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584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584

时间:2020-09-19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584

 

 

1月10日,北京市召开公私合营大会,宣布全市35个私营工业行业的3990家工厂,42个私营商业行业的13973家商店,共17963户,经批准全部实行公私合营。
1月10日这一天,毛泽东在上海市长陈毅陪同下,要去视察上海公私合营申新九厂。此时,荣毅仁正在公司里上班,陈丕显给他打电话说,要他速回家中。荣毅仁便匆匆赶回,陈丕显已经在那里等他了。陈丕显说:
“毛主席来上海了,要去视察申新九厂,我们马上去厂里。”
他们赶到厂里不久,毛泽东也到了,他一下车,就对荣毅仁说:
“我来了。”
原来在1955年10月,荣毅仁在北京的一次会议上向毛泽东表示,希望他能抽空到上海去看看。荣毅仁没想到毛泽东果然如约而至了。
毛泽东在申新九厂一边视察,一边和荣毅仁亲切交谈。
是日晚,毛泽东会见了上海80位工商界领袖。这些人都是私营企业的老板。毛泽东为了使这些企业界的巨头们不受拘束,他说话时语调缓慢,如叙家常。
“你们怎么不抽烟?”他亲切的询问他面前的听众,并且解释道:“抽烟不一定对你们有害。丘吉尔一生抽烟,身体很健康。我所知道的唯一不抽烟而命长的人是蒋介石。”
毛泽东在谈话中说,资本家的表现一直是好的,但最近我在北京听说,有的商业资本家自己提出要国有化,他们不想在建设社会主义大厦的过程中拖后腿。毛泽东说我不相信,有怀疑,所以,我来到了上海。想听听诸位的意见。“我今天只带两个耳朵来参加会议。”
在两个小时的会见中,已经嗅出变化的资本家们,竞相表态要转向国营。结果,一个资本家星期一还是私营企业的老板,到了星期五就成了拿薪水的经理了。
在这次会见之后不久,有一则关于毛泽东的工作方法的故事,在上海各单位流传开来。这个故事讲的是:毛泽东召见刘少奇和周恩来,向他们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们怎样才能使猫吃辣椒?”
刘少奇说:
“这有何难!你让人抓住猫,把辣椒塞进它的嘴里,然后再用筷子捅下去。”
对于这种莫斯科式的解决方法,毛泽东很不赞同,他极其厌恶的摆摆手,说: 
“绝不能使用武力,每件事都应当是自觉自愿的。”
周恩来一直在听着二人的对话,毛泽东要他谈谈看法。
“先让猫饿上3天,”周恩来回答道:“然后,把辣椒裹在一片肉里,如果猫非常饿的话,它会囫囵吞枣般的全部吞下去。”
毛泽东像不同意刘少奇的办法一样,也不赞成周恩来的办法。
“不能用欺骗手段——绝不能愚弄人民。”毛泽东坚决地说。他认为政治欺骗不能唤起人们的参与热情。他解释说:“这很容易嘛!把辣椒擦在猫的背上,让它感到火辣辣的,就会自己去舔掉辣椒,并为能这样做感到高兴。”
1月11日上午,南京栖霞区十月村的社长何昌椿正在区里开会,区委书记找到他说,有领导到你们社里参观,你赶快回去。何昌椿骑上自行车就往回赶,快到村口,只见围了一大群人,走近一看,是毛泽东来了,就急忙走上前去,向毛泽东问好。
何昌椿引领着毛泽东在田埂上参观,毛泽东说:
“要把土地平整好,要准备使用机器生产。”
毛泽东环顾了一下四周,手指着北面的山坡问:
“那里有没有栽树啊?”
