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648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648

时间:2020-11-30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648

 

 

毛泽东将信写好后,立即要柯庆施于上午印出20份,发给陈丕显、曾希圣、叶飞、杨尚奎、刘顺元及柯庆施他自己每人一份。
10月31日早晨,机要秘书罗光禄见到毛泽东留给他的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罗光禄同志:
两首诗,每首各5份,请于今日分送陈、田、胡、邓、林克5同志为盼。
罗光禄一看,这两首诗是毛泽东在今年6、7月份写的《七律.到韶山》和《七律.登庐山》。就立即分送给陈伯达、田家英、胡乔木、邓力群、林克5人。
中午,毛泽东把柯庆施这6个人请到专列上,他说:
“我想和你们商量商量养猪的问题。那个东西印出来了,是个初稿,想和大家商量一下。我看,农业恐怕要抓住这两个东西就好办事,一个水,一个猪。只要水和肥料充足,粮食就能上得去。化学肥料放到第二位,主要靠粪肥。一亩田一头猪,不增产我就不相信。”
谈话结束后,毛泽东乘专列去了杭州。
1959年11月3日中午,周恩来、彭真、王稼祥、胡乔木、雷英夫乘飞机来到杭州。
这天晚上,周恩来等人首先向毛泽东汇报了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对外政策及赫鲁晓夫近期与其遥相呼应的一些讲话内容。毛泽东说:
“现在看来,所说的和平浪潮,就是西方垄断资产阶级跟拉丁美洲、亚洲的这些反动的民族主义者,跟苏联结合起来,打击的对象就是共产党,工人运动,中国。杜勒斯这一派,他们的策略一直执行到杜勒斯死为止。杜勒斯一死,策略要变。”“艾森豪威尔这种人物,他不只是有讲和平的一面,还有战争的一面,比如他要分化中苏,要打击美国共产党,向工人进攻,把全世界的反帝国主义浪潮压下去。”“他们这种策略,第一是对于保护资产阶级有好处,第二是对于破坏社会主义有好处。破坏社会主义,比如破坏中国,你苏联他就不要破坏呀?他还是要破坏嘛。”
周恩来和雷英夫用地图向毛泽东详细讲述了中印边界发生武装冲突的情况。毛泽东胸有成竹地说:
“我想提这么个议,为避免边界纠纷,按照习惯的边界,整个全线各退10公里,印度也退10公里,中国也退10公里,有20公里的距离,因为边界没有定,以待谈判解决。尼赫鲁不是主张在朗久双方后撤吗?这20公里的距离,由不带武装的民政人员照旧管理。武装不要存在,以免引起冲突。不是无人地带,而是无枪地带。如果说10公里不够,那么还可以研究一下,可以更长一点。如果说双方各退20公里,就是40公里的距离。”
大家一致赞同毛泽东的意见,说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招。周恩来还说:
“中间有个无枪地带,是很主动的。他来了,仅仅接触,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吵一顿,没有枪总打不起来。”
毛泽东说:
“你们还没有来,早两天我在车上就想这个问题。这回你们想来谈,我说是不是这么个方案。这要双方达成协议,或者用换文,或者怎么样。如果他答应,我看两国总理可以见见面,在北京或者新德里都可以。我们这么一个盘子,就是要和平。现在为解除这种状况,双方各退若干公里,搞一个无枪地带,只许民政人员照旧管理,以待谈判解决。谈判解决这个时候,关于中印边界,还可以采取这个方法,太迫近了也是危险。”
大家说,主席的这个提议,尼赫鲁很难不同意。毛泽东说:
“还有可能,他就不退。中印关系的问题很好解决,因为这不是我们生死之争的地方。我已经把这个意思告诉了他们。我说,我们的威胁来自东方,不是你们。”
毛泽东又转对周恩来说:
“由两国总理通信的办法,恐怕比较好。你明天回去就开政治局会议商量。”
周恩来谈到了1960年的经济计划,他说:
“1960年计划数字,现在总是看涨,我们是控制了。”
毛泽东说:
“下面有劲,不要越涨越搞得被动。”
周恩来和彭真说:
“钢的产量计划是1800万吨,死啃那个1800。”
毛泽东说:
