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一个给上海局、各省委、自治区党委的《征询对农业十七条的意见》的通知。《通知》中说:
“今年11月间毛泽东同志在杭州和天津分别同14个省委书记和内蒙自治区党委书记共同商定的十七条,中央认为应当于1月10日中央召集的有各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书记参加的会议上,加以确定,以便纳入1956年的计划,认真开始实行。为此目的,请你们于接电后即召集所属各地委书记和一部分县委书记详细研究一下:甲、究竟是否全部可以实现,还是有一部分不能实现,实现的根据是否每条都是充分的;乙、除了十七条以外,是否还有增加(只要是可行的,可以增加);丙、你们是否准备立即纳入你们的1956年计划内开始实行。以上各点,请你们于1956年1月3日以前研究完毕,准备意见。
十七条内容如下:(略——笔者注)
以上各项,请你们和有关同志加以研究,于1月3日以前准备完毕。中央可能于1月4日左右先行邀集若干省委书记开会研究几天,为1月10日的会议准备意见。”
12月27日,毛泽东在刘庄为《怎样办农业生产合作社》一书重写了一篇序言,即《序言二》,他写道:
“这是一本材料书,供在农村工作的人们看的。本来在9月间就给这本书写好了一篇序言,到现在,过了3个月,那篇序言已经过时了,只好重新写一篇。
事情是这样的。这本书编辑了两次:一次在9月,一次在12月。在第一次编辑的时候,收集了121篇材料。”“当时,曾经将这些材料印成样本,发给参加1955年10月4日至11日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6次全体会员(扩大)的各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和地委的负责同志阅看,请他们提出意见。”“会后,大多数省、市、自治区送来了补充材料。在这些材料中间,有许多反映了1955年下半年的情况。这就需要重新编一次。我们从原来的121篇材料中删去了30篇,留下91篇,从新材料中选出了85篇,共计176篇,约有90万字,成了现在这个本子。”“1955年的下半年,中国的情况起了一个根本的变化。中国的一亿一千万农户中,到现在——1955年12月下旬——已有60%以上的农户,即七千多万户,响应中共中央的号召,加入了半社会主义的农业生产合作社。我在1955年7月31日所作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报告中,提到加入合作社的农户数字是一千六百九十万户,几个月时间,就有五千几百万农户加入了合作社。这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这件事告诉我们,只需要1956年一个年头,就可以基本上完成农业方面的半社会主义的合作化。再有3年到4年,即到1959年,或者1960年,就可以基本上完成合作社由半社会主义到全社会主义的过渡。”
“农业合作化的进度这样快,是不是在一种健康的状态下进行的呢?完全是的。”“农民是那样热情而又很有秩序的加入这个运动。他们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群众已经看见了自己的伟大的前途。”
后来,《怎样办农业生产合作社》一书在1956年1月出版时,毛泽东准备为这本书改一个新书名,他起先考虑叫《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后来又向田家英征求意见说:
“书名叫做《五亿农民的方向》如何?”
田家英说,书中有许多材料是反映反面情况的,并不能作为五亿农民的方向,不如仍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的好。毛泽东欣然接纳了田家英的意见,遂将该书定名为《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他还对田家英说,他很高兴,1949年全国解放时都没有这样高兴。
且说12月30日下午,刚刚访日归来的以郭沫若为团长的科学家代表团大部分成员从上海来到了杭州。他们正要吃晚饭,突然接到了一个赴宴的通知,便从宾馆乘车出发了。42岁的物理学、金属学工作者葛庭燧问代表团副秘书长、中宣部办公室主任熊复:
“我们这是到哪儿去呀?”
熊复说:
“我们要去见毛主席。”
天色已近黄昏,车队来到丛林中的一块草坪上,毛泽东正站在圆圆的篱笆门前等候科学家们。他和每一位科学家亲切握手,大家跟着他进了篱笆门,走过一段园林路,来到一间宽敞的大厅里。毛泽东招呼大家落座,他满面笑容,说:
“你们这次出国访问的担子可不轻啊!”
郭沫若向毛泽东汇报了访日的经过情况,还说他们到处都受到了热烈欢迎。毛泽东意味深长地说:
“一切事情都是在变的嘛!”
郭沫若又汇报了代表团各个团员在日本各地活动的情况,说到了关于武汉长江大桥和三门峡工程的报告深受日本科技界的赞扬。毛泽东满面春风,高兴地说:
“让他们封锁吧,封锁个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自己解决了。”
郭沫若把曾经主持修建钱塘江大桥、现任铁路研究院院长兼武汉长江大桥技术顾问委员会主任委员茅以升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爽朗地说:
“啊!我们是本家们嘛!”