何昌椿说:
“新栽了一些桑树。”
毛泽东走上山坡,眺望着周围的几个山头,挥着手说:
“把四周的山都栽上树更好,让荒山变果园,荒山变良田。”
这一天,毛泽东还视察了玄武湖农业社。
后来,在毛泽东的鼓舞下,何昌椿带领十月村的社员们开始平整土地。青年女社员在北山的荒坡上挖坑植树造林,被命名为“妇女林”。
社委会还制定了奋斗目标:“点灯不用油,耕地不用牛,马路铺柏油,喝水摸龙头,走路不小心,果子碰了头。”
1956年1月,毛泽东在长沙专列上接见地方领导,他说:
“沩山我也去过,那里有个万佛寺,即密印寺,建筑得很雄伟,珍藏很多佛经。这个寺在日本也有一点名气。”
毛泽东回到北京后,又委托陈毅和彭真以中共中央名义,邀请了在北京的工业、 农业、医药卫生、社会科学等各方面的科学家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文化教育界人士1375人对《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进行了讨论。许多科学界、教育界、工商界和各民主党派的代表人物先后发言,一致热烈拥护这个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认为这个纲要的提出是十分必要和适时的,其中所规定的各项任务是完全切合实际的,是可以完成的。有关专家在发言中对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中所规定的各项工作任务,还提出了许多具体的建议和修改意见。
1月14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会议。周恩来在会上作了《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他在报告中说:
“为了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必须依靠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密切合作,依靠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的兄弟联盟。”
“我们目前的任务,就是加快社会主义建设,把各项工作进行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
1月15日,北京市各界20多万人冒着凛冽的寒风在天安门广场热烈庆祝全市实现工商业全行业公私合营和农业、手工业实现合作化。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黄炎培等党政领导人出席了大会。毛泽东在城楼上先后接受北京市工商界、农民、手工业者代表送来的报喜信。
彭真市长在会上宣布说:
“我们的首都已经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
接着,20多万群众举行了盛大的游艺活动。喜庆的群众在东西长安街一字排开,载歌载舞,锣鼓震天,狂欢的气氛弥漫在整个北京城。
1月17日,毛泽东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全国农业发展纲要》。
1月19日,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廖鲁言就王任重关于湖北省高级社发展计划打电话给中央农村工作部一事,给毛泽东写了一个报告。
王任重在电话中说:湖北正在召开地委书记会议,一部分人赞成省委的计划,在春耕前全省发展一万个高级社就停下来,到秋收前后再发展;而另一部分人则主张放手发展,于春耕前在全省基本实现高级合作化。王任重认为省委的计划是比较稳当的。他还说:最近一些报纸的宣传对一部分人的急躁情绪也有某种刺激作用。
毛泽东当即在廖鲁言的报告中批示道:
“同意王任重同志的意见,控制在一万个左右。再送《人民日报》邓拓同志和新华社吴冷西同志,注意在宣传方面加以控制。”
1月20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召开的关于知识分子问题会议的最后一天,到会并讲了话。他针对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中出现的问题说道:
“搞社会主义羊肉不好吃了,这个社会主义就值得考虑了。还有北京的烤鸭,南京的板鸭,云南的火腿,看来是退化了,还有各种布匹等等,花样少了,质量坏了。搞社会主义应该更好些。”“我们要把社会主义事业办得又多、又快、又好、又省。”
毛泽东又说:
“我们的工作要加紧一点。现在我们的主动一天一天的多起来,农业改造方面主动更多了,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方面主动也更多了。但是,在知识分子问题上没有主动,在工业方面没有主动。大多数重要装备要从外国进口,精密的仪器不能造,大的机器不能造,这上头我们没有主动。经济上没有独立,科学上没有独立,文化落后,要实现现代科学技术的革命,必须充分尊重知识和知识分子,无知、愚蠢是不行的。”