“死啃1800,搞个半年再讲。6月间那个时候,有可能的话,内部搞一个指标,搞1900。”
彭真汇报说,现在农村整社各地方都展开了。毛泽东说:
“现在是怕‘左’,广东就有那个苗头,他们自己也知道,积极分子劲一来了,就批评那个有右倾思想的人太凶。还是要细致,批评要彻底,但是方法要真正讲道理,以理服人,不要人多一股气势,过于紧张。”
彭真说:
“现在已经起来了,要专门讲一下方式。”
毛泽东说:
“起来了是好,但是反右又必出‘左’。”
胡乔木汇报河北省搞水利的情况说:
“我在河北走了几个地方,一路上就是像打仗一样,白天晚上,来来去去,都是上水库的同从水库回来的,他们轮班。大车和背上一大堆行李,另外还有送给养的,因为给养都是由各个公社负责。路上完全像支前一样,比支前紧张得多。邯郸农村劳动力的半数以上到水库了,半数以上的意思,就是剩下的只有妇女,男劳力很难留下。他全区不过600万人,不过200万劳动力,他就有160万人上水库。”
周恩来接着说:
“岗南、黄壁庄、王快、西大洋这些扫尾的工程还要搞,这边密云水库还可继续。现在冀东还要修两个水库,原来6个要收尾,又增加了3个。跟他算来算去,总要少一点,不然,到了春天农忙一来要受影响的。这是河北,河北算最大头。河南也算个重点。现在冀鲁豫苏皖是一个重点区,然后黄河的水土保持就是晋陕甘,宁夏,然后就是旱区四川、湖北,还有……”
“安徽大旱。”毛泽东接口道。周恩来说:
“比湖北还好一点。”
彭真说:
“31号到1号这几个地方都下了雨,鄂东下了雨,川西也下了。”
毛泽东说:
“下了4天雨,对秋收不晓得有无妨碍?”
胡乔木说:
“问了,如果再下就不利。现在这样的雨比较小,下3天影响不大,再下就不好了。”
周恩来说:
“河南有1000多万亩重新种了,种上出来又干死了。现在最急的还是一个农业上的水利,水利为先,的确要多搞,要好,但也不一定用的劳动力太多。第二是铁路,第三是电。还有农业机械。”
11月4日,周恩来、彭真、胡乔木、雷英夫回了北京,毛泽东要王稼祥留下,和他一起与参加华东协作区会议的省市委第一书记谈国际问题。
11月7日,周恩来将关于中印边界问题致印度政府总理尼赫鲁的信,呈送毛泽东审阅。毛泽东在信上加了一段话,他写道:
“由于中印两国边界从来没有划定过,而又非常漫长,距离两国政治中心很远或者比较远,如果两国政府不想出一个十分妥善的解决办法,我担心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边境冲突,今后还有可能出现。而只要出现了这类冲突,哪怕是很小的冲突,就会被那些敌视我们两国友谊的人们所利用,以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11月8日,周恩来致尼赫鲁的信由中国驻印度大使交给尼赫鲁。后来在11月16日,尼赫鲁复信给周恩来,表示准备同周恩来会晤,但不同意双方武装部队从实际控制线各退20公里的建议。这一点竟被毛泽东言中了。
毛泽东在杭州为在华东协作区会议上讲国际形势,他让秘书林克找来了美国国务卿3篇讲话,非常认真地一句一句地阅读着,还不时和英文版对照一下,甚至还要翻一翻英文字典。他每研究完一篇,都要在下面写一段批注。他在杜勒斯1958年12月4日在加利福尼亚州商会发表的题为《对远东的政策》的演说上写道:
“杜勒斯在这篇演说中对东风压倒西风,对世界力量对比越来越不利于帝国主义的形势表示惊恐,但美国不仅没有打算放弃实力政策,而且作为实力政策的补充,美国还企图利用渗透、颠覆的所谓‘和平取胜战略’,摆脱美帝国主义‘陷入无情包围’的前途,从而想达到:保存自己(保存资本主义)和逐渐消灭敌人(消灭社会主义)的野心。”
他在杜勒斯1959年1月28日于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秘密会议上提出的一篇证词上,批注道:
“杜勒斯说:‘基本上,我们希望鼓励苏联世界内部的变化,从而使它不再成为对世界的自由的威胁,只管它自己的事情,而不去设法实现共产主义化的目标和野心。’这段话是杜勒斯的证词的主旨。这表明美帝国主义企图用腐蚀苏联的办法,阴谋使资本主义在苏联复辟,从而达到美帝国主义用战争方法所达不到的侵略目的。杜勒斯在证词中虽然流露了怕打世界大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要搞和平共处。因为,就在同一天,杜勒斯在众议院外委会的另一次发言中叫喊:‘决不能结束冷战’,否则帝国主义就要遭受失败。”
