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589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589

时间:2020-09-24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589

 

 

260

“我们要熟悉外国的东西,要读外国书。但是,并不等于中国人要完全照外国办法办事,并不等于中国人写东西像翻译的一样。中国人还是要以自己的东西为主。要反对教条主义。在政治上我们是吃过亏的。什么都学习俄国,当成教条,结果是大失败,把白区搞掉几乎是百分之百,根据地和红军搞掉百分之九十,使革命的胜利推迟了好些年。”
话说1956年6月14日下午,毛泽东接见了全国科学发展规划会议的与会代表们,他在讲话中说,感谢科学家们为祖国科技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他还赞扬了数学家华罗庚所取得的成就和忘我的工作精神。
华罗庚听了毛泽东的讲话深受鼓舞。
6月14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一个党内指示,他写道:
各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
现将两件调查材料发给你们参考。一件是谭震林同志关于湖南攸县农村情况的报告,一件是河北省委关于河北省农业和副业产值中各种产物所占的比例。两件材料都说明,有必要号召各农业生产合作社立即注意开展多种经营,才能使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社员每年增加个人的收入,否则就是一个很大的偏差,甚至要犯严重错误。河北省的粮食产值只占该省全部农业产值的百分之二十八多一点,而粮食以外的农产物则占百分之七十一多一点,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数目字。河北省产棉花较多,产粮食较少,其它各省情形与此有些不同,但是粮食产值似乎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而粮食以外作物及副业的产值至少占百分之五十,或者在百分之五十以上。我们如果不立即注意这个问题,不论在社员的收入方面,合作社的积累方面,国家的积累方面,势必都要大受影响。因此请你们自己,并且通知专、县、区、乡直到合作社,都对这个问题做一调查,加以分析,算出一笔粮食与非粮食产值比例的账,借以教育干部和群众。
中央
6月中旬,刘少奇主持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了此时经济建设中存在的问题。
6月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届第3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周恩来在大会上就经济建设问题作了政府工作报告。他在肯定成绩的基础上,提出了克服急躁冒进是经济建设中急待解决的问题。
6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由中央宣传部起草、经刘少奇、陆定一、胡乔木等人审定的社论:《要反对保守主义,也要反对急躁情绪》。
社论中说:在最近一个时期中,在有些工作中发生了急躁冒进的倾向,这种情况是值得我们严重注意的。
社论对经济建设中的急躁冒进倾向进行了公开的批评,阐述了毛泽东提出的多快好省的方针,强调“在执行中央的这条方针的时候,不能只注意多和快,而不注意好和省。”
此前,这篇社论成稿后,经过刘少奇等人的审阅修改,最后又由刘少奇定稿,尔后才送给毛泽东审阅。身在外地的毛泽东早已知道了北京反冒进的新动向,他一见《要反对保守主义,也要反对急躁情绪》这个题目,就很不客气的在他的名下批道:“不看了。”
也就在6月20日这一天,毛泽东在上海西郊的一个别墅里,接见了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大杰。
此时,刘大杰正在学术上就蔡琰的《胡笳十八拍》与郭沫若争鸣,又为中国文学的现实主义问题与茅盾展开了讨论。毛泽东见到刘大杰,幽默地说:
“你现在和沫若不睦,和沈雁冰矛盾。你这个战斗精神,希望能继续发扬下去嘛。你参加百家争鸣,不要怕丢掉名誉地位。”
毛泽东在谈到李商隐时说:
“李商隐的《无题》诗要一分为二,不要一概而论。”
他在谈到《贾生》一诗时,问刘大杰说:
“你能背得出吗?”
刘大杰立即用湖南乡音吟诵道: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毛泽东听罢,感叹道:
“写得好哇!写得好!”