毛泽东着重讲了以下几点:
1、哪怕是知识分子中间的落后分子,也是可以改变的。党要加强领导,促进他们的改变,并且要看到他们的改变。2、现在我们是革什么命呢?现在是革技术的命,叫技术革命,文化革命。要搞科学,要革没有文化、愚昧无知的命。3、搞技术革命,没有科技人员不行,不能单靠我们这些大老粗。这一点要认识清楚,要向全体党员进行深入的教育。4、我们国家大,人口多,资源丰富,地理位置好,应该建设成为世界上一个科学、文化、技术、工业各方面更好的国家。5、中国要培养大批知识分子,要有计划的在科学技术上赶超世界水平,先接近,后超过,把中国建设得更好。
毛泽东最后说:
“全党努力学习科学知识,同党外知识分子团结一致,为迅速赶上世界科学先进水平而奋斗。”
此后,全国出现了“向科学进军”的高潮。
1月21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怀仁堂和刘少奇、周恩来、陈云、邓小平、陈毅、李富春及各部委负责人、各省负责人一起,听取中国科学院各部负责人关于各学部所属研究工作的报告。竺可桢作了生物学、地学报告。
1月21日晚,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中,再次强调了速度问题。他说:
   “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使事业进行的慢一些差一些的方法; 另一种是使事业进行得快一些好一些的方法。”
1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1956年到195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的修改稿,准备提请最高国务会议通过。 
1月25日,毛泽东在颐年堂主持召开最高国务会议第6次会议,讨论中共中央提出的《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参加会议的除了最高国务会议成员以外,还有各方面的负责人,部分政协委员,一些科学家和文化界、教育界、工商界人士。
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部副部长、国家农业部部长廖鲁言就1956年至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作了说明,他说:
“第一,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是在全国农业合作化的高潮蓬勃发展的形势下提出来的。第二,1956年至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主要是向农民提出的,并且主要是依靠农民自己的力量来实现的。它向农民指出实现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具体计划和关于发展农业的长期奋斗的目标,也描画出我国农村的繁荣幸福的明天。第三,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所提出的各项任务,是积极的,又是可靠的,是有条件的、有根据可以保证实现的,并且可以提前实现或者超额完成的。第四,由于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在正确解决了农业合作化问题以后,紧接着又提出了这个基本环节,从而使我国的社会主义事业更顺利的向前推进。”
毛泽东在会议上讲话说:
“目前我国正处在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的高潮中。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中国革命由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转变到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即进入由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
“从1955年夏季以来,社会主义改造,也就是社会主义革命以极广阔的规模和极深刻的程度展开起来。大约再有3年的时间,社会主义革命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基本上完成。
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为了解放生产力。农业和手工业由个体的所有制变为社会主义的集体所有制,私营工商业由资本主义所有制变为社会主义所有制,必然使生产力大大获得解放。这样就为大大的发展工业和农业的生产创造了社会条件。
