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军史钩沉 >>军史钩沉 >> 战斗在三线建设第一线的军委工程兵54师
详细内容

战斗在三线建设第一线的军委工程兵54师

战斗在三线建设第一线的军委工程兵54师
——参与816工程建设纪事

  2010年4月在重庆举办的2010年中国国内旅游交易会上,神秘的中国816核军工洞旅游项目正式向社会开放。作为过去严格保密的的核工厂实体,816以旅游产品的形式对大众开放,在世界上独一无二。我们原军委工程兵54师100名战友,作为当年的建设者代表应邀参加会议和游览活动感到很荣幸,特别是故地重游、睹物思人、眼前的一草一木都勾起我们这些曾经的建设者对过去轰轰烈烈战斗岁月的深切回忆。
    816军工洞体是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修建的中国第二个核工业基地,位于重庆市涪陵区白涛街道(原白涛镇)的金子山中。修建地下核工厂,它的主要作用是为生产原子弹服务。在白涛镇开凿洞体,建设原子能反应堆,规划主要生产钚239核燃料,而不是核原料。据悉,816堆是石墨水冷反应堆,是生产、发电两用的洞内工程。洞体工程除了反应堆部分,还有另一重要组成部分———废料处理部分,包括废水、废燃料棒等有污染废物的处理。  
    白涛镇地处川东山脉的金子山脚、著名的乌江下游北岸,是当时白涛区领导机关所在地。居民不到200户,人口不到2000人。现在属重庆市涪陵区,行政区划为白涛街道。这里依山傍水、山峦起伏,翠柏葱葱、安全隐蔽,距816工程最近的洞口只有2至3公里。为保密,白涛的地名也曾随之从地图上一度消失。                  
    在白涛新镇附近的涪陵至武隆公路上,遥望乌江对岸的金子山,就可看到半山腰一根高高耸立的近150米的“烟囱”,“烟囱”通向地下100米左右深处便是庞大的816军工洞体,这根从来没有冒过烟的假烟囱其实是地下的排风口。816工程体系庞大复杂,完全隐藏在一处毫不起眼的山体内部。洞体内厂房进洞深度400米左右,顶部覆盖层最厚达200米,核心部位厂房的覆盖层厚度均在150米以上。据专家评估,816工程乃世界“世界第一人工洞体”。洞体可以承受100万吨TNT当量氢弹空中爆炸冲击,还能抵抗8级地震的破坏,是一处理想的战备工程;洞体总长约20余千米,共有大小19个洞口,道路、导洞、支洞、隧道更是多达130多条。在一座貌似普通的大山里,宛如蜘蛛网的建筑布局犹如迷宫,如果没有人指点,很难分辨出哪里是出口,哪里是进口,稍不注意,就会迷失洞中。816工程的核心——核反应堆大厅是洞内最大的洞室,高达79.6米,上下9层,相当于现在的20多层楼房高,与一个标准的足球场相差无几。现在这里能看到当年准备生产核武器的一些设备,包括主控电脑室等,尽管大多都已废弃或拆除,但处处留给人的还是神秘和震撼。“816核工程的伟大足以和三峡大坝媲美”,这是国际著名景观大师、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在此前对816核军工洞进行实地探访时发出的感慨。南开大学旅游开发研究中心主任、硕士生导师董观志教授曾主持深圳华侨城、参与明斯克航母等旅游项目开发,他进洞考察后,赞叹该洞“神奇、神秘、神圣”。 据专家论证,“816工程”是我国三线建设这段不能被磨灭历史的重要代表性工程。同时,作为核工厂实体,816工程以旅游产品的形式对大众开放,不仅在国内还是在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作为国防教育还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教学基地。
    816工程是上个世纪60年代, 中苏关系日益恶化,战争威胁笼罩全球,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加强战备、准备打仗”,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建设的重点三线国防工程。奉党中央、毛主席、中央军委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委工程兵建筑第五十四师(时任师长姚家俊,政治委员黄鹤寿;黄鹤寿同志在涪陵地区兼任党政军主要领导时,工程兵党委特派工程兵政治部组织部长夏美乾同志到师指导工作随即接任政治委员)率101团(团长王正田,杨广顺、范紀昌先后接任;政治委员李华禄,郭建民、张栋先后接任)、103团(团长刘茂先,王希发接任;政治委员纪常胜,李俊杰、王扬铭先后接任)、123团(团长王秉璋,马全贵、刘述春先后接任;政治委员刘永义,王久本、刘庆增先后接任)、125团(团长吴金茂,张德坤接任;政治委员刘庆祥,张效华、陈友发先后接任)及师机关、直属队参与了816工程建设,承担了工程洞体的挖掘任务。