毛泽东最后就学术争鸣问题,鼓励刘大杰说:
“要多商量,宁肯存疑,不要轻易做结论。真理是会越辩越明的。还是要投入到百家争鸣当中去。”
6月28日,毛泽东会见了罗马尼亚驻中国大使尼古拉.乔洛尤,他在谈话中说:
“你可以找我们政府各部、军队、党和群众团体的负责人谈谈。你希望同谁谈,你就可以找谁。如果同你谈的人只谈成绩,不谈错误和缺点,那么他们就没有反映现实的真实情况。经验多一些的人是不会相信这些的。我们不要迷信,认为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一切都是好的。事物都有两面:有好的一面,有坏的一面。在我们的社会里,一定有好的东西,也有坏的东西,有好人,也有坏人,有先进的,也有落后的。正因为是这样,我们才要进行改造,把坏的东西改造成为好的东西。我们必须准备着还有坏的东西,否则一个问题出来了,就会认为不得了了。过去认为苏联是没有错误的,现在斯大林问题出来了,许多人就惊讶不止。世界是美丽的,但也不是美丽的,世界上有斗争,有矛盾。希望一切都是好的,这是我们的主观,而现实是客观。世界上有好的东西,也有坏的东西,自古以来是这样,一万年后也会是这样。正因为世界上有坏的东西,我们才要改造,才要做工作。但是我们不会把一切都做好,否则我们的后代就没有工作可做了。”
“我们要使错误小一些,这是可能的。但否认我们会有错误,那是不现实的,那就不是世界,不是地球,而是火星了。”
1956年7月6日至14日,毛泽东先后6次召集起草委员会,讨论八大政治报告初稿。
7月14日,毛泽东会见了危地马拉前总统阿本斯,在谈话中提出了“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他说:
“美国到处打着反共的招牌,为着达到侵略别人的目的。
美国到处欠账。欠中南美国家、亚非国家的账,还欠欧洲、大洋洲国家的账。全世界,包括英国在内,都不喜欢美国。广大人民都不喜欢美国。日本不喜欢美国,因为美国压迫日本。东方各国,没有一国不受到美国的侵略。它侵略中国的台湾省。日本、朝鲜、菲律宾、越南、巴基斯坦,都受到美国的侵略,其中有些还是美国的盟国。人民不高兴,有些国家的当局也不高兴。
一切受压迫的民族都要独立。
一切会有变化。腐朽的大的力量要让位给新生的小的力量。力量小的要变成大的,因为大多数人要求变。美帝国主义力量大要变小,因为美国人民也不高兴本国的政府。
“现在美帝国主义很强,不是真的强。它政治上很弱,因为它脱离广大人民,大家都不喜欢它,美国人民也不喜欢它。外表很强,实际上不可怕,纸老虎。外表是个老虎,但是,是纸的,经不起风吹雨打。我看美国就是个纸老虎。
整个历史证明这一点,人类阶级社会的几千年的历史证明这一点:强的要让位给弱的。美洲也是这样。
只有帝国主义被消灭了,才会有太平。总有一天,纸老虎会被消灭的。但是它不会自己消灭掉,需要风吹雨打。
我们说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是从战略上来说的。从整体上来说,要轻视它。从每一个局部来说,要重视它。它有爪有牙。要解决它,就要一个一个的来。比如它有10个牙齿,第一次敲掉一个,它还有9个,再敲掉一个,它还有8个。牙齿敲完了,它还有爪子。一步一步的认真做,最后总能成功。
从战略上说,完全轻视它。从战术上说,重视它。跟它作斗争,一仗一仗的,一件一件的,要重视。现在美国强大,但从广大范围、从全体、从长远考虑,它不得人心,它的政策人家不喜欢,它压迫剥削人民。由于这一点,老虎一定要死。因此不可怕,可以轻视它。但是,美国现在还有力量,每年产一亿多吨钢,到处打人。因此要跟它作斗争,要用力斗,一个阵地一个阵地的争夺。这就需要时间。
看样子,美洲国家、亚洲非洲国家只有一直同美国吵下去,吵到底,直到风吹雨打把纸老虎打破。
“要帝国主义干什么?中国人民不要帝国主义,全世界人民也不要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无存在之必要。”
7月15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八大政治报告草稿。
7月16日,毛泽东和他的秘书林克一起读英文本《共产党宣言》,其中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有这样一段话:“这些基本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毛泽东指着这段话说:
“可惜教条主义者不懂得这个道理。”
毛泽东几次对林克说:
“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社会主义时代,出现了新的一系列的问题,如果不适应新的需要,写出新的著作,形成新的理论,也是不行的。”
1956年仲夏的一天,毛泽东邀请在北京开会的周谷城到中南海去。汽车一直开到中南海露天游泳池旁边。毛泽东身穿浴衣,坐在凉棚底下,见周谷城来了便站起来,紧紧握手。寒暄之后,毛泽东问:
“你能游泳吗?”
周谷城说:
“少年时在家乡的小河里或池塘里,也可以浮游几十码,不知现在还浮得起否?”