茅以升向毛泽东汇报了钱塘江大桥兴建经过。毛泽东说:
“你的钱塘江大桥我已经走过8遍了,你为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现在又主持修建武汉长江大桥,希望你再立新功。”
郭沫若指着葛庭燧向毛泽东介绍说:
“他是代表团中最年轻的一员,在日本东京大学和其它城市作的几次学术报告很受欢迎。”
毛泽东说:
“好嘛,要赶上去嘛,要培养年轻人嘛。”
正说着,服务员来请大家到大厅另一端就餐。毛泽东和十几位科学家围坐在一起,葛庭燧就坐在他身边。他亲切的劝大家多吃菜,多饮酒。葛庭燧也端起酒杯向毛泽东敬酒。吃完了饭,服务员端来了桔子。毛泽东让大家吃桔子,还亲手递给葛庭燧一个,让他吃。
众人离开餐桌,回到原来的地方继续谈话。毛泽东拿出香烟招待大家。葛庭燧说:
“我不会吸烟。”:
“青年人不吸烟是好事。你是哪里人呀?”
葛庭燧回答说:
“我是山东蓬莱县人。”
“蓬莱是个好地方,出神仙啊!”毛泽东笑着说:“你们那里还出了个吴大帅!”
葛庭燧说吴佩孚是“二七”惨案的罪魁祸首。毛泽东连连点头,说:
“好啊,要学点革命历史啊!”
茅以升向毛泽东汇报了全国铁路建设情况。毛泽东说:
“中国的铁路太少了,今后我们要努力建设新铁路。在今后15年内,应完成8条铁路新线,其中包括成都至昆明、昆明至贵阳、贵阳至长沙等线,用来连通云南、四川、贵州、湖南4省,形成大西南的铁路交通网。”
谈话结束后,毛泽东送科学家们去上车。他边走边问茅以升:
“你是哪里人?”
茅以升回答说:
“镇江人。”
毛泽东笑呵呵地说:
“镇江有个甘露寺,是全国出名的。《三国演义》上说,刘备在那儿招亲,实际不对。孙权是把他妹妹送到荆州成婚的。”
12月31日,陈毅应召来到刘庄,参加即将召开的修改《农业十七条》的会议。是日晚,陈毅来到毛泽东住处,和毛泽东谈了1个多小时。
1955年底,人民解放军完成了从1954年开始的再次裁员100万的工作任务,这是第2次百万大裁军,既减少了军费开支,又向地方各业输送了一大批骨干,减轻了国家的经济负担,支援了国家的经济建设。
1956年元旦,《人民日报》发表了经过毛泽东修改的《为全面的提早完成和超额完成五年计划而奋斗》的社论,首次提出了“又多、又快、又好、又省”的社会主义建设方针。
1956年1月1日,首都北京的私营工商业者首先提出了全行业公私合营的申请。这种申请已不是一户一户进行,而是一个行业又一个行业的进行了。
元旦节上午,陈毅在刘庄听取了浙江省委书记江华的汇报。
这天下午,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和江苏省委书记刘顺元来到刘庄,陈毅和他们交谈了两省的情况。
是日晚上,陈毅到毛泽东住所汇报工作。
元旦这一天,毛泽东收到宋庆龄发给他的贺年片后,非常高兴。
1956年,毛泽东在散步时,问身边的卫士说:
“你的感觉是李敏好呢,还是李讷好呢?”
卫士说:
“都很好,两个孩子对我们都很尊重,她们没有高干子弟的优越感,她们要求自己也很严格,有上进心。”
毛泽东摇摇头说:
“我看她们不如你们有出息,也不如你们有前途。她们比你吃苦少,能吃苦的人才能有出息。”
卫士说:
“主席,您还想叫孩子们怎么吃苦?她们比普通人家的子女吃苦多了。”
毛泽东说:
“你说的不对。你讲吃苦的时候,思想不对头。因为你首先把她们看成是我的女儿,所以,你就给她们规定了不同一般人家子女的标准。他们吃苦不就是吃大食堂吗?大食堂的伙食要比多数农民家庭的伙食好多了嘛,难道不是这样吗?人哪,生活还是向低的比有好处。不比贡献比享受,那就没有出息。别看她们是我的子女,但是,今后你们要比我的孩子强。”
1月3日,毛泽东在杭州主持召开部分省、市委和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谭震林、陈伯达、廖鲁言、陈毅、柯庆施、罗瑞卿、陈丕显、张仲良、张德生、陶鲁笳、林铁、黄欧东、李井泉、舒同、曾希圣、刘顺元、江华、江一真、吴芝圃、王任重、周小舟、陶铸、陈漫远、杨尚奎,共计25人。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审议并修改《十七条》。
1月5日晚,陈毅和廖鲁言将《农业十七条》这个题目改定为《1956 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
1月9日,毛泽东给周恩来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兴修水利,保持水土。一切大型水利工程,由国家负责兴修,治理为害严重的河流。一切小型水利工程,例如打井、开渠、挖塘、筑坝和各种水土保持工作,均由农业生产合作社有计划的大量的负责兴修,必要的时候由国家予以补助。”
这一天,经过杭州会议再次修改的《1956 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已经形成为40条的大文章了。这个草案准备提交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
1月9日,毛泽东在陈毅陪同下,离开刘庄来到上海。
这天晚上7点半,复旦大学数学教授苏步青应邀到南京西路中苏友好大厦来见毛泽东。陈毅介绍以后,毛泽东握着苏步青的手说:
“欢迎数学教授,社会主义需要数学。”
说罢,他示意苏步青落座。在座的还有周谷城和著名医学教授黄家泗及电影界的著名人士赵丹和沈浮。毛泽东问坐在他旁边的周谷城:
“在长沙游泳时的照片还有吗?”