我们进行社会主义革命所用的方法是和平的方法。对于这种方法,过去在共产党内和共产党外,都有许多人表示怀疑。但是从去年夏季以来,由于农村中合作化运动的高潮和最近几个月以来城市中社会主义改造的高潮,他们的疑问已经大体解决了。在我国的条件下,用和平的方法,即用说服教育的方法,不但可以改变个体的所有制为社会主义的集体所有制,而且可以改变资本主义所有制为社会主义所有制。过去几个月来社会主义改造的速度大大超过了人们的意料。过去有些人怕社会主义这一关难过,现在看来,这一关也还是容易过的。
目前我们国家的政治形势已经起了根本变化,去年夏季以前在农业方面存在的许多困难情况现在已经基本上改变了,许多曾经被认为办不到的事情现在也可以办了。我国的第1个五年计划有可能提前完成或者超额完成。1956年到1967年的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的任务,就是在这个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高潮的基础上,给农业生产和农村工作的发展指出一个远景,作为全国农民和农业工作者的奋斗目标。农业以外的各项工作也都必须迅速赶上,以适应社会主义高潮的新形势。
我国人民应该有一个远大的规划,要在几十年内,努力改变我国在经济上和科学文化上的落后状况,迅速达到世界上的先进水平。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决定一切的是要有干部,要有数量足够的优秀的科学技术专家;同时,要继续巩固和扩大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我国人民还要同世界各国人民团结一起,为维护世界的和平而奋斗。”    
“公私合营走得很快,这是没有预料到的。谁料得到?现在又没有孔明,意料不到那么快。去年李烛老在怀仁堂讲高潮,我那个时候还泼了一点冷水。我说,你那样太厉害,你要求太急了。又对他讲,要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要有秩序有步骤的来,不要搞乱了。”
1月26日,《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在 《人民日报》公开登载。《纲要》(草案)分前言和本文(即四十条)两部分。
1月 26日,毛泽东致信宋庆龄,他写道:
亲爱的大姐:   
贺年片早已收到,甚为高兴,深致感谢!江青到外国医疗去了,尚未回来。你好吗?睡眠尚好吧。我仍如旧,十分能吃,七分能睡。最近几年大概还不至于要见上帝,然而甚矣吾衰矣。望你好生保养身体。 
毛泽东
毛泽东所说江青到外国医疗,是江青在1955年7月第3次去苏联治病。据一个美国人描述说:
“她高烧很重,并且经久不退。体重急剧下降,使她瘦得不像人样。”
江青这次在苏联期间,周恩来曾经去看望她。
后来,江青在苏联没有治好病,就回到了国内。1956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正式任命军委主席毛泽东的秘书。毛泽东提名4人,他们是陈伯达、胡乔木、叶子龙、田家英。周恩来又提议加上江青,他的理由是:由江青任秘书,在工作的同时,也适合方便照顾毛泽东的生活。经过常委会讨论同意,最后定下5人为军委主席的秘书。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五大秘书”。“五大秘书”的分工是:陈伯达、胡乔木侧重政治、文书;叶子龙依然是主管机要;田家英、江青为日常秘书,江青侧重于生活方面。
此后,国内的医生为江青会诊,怀疑她是“子宫癌肿”。江青要去苏联放射治疗,于是,她在1957年第4次去苏联治病,终于彻底治愈了。
再说在冬季的一个星期天,天刚刚下过大雪。李敏正在复习功课,江青把她叫到自己的房间里,对她说:
“娇娇,我想让工作人员给你爸爸做个丝绵背心。刚才征求你爸爸的意见,你爸爸生气了,发脾气了,说不让做,你去劝劝他吧。”
李敏说:
“您们间的事儿,我怎么能管呀!”
江青说:
“你爸爸听你的,还是你去劝劝好。”
李敏点点头出了房间,心想:我去劝也准会碰钉子。平时,李敏到爸爸的房间,都是爸爸叫她去的;她要找爸爸,都要经过卫士通报一声,得到允许后,才能进爸爸的房间。这一次,李敏是江青叫她来的,所以就直接进了爸爸的房间。
“爸爸,您好!您……”
“哪个要你来的?”
毛泽东坐在沙发上,生气地说。
“是江青叫我来的。她说……”
“她叫你来干什么?”毛泽东站起来说:“走。你跟我走。”
李敏不知道爸爸要干什么去,赶忙帮助爸爸把棉大衣穿上,把帽子递给爸爸。毛泽东顺手把长长的灰色围巾拿来,折叠一下,用左手一撑 ,右手一套,左手一拽,在脖子上套好,拉着李敏就往外走。父女俩并排走出院子,漫步在南海的岸边,雪在他们的脚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你看,我穿着毛衣毛裤,又穿着棉大衣,冷吗?还做什么衣服!你莫听她的。莫要把自己搞得那么富嘛。能吃饱能穿暖就满不错了嘛。莫搞特殊!”