    军委工程兵建筑第五十四师是有光荣革命传统的部队,从可以获悉的人事资料知道,这个部队是由代号为7169的部队整编而成的。7169部队当时又称为特种工程兵部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是陈士榘上将、政委是黄文明少将(后任军委通信兵政治委员),所属团队有的是曾从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走过来的。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部队指战员在不同的战场同日本鬼子进行了浴血拼杀;在烽火连天的解放战争中驰聘南北,参加了同国民党反动派的最后决战。抗美援朝刚刚结束,接中央军委命令,部队是从炮火弥漫的战场,带着战争的硝烟直接进入风雪扑面的戈壁沙漠从事新中国国防事业的。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后,毛主席曾在天安门上指着陈士榘同志说“你做窝”,指着张爱萍同志说“你下蛋”。所谓“你做窝”就是指这个部队所从事的导弹、原子弹试验基地工程建设。20世纪50年代末,7169部队整编后,军委工程兵建筑第五十四师根据中共中央军委 “平时西南、战时西北” 的战略部署,为国家的边防建设和三线建设一直转辗在祖国的大西北和大西南。
    816工程早在1966年9月开始筹建,五十四师先头部队1967年2月开始进场。因时逢文化大革命运动高潮,当时的四川如周总理在解决四川问题的中央学习班讲话中引用的“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的话一样,局势动荡不安。涪陵则是当时闻名全国的四川武斗的三大重灾区。54师先头部队刚到工区,即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命令,全师部队就地执行涪陵地区三支两军(即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工作任务;四川省革命委员会筹备组、成都军区指定军委工程兵建筑第五十四师政委黄鹤寿同志任涪陵地区驻军联合支左领导小组组长、涪陵地区革命委员会筹备组组长牵头负责涪陵地区党政军民各方面的工作,继而又担任了中共涪陵地区革命委员会核心领导小组组长、地区革命委员会主任;为了制止武斗、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师机关、先头部队的两个团机关及先后达到的20多个建制连队参加了涪陵地区直属单位和丰都、垫江、酉阳、黔江、石柱、南川、涪陵、武隆、彭水9个县的三支两军工作(该地区还有一个秀山县的工作以该县驻军0063部队为主)。816工程因文化大革命运动直到1969年4月才正式动工,耽误了两年多时间。
    816工程的洞体掘进是从3号导洞开始的。担任3号导洞掘进任务的是被军委工程兵树立为标兵连队的101团6连。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满怀激情庆祝中国共产党第九次代表大会的热潮中,3号导洞开工是全师指战员向党的九大的献礼,师团领导十分重视并在4月中旬举行了隆重的开工仪式。开工仪式的会场就设在3号导洞前刚用碎石铺平的平坝上。记得当时正是雨过天晴,山间蓝蓝的天空飘着丝丝的云彩,好似准备献身这里的年轻战士们展开的宽阔胸怀;3号导洞前百年沧桑的小溪雨后水流湍急,似乎争先恐后的到这里看看这山谷里从来没有见过的热闹。开工仪式简单庄重,“保卫祖国、献身国防”“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巨幅大字分别镶嵌在3号导洞口两侧的半山坡上,木板搭成的简易舞台紧靠山边,101团6连全体指战员和先头部队各个连队的代表高举着红旗从漫山遍野的工棚敲锣打鼓汇集在这里,向来寂静的山沟披上红装、人声鼎沸,从此掀开了新的一页。军委工程兵54师师长姚家俊同志、副师长隋长全同志、参谋长兼816工区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王正田同志和师机关领导、二机部816工区革委会主任张道荣同志和二机部的代表以及101团团长杨广顺、政治委员郭建民等领导出席了仪式。姚师长作了简短有力的动员,张道荣同志代表二机部和工区配属单位致了热情洋溢的贺词。担任3号导洞掘进任务的101团6连指导员周建信同志戎装整齐的蹬上讲台,代表全连指战员所宣读的全连指战员钢铁般的誓言把仪式推向了高潮。仪式结束后首批执行掘进任务的作业队进入施工现场,放响了816工程的第一炮。
    在当时条件下,主体洞体的掘进主要靠人工开挖,打炮眼用的是日本制造的凿岩机,重达50多公斤。风钻手施工必须头戴安全帽,面戴防尘罩,身穿工作服外加防水衣,脚穿高筒水靴,掘进任务十分艰苦。 该洞反应堆大厅,当时称为主房间,代号“101”,空间相对高程101米。洞室总面积达1.3万平方米。山体周围共有大小洞口二十来个,在工程掘进全面展开的时候,全师投入4个全建制团,完成总建筑面积10.4万平方米,施工挖出的石方量,有151万立方米,如果将这些石渣筑成一米见方的石墙,可长达1500公里;到停工,洞体已完成建筑工程量的85%,安装工程量的60%;先后投入6万余兵力参与施工建设,总投资(按当时的市值)达7.4亿元人民币,洞内建成大型洞18个。1984年2月,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国民经济战略调整的需要,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816工程全面停工, 2002年4月8日,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国防科工委对816工程军工洞体解密。