毛泽东说:
“试试看。”
于是,两人换了泳装,一同下水。毛泽东从深水处下水,周谷城则从淹到脚背的浅水处小心翼翼的往下走,一直不敢到能够没顶的深水里去。在深水区悠然自得的毛泽东见周谷城仍在浅水区里,便招呼道:
“来呀!”
周谷城打趣地说:
“我这个人哪,是既不能由浅入深,也不能深入浅出。”
毛泽东只好叫工作人员用竹竿递给周谷城一个救生圈。二人游了多时,方才上岸休息。
毛泽东坐在藤椅上,拿起一本线装的《汉书》,翻到列传第39《赵充国》那一段,他说:
“赵充国这个人,当年主张西北边疆屯田,很能坚持真理,坚持正确的主张。”
赵充国是汉武帝时的大将,是中国历史上在西北屯田戍边的一个著名人物。毛泽东接着说:
“赵充国的主张,开始时赞成者不过十分之一二,反对者达十分之八九。可是到了后来,他的主张逐渐被人接受了,最后,赞成者十之八九,反对者只有十之一二。可见真理要被人接受,总要有一个过程,无论是在过去的历史上,还是现在,都是这样。”
周谷城告辞时,毛泽东又鼓励他在学术上要敢于争论,不要害怕犯错误。
7月19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八大政治报告草稿。
7月23日下午5时,毛泽东到了北戴河海滨。此后,他几乎每天都要下海游泳,有时一天下海两次。
在北戴河的28天里,毛泽东先后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和八大两个报告的起草委员会会议,对政治报告、党章、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进行仔细推敲和认真修改。
1956年夏,王鹤滨从苏联回国度假,他一家4口到北戴河看望在那里开会的毛泽东。
王鹤滨接到通知去看毛泽东时,已经过了午夜。王鹤滨爬上了一个小山坡,来到一所房屋的大门前,这所宅院原来是张作霖的别墅。值班卫士把他让到院内。此时,毛泽东从北房中间的门里出来了,他抬头看了一下高悬的明月,抬起双手把单衣领口的扣子扣上。王鹤滨向毛泽东轻轻的靠近了一步,毛泽东发现了他,惊喜地喊道:
“咳呀!这是谁来了呀!”
说罢,转过身去,对着北房门喊道:
“江青,你看是谁来啦!”
他又对王鹤滨说:
“王医生,毕业回国啦?”
他把手伸向王鹤滨。王鹤滨双手紧紧的握着毛泽东的手说:
“回国过暑假,来看望主席,还有1年多就毕业了。”
江青从北房里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深色的衣裙,与王鹤滨打过招呼后问道:
“王医生,我们的信你收到了吗?”
王鹤滨说:
“收到了。”
江青说:
“主席和我很感谢你去莫斯科看了岸青。我去莫斯科疗养时,接到你的电话,你说来,怎么没有来呀?”
“我出了大使馆,没有找到去克里姆林宫医院的路,又不好意思请大使馆派车。”
王鹤滨解释了以后,见江青没再说什么,就问候毛泽东说:
“主席身体好吧?”
“很好,很好。工作之余就下海游泳,益处很大,虽然跌了几斤肉,但却感到身体很好,精神也很好!”
毛泽东说罢,笑着看看自己的双臂,又用手摸了一下。王鹤滨也高兴地说:
“主席的身体看上去很好,很好!在海水中游泳,是非常好的体育运动。”
毛泽东说:
“游泳的确很好,你来北戴河要多住几天,好好的在大海里游游泳吧!”
他忽然又问:
“吃住安排好了吗?”
