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816核工程 >>816核工程 >> 特种兵经历锻炼了我
详细内容

特种兵经历锻炼了我

时间:2020-09-20     作者:韩奴元【原创】   阅读

我出生于山西省吕梁市韩家坡村一个穷山僻壤的小山村,祖祖辈辈以农为生,靠天吃饭。我的人生路漫长而简单,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也没有感人的事迹。但饱含酸甜苦辣,生离死别。      19 69年农历11月,响应祖国召唤应征入伍,因为解放军在人们的心目中是最光荣的,那个高兴大家都有体会。在出发那天,亲人们用泪眼欢送我们,让高兴和眼泪汇集在一起告别了亲人和老家。坐汽车.火车.轮船六七天才到达新兵训练地四川丰都。    (二) 部队生涯开始了,新训三个月很苦很累,使我学会了队列,投弹,射击。懂得了解放军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下了老连队,开始了国防核建设816工程。101团4连担任主导洞任务,由于保密关系,连队教育不知道的不问,知道的不说,所以我们只知道打坑道,一个坑道里同时有上百人干活,有打风钻的。填装炸药爆破的,扒渣的。往洞里通风的,推车往外运渣的,汽车拉渣,搭架被复的。我们连队的任务是坑道掘进,打炮眼爆破。我是风钻手,两人一部风钻。体力好的一人把两部风钻,时间紧任务急,为了抢进度常常打干眼,每个班3米的进度,两次爆破。洞内是炮声隆隆,硝烟弥漫,灯光暗淡。头顶上不时有石头掉下,脚下是淤泥水坑,虽然头戴柳条保险帽,根本就防不住,磕伤碰伤是经常的。坑道的环境是特殊的战场,面对的敌人就是石头,战士们说,我们工作的环境是上,下,左,右,前五块石头夹一块肉,手中的武器就是风钻,铁镐,铁锹,铁耙。带着防尘口罩还是挡不住石灰尘土,爆破的硝烟和汽车排出的尾气。呛的人眼直流泪,呼吸困难,但是战友们依然坚守岗位,风钻手双手震的发麻。极度的疲劳有时靠着钻杆打瞌睡,险象环生。每天下班一回来能洗个澡就是最大的满足,能吃上热饭然后睡上一觉就是最好的享受。每个人给家写信都是报喜不报忧,什么身体健康,工作顺利,饮食增加,全部是善意的谎言。因为工程保密,只字不能提打坑道的事。有战友到连队就喂猪,开玩笑说要知道当饲养员,还不如叫他爸来,他爸在家会养羊,养牛喂猪。那个年代部队的娱乐生活就是看看电影,宣传队演出,看各个连队打篮球比赛。星期天可以到几里外的白涛镇逛大城市,而且每个班出去是有比例的,其余的人就在宿舍写家信,洗衣服,会老乡,还有的偷偷看看对象照片,想家了掉上几滴眼泪。 (三) 冯富金的牺牲,对我的打击很大。眼看着一个朝夕相处,鲜活的生命突然没有了,生活中失去一位好战友,老乡,知心朋友,加之在坑道里吸入过量的有害气体及过度劳累,从此我身体每况愈下,思想负担重。十月份住了医院,经检查是矽尘肺结核病。住院第二天早上就大口的吐血,把医生可吓坏了,一会就来了六七个医生,让我躺在床上不让动,每天打针输液,大把大把吃药。吃半流食,就三片桃红饼干和一小盅桃红水,过了一星期才让我起床下地。当时病情是多么的痛苦,吃不下睡不着,每天晚上要吃好几片安眠药,五个月病情不见好转。那时的心情常人是不会理解的,由于自己对病情不理解,想到和自己一起来的老乡身体很健康,偏偏把我折磨成这个样子,将来落下残疾谁来养活我?所以我和医生吵了一架离开了医院,跑在长江乌江边上玩,就是不回医院去,打闹玩耍,吃喝,很快两个月就过去了,回到医院一检查病好了。 (四)    1973年5月份离开了医院,回到连队后,才知道3月份连里就宣布我退伍了。当时我不愿意回家,还穿工作服去上班,指导员把我叫回来,每天给我说好听的烦死我了……在部队又住了两个月,指导员天天找我谈话就回家了。 回来后因不能参加生产队劳动,队长照顾我放羊,因为当兵生病还享受定期补助。我有时走村串户修锁配钥匙,修理缝纫机,除了体力活什么能干就干什么,维持了一家人的生活。        漫漫人生路是用笔写不完的,不寻常的特种兵经历锻炼了我的意志,给了我生活的信心。给了我克服困难的勇气。没有部队生活就没有我的今天。       感恩特种兵!       感谢部队对我的教育!            韩奴元                2017年8月15日   于吕梁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