    随着参观的人群,面对这宏大的建筑和众人的叹为观止,我们往事浮现在眼前,缅怀之情油然而生。我们曾经的那个时代虽然很苦,但那时的社会精神令人难以忘怀。军委工程兵建筑第54师全体指战员正是在十分艰难困苦的客观环境条件下,怀着以“当兵为荣”、“当特种兵为荣”“艰苦奋斗为荣”的“三荣”思想,“报效祖国、献身国防”的豪情壮志,牢记毛主席“我们也要搞一点原子弹和氢弹”、“没有钱,把我的工资拿去,没有路,骑毛驴去”的谆谆教诲,毅然投身816工程建设的。回首当年,几万指战员进入工区,杂草遍地,荆棘丛生,地无一米平,路无一里直,睁眼见石头,出门就爬坡。没有住宅,指战员开山放炮、取石建房;没有通道,指战员们凭自己的双手用仅的铁镐铁锹一米一尺地在群山之中砸出了一条条弯弯曲曲、延绵不断的山间小道;小小的集镇突然进这么多人,供应十分困难,指战员们开荒种菜;特别是工程进入大掘进几年中,指战员们钻山洞、住工棚、吃粗粮、咽咸菜,大家甘之如饴;“打眼放炮”、“出渣铺道”、“三八制、四班倒”,大家习以为常;大量的汽车尾气、硝烟、超量施工粉尘侵入身体,大家无怨无悔,充分反映出了那一代革命军人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谱写了一曲曲国防施工的壮丽凯歌。      
    谈及过去的岁月,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年轻人确实是感到不可思议的。而作为当时的我们,不仅当时,即便现在回忆起来也同样觉得是那样充满豪情。这或许首先要归功于那个时代。我们参加816工程的指战员大多数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党的教育、毛泽东思想熏陶、纯净的社会风气影响、积极向上的奋斗精神从小就潜移默化地融化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生为人民而战斗,死为人民而献身”就是那个时候普世的价值观、人生观、荣辱观。即便谁稍有偏离也会自觉“自我改造”、“灵魂深处爆发革命”;每个革命军人恪守的信念就是“报效祖国”“为人民立新功”。说那个时候大家思想单纯,确实除此之外大家似乎再没有什么更多的想法。我当时参加了3号导洞近半年的施工,现场听二机部在部队锻炼的一位工程师丛中杰感叹说,你们解放军战士每月6、7元钱干得这样欢,真不简单!这就是当时部队能够完成如此艰巨任务的根本原因。
    人民军队优良的传统作风和官兵一致的原则,也是部队在艰苦的条件下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毛泽东同志在总结井冈山的斗争时曾经深情的说,“红军的物资生活如此菲薄,战斗如此频繁,仍能维持不敝,除党的作用外,就是靠实行军队内的民主主义。”那时虽然很苦,“好在苦惯了。而且什么人都是一样苦,……因此士兵也不怨恨什么人”。 参与816工程施工的部队在艰苦的施工中,全体指战员牢记毛泽东同志的教导,坚持官兵一致的原则,部队上下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始终为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在“与帝、修、反争时间、抢速度”、“把耽误的时间夺回来”的紧张施工中,师团领导和机关规定每年要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基层同连队战士“同吃、同住、同劳动”,包括主要领导在内只要不是外出开会都是必须落实的;干部不能搞特殊化,师团领导下连队照样同战士同餐并按标准交伙食费。有一次,我们同师长姚家俊同志在洞口附近的123团6连蹲点,一天中午就餐时桌上加有一盘青椒炒肉片,可能姚师长判断这是特殊照顾,在桌边一坐下来就用筷子将盛满青椒炒肉的盘子推开了,一餐饭结束青椒炒肉完好无损,没有一个人敢动用。
    由于816工程是在山里打洞,那时洞内的施工条件又很差,仅有的措施就是一个作业队派一个安全员,每个进洞内作业的干部、战士配有一顶安全帽,施工危险很大。一进入洞内,战士们身体上下、左右和作业面都是岩石,有的地段石质很差,险象环生,还随时有塌方,大家都用“五面石头夹一块肉”来形容这种危险。在艰苦危险的施工过程中,广大指战员常年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绝大多数立过功、受过奖,受过伤;有的因公负伤,还落下残疾;有的得了矽肺、关节炎一类职业病;有的甚至以身殉职。在离洞3千米处的一个叫“一碗水”的山坡的烈士陵园,有100多位战友至今还长眠那里,其中仅仅是主反应堆大厅的挖掘就牺牲了50余名战士,他们为816工程建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牺牲的时候,都才二十岁出头……
    光阴荏苒,时光如流,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昔日沸腾的群山已经沉寂,充满战斗豪情的一代军人最年轻的也已经烈士暮年;时代已经前行,革命的号角声渐行渐远。随着816洞体解密,“816工程”揭开神秘面纱,展示在世人面前。作为一个凝结着那个时代人们的心血和汗水,刻画着那个时代的人文精神的神秘工程,必将给经过那个时代的参观者以许多的断想和回忆,为年轻一代的参观者留下深刻的思考和启迪。                    
 

                摘转自《工程兵春秋》第三辑,长征出版社,作者方学杨)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