王鹤滨说:
“安排好了,由保健处安排的。”
王鹤滨感觉毛泽东要工作了,不便久留,就向毛泽东和江青告辞。毛泽东说:
“那好,你要多住几天。”
1956年8月16日,中国政府发表了关于支持埃及收回苏伊士运河公司的长篇声明。
此前,毛泽东在声明稿中批示道:
“似应有几句劝告英、法政府不要做出违反世界人民和平意志的事,不要过于激动和走极端,致使事态扩大,不利于世界和平,也不利于英、法。”
8月20日,毛泽东从北戴河回到北京。
8月22日,毛泽东中南海勤政殿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七届七中全会第1次会议,他在谈到八大的政治报告时说:
“这一次重点是建设,有国内外形势,有社会主义改造,有建设,有人民民主专政,有党,报告里面有这么几个大题目,都可以讲。但是重点是两个,一个是社会主义改造,一个是经济建设。这两个重点中,主要的还是建设。这个报告的主要部分,3万字中有三分之一是讲建设。”
关于大会发言问题,毛泽东说:
“可以组织一些短稿子,比较生动。对工作要有批评,要有自我批评,要有分析,5分钟的发言也可以有分析。如果我们开一次会议没有批评,净讲一套歌功颂德,那就没有生气,那无非只有一个‘好’字就行了,还要多讲干什么?但不是说,每一个稿子一定要批评什么东西,如果没有批评根本就不许讲,那也不好。”
8月24日,毛泽东审阅了刘少奇送来的八大政治报告的一部分草稿及刘少奇的信。刘少奇在信中说:“这是我写的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和统一战线的一段,下面还有民族问题和国家工作中若干问题在继续写。特先送上这一部分,请审阅,看是否可以这样写?这一段的题目还没有想好。”
毛泽东批示道:
“此件已经看了一遍,改得很好。我又做了一些小的修改,请酌定。觉得文中还有一些重复拖累的地方,还可以删节一些,可待下月上旬去改。
这里已经讲了统一战线,李维汉写的关于统一战线那部分,似乎可以不要了。
8月24日这一天,毛泽东在怀仁堂东北角一间平房里同周恩来、朱德、陈毅、周扬、夏衍一起,同中国音乐家协会负责人谈话,他说:
“艺术上的基本原理有其共同性,但表现形式要多样化,要有民族形式和民族风格。一棵树的叶子,看上去是大体相同的,但仔细一看,每片叶子都有不同。有共性,也有个性,有相同的方面,也有相异的方面。这是自然法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法则。作曲、唱歌、舞蹈都应该是这样。
说中国民族的东西没有规律,这是否定中国的东西,是不对的。中国的语言、音乐、绘画,都有它自己的规律。过去说中国画不好的,无非是没有把自己的东西研究透,以为必须用西洋的画法。当然也可以先学外国的东西再来搞中国的东西,但是中国的东西有它自己的规律。音乐可以采取外国的合理原则,也可以用外国乐器,但是总要有民族特色,要有自己的特殊风格,独树一帜。
“我们要熟悉外国的东西,读外国书。但是并不等于中国人要完全照外国办法办事,并不等于中国人写东西要像翻译的一样。中国人还是要以自己的东西为主。”
“地球上有27亿人,如果唱一种曲子是不行的。无论东方西方,各民族都要有自己的东西。西方国家发展了资本主义,在历史上是起了作用的。但是现在世界的注意力正在逐渐转向东方,东方国家不发展自己的东西还行吗?”
“中国的豆腐、豆芽菜、皮蛋、北京烤鸭是有特殊性的,别国比不上,可以国际化。穿衣吃饭也是各国不同。印度人穿的衣服就和中国人不同,它是适合印度的环境的。中国人吃饭用筷子,西方人用刀叉。一定说用刀叉的高明、科学,用筷子的落后,就说不通。”
贺绿汀插话说:
“美国只有一二百年的历史。”
毛泽东说:
“历史久,有好处也有坏处。美国历史短,也许有它的好处。把老传统丢掉,人家会说是卖国,要砍也砍不断,没有办法。但是要回顾那么久的历史,是有些麻烦。”
“要反对教条主义。在政治上我们是吃过亏的。什么都学习俄国,当成教条,结果是大失败,把白区搞掉几乎是百分之百,根据地和红军搞掉百分之九十,使革命的胜利推迟了好些年。这就是因为不从实际出发、从教条出发的缘故。教条主义者没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
“民族形式可以掺杂一些外国的东西。小说一定要写章回小说,就可以不必;但语言、写法,应该是中国的。鲁迅是民族化的,但是他还主张过硬译。我倒赞成理论书硬译,有个好处,准确。”“吸收外国的东西,要把它改变,变成中国的。鲁迅的小说,既不同于外国的,也不同于中国古代的,它是中国现代的。”
谈话结束后,毛泽东与参加全国音乐工作会议的2000多名音乐工作者一起合影留念。
黎锦晖参加了全国第3次音乐工作代表大会。毛泽东知道后,单独接见了他。毛泽东回忆了当年他们青年时代在长沙求学的往事。
黎锦晖,字均荃,出生于1891年,在黎家排行老二。他曾与老大黎锦熙一同考入湖南省立第一中学读书,后入省立优级师范习绘画音乐科。20年代末在上海创办中华歌舞专门学校,后又组建明月歌舞社。他是著名的现代音乐家和音乐教育家。
