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816核工程 >>816核工程 >> 体检才发现我在部队时断过一根肋骨
详细内容

体检才发现我在部队时断过一根肋骨

体检才发现我在部队时断过一根肋骨

李海生

2018年6月20日,退管处为油田关工委成员专门安排了一次体检。这是我退休5年来进行的第二次体检。这次体检前脑子发晕已经有两年多了。所以自费作了脑核磁(虽然显示脑内没长东西,但有供血不足,疑似有轻微脑梗问题。后来到空军总医院找范恒华博士诊断,说检查没问题,但有严重的颈椎病,需要手术治疗)。这次体检报告显示有“肝内钙化灶、前列腺钙化灶、双侧颈动脉斑块等”问题,专家说我体质总体还算不错。这得益于我长期坚持锻炼、喜欢吃清淡食品、不吸烟、饮酒也能适当控制。但体检报告中讲:“左侧第3肋骨陈旧性骨折(已痊愈)”,这倒是我没想到的。怎么会有骨折呢?心里总觉得有点忐忑。后来,把当年日记找出来看看,找到了可能发生的两种原因:

一次是1974年的3月28日晚,部队正在看电影,就听到师部大院广播,紧急结合,火速前往涪陵城老东门救火。据后来了解,老东门中部有个木器厂,那天,厂里烤一些木料(是用锯末面烤制,不能见明火)。本来是不能离开人的,可那位值班师傅却离开回家吃饭去了。风一吹慢慢锯末面成了明火,把木器厂的木材点燃,瞬间形成熊熊大火,把乌江江面都映得通红。老东门一条街有千余户人家,全是木板结构,哪天晚上风刮的也很大。若不及时扑灭,就会火烧连营,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师部通信连、特务连和涪陵军分区独立营是扑火主力。到达现场,才发现问题相当严重。一些老百姓乱哄哄地只顾抢自己的东西,老街街道狭窄,消防车开不进来,两边部队的领导紧急会商(我记得我们部队指挥扑火的首长是机要科的曹风亭副科长),军分区独立营负责北面,我们师的部队负责南面,两头夹击,同时各拔掉十几米民房,让火烧到这里自灭,除此没有别的办法。

我当时正在拆一座木板楼的墙板,我使出全力仰头拼命拉倒一条木板时,突然不知谁从楼上面扔下来一只大木盆,正好砸在我的胸脯上,我一屁股坐倒在一块木板上,木板上面有一根铁匠自己打的方形铁钉正好扎进了我的屁股,当时疼的我差点晕了过去。我坚持爬了起来,继续和战友们抢拔,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终于扒开了十几米的开阔地。随后将大火扑面。为此,我还受连嘉奖一次。当然这个原因比较牵强,可能性不大。

第二次是1975年,我所在的部队驻扎在陕西省西安市。6月25日,我乘战友冯连营开的“750”摩托车,到市里办事。途经大庆路,在距离西安电缆厂大约1000米处时,厂门口突然蹿出一台“解放车”。按交通规定我们是在主干线上正常行驶,这辆车出厂门时应该慢速行驶,可不知是个啥样的司机,从电缆厂飞快冲了出来,横穿主路。我们当时的车速至少在60迈∕小时以上,要是继续往前开,非钻到那辆汽车底下不可。我一看情况不好,连忙喊“小冯,快往左打!”小冯一愣,马上往左打。由于方向打得太急,一下子翻在地上。我被摩托车边篼压住动弹不得,小冯双手正好碰在排气管上,烫得直叫,我急吼:“还愣什么,快记车号。”如不记下车号,这次事故的原因就找不出,倒霉的还是我们自己。小冯记住了车号,一会来了不少围观的好心人,把摩托车抬了起来,把我也扶了起来,问我伤得重不重,我说“问题不大”。这些好心人帮我们拦了辆地方的车,把摩托车抬到车上,送我们回到部队。当天下午,部队和莲湖区交警队根据我们提供的车号找到了汽车司机单位——西安有色金属冶炼厂,并吊销了司机的驾驶执照。交警大队和部队人员到现场测量:左边不到半米,是一棵大树,右边不足一米是盖楼的预制板,我们恰好翻在中间,真是万幸。警察连声说是菩萨保佑你们了。因为我的胸部被压伤,一喘气就疼痛难忍,回部队医院也没做全面检查,只给吃点消炎止痛的药,一周以后就正常工作了。

要是那年作个胸透,就会发现左侧第3肋骨断或裂缝了。回过头来想,自己“左侧第3肋骨陈旧性骨折”能够很快愈合,与年龄有很大关系。那年是我参军的第6年,二十二岁,年轻力壮,基本没当回事。后来我与朋友们聊天说出此事,他们说“要是当年发现了,你可以评残呀,每月会领一笔不小的补助金。”但我觉得,能够平安度过一生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就算为国家做一份奉献吧。

通过这次体检,我感觉到,人的心态对身体健康非常重要,假如当年自己知道了一根肋骨断过,可能要增加一些心理负担,对以后的身心健康带来一定影响,不知道反而避免了这一点。由此,我又一次悟出几点心得:一是人的生命很可贵,但也很脆弱;二是有病不可怕,关键要找到病因,“对症下药”治疗;三是正确面对现实,随着年龄增长,人就如同一架机器,零部件该保养保养,该维修维修;四是尊重自然规律,正确笑对人生。这才是正确的人生态度。

 

(2019年12月重新整理)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