李敏见爸爸已经知道自己的来意,也就没有再劝他。她陪着爸爸慢慢的走着。毛泽东最喜欢雪,此时,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望着茫茫雪海,心情舒畅了。李敏回头看见卫士站在离她和爸爸不远的地方,就指着卫士说:
“爸爸,他们还在那儿等着哩。”
“走,我们该打道回府了。”毛泽东说罢拉着李敏,笑着向卫士们走去,还关切地说:“我的娇娃受冻了”
他伸出右臂,揽着李敏往前走。
1956 年1月,参加审判日本战犯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司法部的有关人员,已经集中在香山卧佛寺,开始紧张的筹备工作。 毛泽东对他们说:
“在一定的条件下,在敌人放下武器缴械投降之后,敌人中的大多数是可以改造好的,但要有好的政策,好的办法,要他们自觉改造,不能只靠强迫、压服。
犯了罪的人也要教育。动物也可以教育嘛!牛可以教育它耕田,马也可以教育它耕田、打仗,为什么人不可以教育他有新的进步呢?问题是方法和政策问题:采取帮助他们的方法,还是采取镇压的方法。采取镇压的方法,他们宁可死。你如果采取帮助他们的方法,慢慢来,1年,2年,8年,10年,绝大多数人是可以进步的。”
周恩来重述了毛泽东以前的指示,他说:
“对日本战犯的处理,不判处一个死刑,也不判处一个无期徒刑,判有期徒刑的也要极少数。这是中央的决定。”
周恩来还交代说:
“起诉书要把基本罪行搞清楚,罪行确凿后才能起诉。对犯一般罪行的不起诉。”
1月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隆重召开。全国各地的工人、农民、手工业和工商界政协委员,带着各地建设的喜讯,来到北京,向党中央、毛泽东报喜。
毛泽东亲切接见了参加第二次会议全体政协委员。
据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陈冠任的《治国录:毛泽东与1949年后的中国》一书记载:来自安徽省贵池县的政协委员龙冬花,已经是第二次来北京了。
原来这位童养媳出身的龙冬花22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带领乡亲们走上了互助合作道路。在1952年初春的贵池县乌沙大圩水涝灾害中,这位年仅23岁的互助组长10天10夜不下火线,带领群众抢险,被评为省级劳动模范。1953年她又被评为全国妇女积极分子。1954年春,龙冬花在长江沿岸圩区再次遭受的百年不遇的大水灾中,先后救出22人,还抢运出一批粮食,被乡亲们称作“不要命”的“龙恩人”。可她却说:“我是党员,应该这样去做。”是年4月间,她以全国妇女积极分子和幸福合作社社长的身份参加了全国妇女联合会会议,并在怀仁堂幸福的见到了毛泽东。龙冬花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心情非常激动。合影的时候她在第三排,因为大会规定与会人员不准随便走动,她便无法接近毛泽东。合影结束后,毛泽东等人就要走了,她心里一急就发狠向前挤,由于激动和慌乱一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旁边的人笑她说:“干嘛这么急?”龙冬花爬起来,红着脸说:“我要亲自向毛主席汇报合作化的喜讯呢!”此时毫无察觉的毛泽东已经走远了。摔了一跤还没有和毛泽东说上话,龙冬花十分遗憾。后来她又几次见到了毛泽东,不是相距太远,就是参加接见的人数太多,根本无法靠近毛泽东。
这一次龙冬花来北京参加政协二次会议,再次见到了毛泽东,但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当面向毛泽东汇报的打算不可能如愿。机会终于来了!就在会议安排毛泽东接见全体政协委员并照相合影时,龙冬花好不容易挤到了毛泽东身边,可她与刘少奇握了手已经激动得不行了。周恩来发现了她,问道:
“哎!姑娘,你是哪里人?”
龙冬花急忙回答说:
“我是安徽省贵池县幸福农业社社长,叫龙冬花。”
她和周恩来握了手,又朝毛泽东那里挤过去,一把抓住老人家的手,使劲的握着,由于过分激动已经说不出话了,两眼目不转睛的仰望着毛泽东那慈祥的面容,等到她被人们挤开时这才醒过来了,后悔了:见到毛主席,怎么那么笨,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啊!