毛泽东对黎锦晖说:
“陈毅同志在井冈山和中央苏区时期,曾用你创作的《桃花江上美人多》的曲子填词,把“桃花千万朵,比不上美人多”,改成“红花千万朵,送给红军哥”。
毛泽东说罢,两人相对笑了起来。
8月29日凌晨3时,刘少奇把修改后的八大政治报告中关于民族问题、共产党、国际支援3部分送给毛泽东审阅。他在附信中说:“昨天早起把以前写的稿子推翻了,所以这段稿子今天才写好。有4700多字。请审阅,看是否可以这样写?请看完后要高智通知我到主席处谈一谈如何修改这一大段的问题。前面统一战线部分有些同志提出了修改意见,其中有些原则性的问题,要请示后才好修改。”
毛泽东在给刘少奇的复信中写道:
“这一部分改得很好,字数不多,清爽好看。前一部分盼能迅速加以修改。今天晚上10时左右准备开书记处会议谈一些事。”
8月30日,毛泽东审阅刘少奇送来的八大政治报告序言、国际形势和国内形势、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3部分修改稿,以及政治报告各部分的编排顺序。刘少奇在附信中说:“这一段已加修改。按实际计算不到12000字,按版面计算有13000多字。请再加审阅。在各节的编排上是否这样做?请考虑。其中国防问题排在华侨问题后面,似不大妥,但不这样,华侨问题又不好放在其它地方。似还可以考虑把华侨问题同民族问题合成一节,它们联系虽不多,但可以摆下。请酌定。”
毛泽东在复信中写道:
“可以这样编排,将来再考虑是否变动。在国防问题上还可以讲几句人民解放军的英勇奋斗的鼓励话。”
8月30日晚,毛泽东在中南海怀仁堂主持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预备会议第1次会议。他在讲话中说:
“今天开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预备会议。预备会议要开十几天,要做的主要事情,一是准备大会文件,二是进行中央委员会的预选,三是准备大会发言稿。”
“这次大会要解决什么问题,达到什么目的?总的说来,就是总结七大以来的经验,团结全党,团结国内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而奋斗。”
“我们的党是伟大的党,我们的人民是伟大的人民,我们的革命是伟大的革命,我们的建设事业是伟大的事业。6亿人口的国家,在地球上只有一个,就是我们。过去人家看我们不起是有理由的。因为你没有什么贡献,钢一年只有几十万吨,还拿在日本人手里。国民党蒋介石专政22年,一年只搞到几万吨。我们现在也还不多,但是搞起一点来了,今年是400多万吨,明年突破500万吨,第2个五年计划要超过1000万吨,第3个五年计划就可能超过2000万吨。我们要努力实现这个目标。”
毛泽东提出了一个赶上和超过美国的设想,他说:
“美国只有一亿七千万人口,我国人口比它多几倍,资源也丰富,气候条件跟它差不多,赶上是可能的。应不应该赶上呢?完全应该。你六亿人口干什么呢?在睡觉呀?是睡觉应该,还是做工作应该?如果说做工作应该,人家一亿七千万人口有一万万吨钢,你六亿人口不能搞它2万万吨、3万万吨钢呀?你赶不上,那你就没有理由,那你就不那么光荣,也就不那么十分伟大。美国建国只有180年,它的钢在60年前也只有400万吨,我们比它落后60年。假如我们再有50年、60年,就完全应该赶过它。这是一种责任。你有那么多人,你有那么一块大地方,资源那么丰富,又听说搞了社会主义,据说是有优越性,结果你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你像个什么样子呢?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的球籍!所以,超过美国,不仅有可能,而且完全有必要,完全应该。如果不是这样,那我们中华民族就对不起全世界各民族,我们对人类的贡献就不大。”
关于继承党的优良传统问题,毛泽东说:
“这次大会应当继续发扬我们党在思想方面和作风方面的优良传统,把主观主义、宗派主义这两个东西切实反一下,此外,还要反对官僚主义。官僚主义那个东西我今天不讲,只讲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这两个东西,扫了又发生,发生了又要扫。”
“斯大林为什么犯错误呢?就是在一部分问题上他的主观和客观实际不相符合。现在我们的工作中还经常有许多这样的事情。主观主义就是不从客观实际出发,不从现实可能性出发,而是从主观愿望出发。”“现在,我们反对的是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的主观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一定要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如果不结合,那就不行。这就是说,理论与实践要统一。理论与实践的统一,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按照辩证唯物论,思想必须反映客观实际,并且在客观实践中得到检验,证明是真理,这才算是真理,不然就不算。我们这几年的工作是有成绩的,但是主观主义的毛病到处都有。不仅现在有,将来还会有。主观主义永远都会有,一万年,一万万年,只要人类不毁灭,总是有的。有主观主义,总要犯错误。”