正说话间,上海警备区的欧阳政委领着上官云珠来了。上官云珠见坐在正中沙发上的那位面目慈祥而又似曾相识的老人,正与陈毅和几位社会名流谈笑风生,一下子便楞住了,差点叫出声来,毛主席!这不是毛主席么?
原来,上官云珠与丈夫何路正在建国西路一幢公寓的新家里收拾东西,陈毅的轿车司机突然来找她,递给她一个牛皮纸大信封,上面写着上官云珠的名字。上官云珠拆开信封,展开一张竖格8行的毛边纸信笺,只见上面写着:上官云珠同志:请你来一次。陈毅。上官云珠知道陈毅是上海市长,可她还从未和陈毅打过交道,也不认识陈毅的字迹,心中不免有些迟疑。何路接过信看了,劝她还是去看一看,说是不会有人这么大胆敢冒充陈毅的。上官云珠便换了衣服,上了车,来到了中苏友谊大厦,欧阳政委上前迎接。上官云珠问道:“欧阳政委,你知道陈毅同志找我有啥事呀?”欧阳政委笑笑说:“总是好事么,你一到里面就知道了。”
且说毛泽东见上官云珠来了,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上官云珠急忙上前,双手紧紧握着毛泽东伸过来的大手,问候道:
“毛主席,您好!”
“你坐这儿。”毛泽东拉她坐到自己的旁边,风趣的笑着说:“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了,‘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们刚才正在说你呢。”
上官云珠不禁又是一愣:
“说我?说我什么呢?”
“说你《南岛风云》演得好。”毛泽东说:“我也看了影片,感觉和大家一样,你把那个女英雄演活了。大家都没有想到,以前娇滴滴的阔太太竟有七十二般变化的本领,一下子给我们变成了一个在风雨中成长起来的女英雄。”
众人闻言,都忍不住笑了。毛泽东接着说:
“这次演了个女战士,我看像个战士嘛!不过,为了演好这个角色,你一定卖了很大力,吃了不少苦吧。话又说回来,没有一番风霜苦,哪得梅花扑鼻香啊。我希望你今后不停留于现在,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让我们看到你越来越好的银幕形象。”
上官云珠连忙说:
“谢谢毛主席,我一定好好努力。”
“上官云珠?这个名字很漂亮。”毛泽东说罢,又问上官云珠:“是你艺名还是真名呀?”
上官云珠回答说:
“我原姓韦,名均荦,字超群。上官云珠这个名字,是我刚刚涉足电影界时一位导演给起的。”
陈毅介绍说:
“她可是一位坚强的女性哟,在解放前,受过不少的磨难。我听说,上海解放前夕,有人劝她走,她硬是拿定了主意,留下来了。前几年,演员们下工厂,下农村,与工农兵结合,吃苦受累,我们这位艺术家热情还蛮高哩。”
“这就好。”毛泽东说罢,转向上官云珠:“解放前,我们的许多名演员,演惯了老爷太太,先生小姐。可工人农民呢,演不来,原因就是他们和工农接触少,不了解。但是归根结底,推动历史前进的却是他们。所以,我们的艺术家现在就应该补上这一课。其实,过去在延安时,我们有些人就已经这样做了,他们创作出了一批好东西。虽然那些东西还不见得那么完美,但却是真正的来源于生活,让人看了以后能受感动,能思考一些问题。《白毛女》你看了没有?”
上官云珠说:
“看过了。”
毛泽东说:
“我已看过好几次了,每次都泪流满面。我相信,这些不完美的东西总比那些胡编乱造无病呻吟的好!”
谈话已经进行了1个多小时,苏步青用心的数着毛泽东在这中间就抽了三四根香烟。黄家泗劝毛泽东少抽点香烟,毛泽东笑着问他:
“有没有八九十岁的老人还在抽香烟?”
该吃饭了,服务员端上来酒菜,众人围坐在一个圆桌旁,大家纷纷向毛泽东敬酒,毛泽东举杯一饮而尽,突然脱口说:
“这是水嘛!”
工作人员担心毛泽东喝酒多会影响身体,就悄悄的在他的酒杯里加了大半的白开水,没想到被毛泽东一语道破,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