1956年2月1日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在怀仁堂设宴招待出席第2次会议的全体委员们。毛泽东特意让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坐在自己的身边。他在同钱学森的交谈中说:
“新生的,最有生命力的东西,总是在同旧的、衰亡着的东西斗争中生长起来的。”
毛泽东还勉励钱学森要为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一些科技人员。
钱学森是在1935年8月作为清华大学公费留学生到美国留学的,专业是飞机设计。在美期间,他与卡门一起最早提出的高超音速流概念——高亚声速飞机采用的公式,就是以“卡门——钱公式”命名的。1943年,他与马利纳合作提出了一份《远程火箭的评论和初步分析》的研究报告,为美国四五十年代研究成功的地地导弹和探空火箭奠定了基础,成为美国复合推进火箭发动机导弹的先驱。钱学森归国前,美国五角大楼的海军部长金布尔声称:“我宁愿枪毙了他,也不让他离开美国!那些对我们来说至为宝贵的情况,他知道的太多了,无论到哪里,他都值5个师。”经周恩来授意王炳南在大使级会谈中与美国政府反复交涉,钱学森才于1955年9月17日踏上了归国的道路,10月8日经香港回到大陆。
且说陈冠任在中共党史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治国录:毛泽东与1949年后的中国》一书里,还记载了发生在2月1日招待晚宴上的一个有趣的小故事:
说是龙冬花委员与毛泽东只隔着几张桌子,宴会还没有开始,她就急不可待的来到毛泽东身边,向毛泽东敬酒。敬酒者本应站在右边,她却跑到了毛泽东的左边。周恩来向毛泽东介绍说:
“她就是安徽的女社长龙冬花同志。”
毛泽东正聚精会神的查看代表名单,听到周恩来介绍,立即放下代表名单,紧紧握着龙冬花的手,微笑着连连点头,说:
“好,好,姑娘你多喝,我少喝点。”
一名摄影记者“咔嗒”按下了快门,拍下了毛泽东接受龙冬花敬酒的那一瞬间。会后《毛泽东和农业劳动模范龙冬花在招待会上》的大幅照片刊载在全国各地报刊上。后来这张照片又被制作成年画,在全国各地流传。
且说龙冬花满满的一杯酒喝下去,激动得泪水涌流。毛泽东问她:
“姑娘,你那儿合作社有多大啦?”
龙冬花慌乱中急忙回答:
“有1000户了。”
毛泽东笑着摇了摇头,疑惑的问了一句:
“不会那么快吧?”
宴会很快就开始了,龙冬花忍不住又跑过去敬了毛主席一次酒。宴会结束后,她的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猛然想到:
“糟糕!刚才向毛主席汇报说错了话呀,入社户数只有500户,自己却说1000户了。这还得了!”
她回到宾馆后悔得暗自落泪,却又不敢声张。后来她回到贵池县将此事向县长如实作了汇报,要求组织上批评自己。谁知县长听后哈哈一笑,安慰她说:
“你说得没错!现在你那里入社户数已猛增到2000多户了!你说的不是多了一倍,而是少一倍了。”
龙冬花一块压在心头的石头才算落了地。
再说2月4日晚上,毛泽东、周恩来、陈毅在中南海怀仁堂,接见出席关于知识分子会议的文学艺术界的代表。毛泽东走到作家杜鹏程面前和他握手,问道:
“你现在在哪里工作?”
沈雁冰介绍说:
“他在西北的铁路建设工地。”
周恩来走过来说:
“就是宝成铁路工地。”
陈毅也说:
“往我的家乡修铁路啊!”
毛泽东望着杜鹏程说:
“李白的《蜀道难》,就是写的你们现在工作的那些地方的艰险的情景。不过‘蜀道’很快就不‘难’啰!”
毛泽东说罢,随意而动情的朗诵起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2月6日,清华大学教授、建筑学家梁思成应邀参加全国政协招待宴会。他托周恩来向毛泽东转呈一封信。毛泽东拆开一看,只见梁思成在信中写道:
“一个多月来,我内心不可抑制的要求,就是不仅仅从外面靠拢党,而是要求自己成为党的一个儿子。当我知道在今晚的宴会上将得到最大的幸福,将能陪同您坐在主席台上的时候,我不能抑制这‘再生的青年’的兴奋,在感情的推击下写了这封信,向您表达我心底深处最大的愿望和奋斗的最高目标。”
毛泽东看罢,甚是欣慰。他理解这位著名学者渴求进步的心情,明确表示主持梁思成的入党要求。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