在谈到反对宗派主义的时候,毛泽东幽默地说:
“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全局,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全局,一个地球有一个地球的全局。现在地球以外不去讲,因为交通路线还没有打通。如果发现火星或者金星上有人,那个时候我们再来交涉关于团结他们,建立统一战线的问题。”
“反对宗派主义,特别值得谈一下的,就是要团结那些跟自己做过斗争的人。他跟你打过架,把你打倒在地,你吃了亏,脸上无光,而你并不那么坏,却封你一个‘官’,叫机会主义者。至于打得对的,那就应该打,你本来是机会主义,为什么不应该打呢?”“所谓团结,就是团结跟自己意见分歧的,看不起自己的,不尊重自己的,跟自己闹过别扭的,跟自己做过斗争的,自己在他面前吃过亏的那一部分人。”“从前我讲过,对于任何有缺点的人,犯过错误的人,不仅要看他改不改,而且要帮助他改,一为看,二为帮。”
关于中央委员会的选举问题,毛泽东说:
“我们选举王明路线和立三路线这两位代表人物是表示什么呢?这是表示我们对待这种犯思想错误的人,跟对待反革命分子和分裂派(像陈独秀、张国焘、高岗、饶漱石那些人)有区别。”“七次大会的时候,我们说服了那些同志,选举了王明、李立三。那末,七大以后这11年来,我们有什么损失没有?毫无损失,并没有因为选举了王明、李立三,我们的革命就不胜利了,或者迟胜利几个月。”“如果我们‘八大’对他们两位采取的态度还是同‘七大’的态度一样,那我们党就可以得到一种利益,得到一种好处,就是对于改造全国广大的小资产阶级比较容易些。这在全世界也有影响。”
8月31日凌晨3时,毛泽东审阅完了八大政治报告中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两部分修改稿。他在给陈伯达、刘少奇的信中写道:
“此部分修改得很好,可以作为定稿了。我只做了一些小的修改,请酌定。请伯达即行着手对‘国家政治生活中的若干问题’进行修改,在9月5日以前改好,打清样于9月5日晚上送阅为盼!”
清晨6时,毛泽东致信胡乔木并刘少奇,他写道:
“请你利用今天上午的时间,将报告的头几部分——导言,国际形势和国内形势,总路线,过细修改一下,缩小到8000字左右就好。改好后,即送少奇同志汇总看过,送我一看,以便下午或晚上会谈时和其它部分编辑付印。”
1956年9月4日,毛泽东嘱咐陆定一把八大政治报告中关于社会主义建设部分的修改稿送给陈云,并要求在5日晚10时以前把陈云的修改意见送给他看。
9月4日这一天,毛泽东接见由日本前陆军中将远藤三郎率领的旧军人代表访华团。他在谈话中说:
“你们虽然过去和我们打过仗,一切愿意再来看看的旧军人我们都欢迎。……比起那些左派人士,我们更愿意见到右派人士,特别是远藤先生这样的军人。”
后来,远藤三郎回国后组织了日中友好旧军人会,为促进中日友好关系发挥了积极作用。
9月5日,陈云在给毛泽东的信中说:“有几个地方与定一、乔木商量后改了一下。商业一节,还有一些修改,稿子在乔木处,由他改好后送我看,再送你。”
9月6日凌晨2时,毛泽东看罢经陈云修改的稿子,立即给胡乔木写了一个批语:
“建设部分,除商业外,又看了一遍,用铅笔作了一些修改。请你将商业部分改好,于今天下午送我一阅,再送少奇同志。”
9月7日晨6时,毛泽东要人将政治报告中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两部分送给周恩来。他在给周恩来的信中写道:
“政治报告头几部分修改了以后,请你继续修改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两部分。这几部分今天一定要修改完毕,今晚一定要交付翻译,否则就来不及了。”
上午10时,毛泽东又给周恩来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你担任的建议和报告两件,亦须于9日交付翻译,请将最后修改本于8日交我看一下。”
毛泽东在信中所说的“建议”和“报告”,是指由周恩来主持起草的《关于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建议》,以及关于这个建议的报告。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