他在杜勒斯1959年某月31日在纽约律师协会授奖宴会上发表的《法律在和平事业中的作用》的演讲上,批注的是:
“杜勒斯说,要以‘法律和正义’代替武力。但又强调说:‘在这方面极为重要的是认识到:在这种情况下放弃使用武力并不意味着维持现状,而是意味着和平演变。’杜勒斯这段话表明:由于全世界社会主义日益强大,由于世界帝国主义力量越来越陷入于孤立和困难的境地,美国目前不敢贸然发动世界大战。所以美国利用更富有欺骗性的策略来推行它的侵略和扩张野心。美国在标榜和平的同时,正在加紧利用渗透、腐蚀、颠覆种种阴谋手段,来达到挽救帝国主义的颓势,实现它侵略野心的目的。”
毛泽东批完了,立即指示工作人员将杜勒斯的3篇演讲全文,连同他的这些批注,印成文件,发给参加华东协作区会议的领导人阅读。
11月12日,毛泽东在杭州华东协作区会议上讲了话,他说:
“林克同志为我准备了3个材料——杜勒斯1958年、1959年的3篇讲话。这3个材料都是关于杜勒斯讲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问题的。杜勒斯的路线,在他在世的时候就有了。比如杜勒斯今年1月28日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作证时说:‘基本上我们希望鼓励苏联世界内部起变化。’这个所谓苏联世界,并不是讲苏联一个国家,是社会主义阵营,是希望我们内部起变化。‘从而使苏联世界不再成为对世界的自由的威胁,只管它自己的事情,而不去设法实现共产主义化的目标和野心。’他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另一次发言中讲:‘决不结束冷战。’看来,冷战要全部结束,对他们是不利的。”
毛泽东点了一支烟,接着说:
“还是这一次演说,杜勒斯说:‘要用正义和法律代替武力’。仗不打,要搞法律同正义。杜勒斯又说:‘在这方面极为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在这种情况下放弃使用武力并不意味着维持现状,而是意味着和平的转变。’”
毛泽东说罢,笑了起来。停了停,他又接着说:
“和平转变谁呢?就是转变我们这些国家,搞颠覆活动,内部转到合乎他的那个思想。杜勒斯这段话表明,由于全世界社会主义力量的日益强大,世界帝国主义阵营陷入孤立和困难的境地,……所以,美国企图利用更富有欺骗性的策略来推行它的侵略和扩张野心。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它不侵略呀!美国在标榜希望和平的同时,正在加紧利用渗透、腐蚀、颠覆种种阴谋手段,来达到挽救帝国主义的颓势,实现它的侵略野心的目的。就是说,它那个秩序要维持,不要动,要动我们,用和平转变,腐蚀我们。”
毛泽东最后说:
“去年这一年,……世界力量对比越来越不利于帝国主义……但美国不仅没有打算放弃实力政策,而且作为实力政策的补充,美国还企图利用渗透、颠覆的所谓和平取胜战略,……它也是要和平取胜呢!摆脱美帝国主义陷入无情包围,这个‘陷入无情包围’是杜勒斯自己讲的话。‘从而保存自己’,保存资本主义,‘和逐渐消灭敌人’,消灭社会主义。无非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嘛。资本主义要消灭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嘛。而我们要消灭他那个反革命力量嘛!这是杜勒斯的演说,希望大家看一看印的这个文件。”
11月中旬,毛泽东审阅了中央办公厅于19日编印的第174期《情况简报》。
简报中的第1个材料是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央国家机关的反右倾斗争日益深入》。文章中说:中央国家机关反右倾运动正往深入阶段发展,具体表现在:1、运动发展得愈加广泛深入。2、重点批判对象增加,批判也更加深入细致。3、领导核心健全有力或已经得到改进的单位占百分之八十至九十。目前在中央国家机关中,仍有落后单位和落后面,主要是领导上存在右倾,不敢或不愿放手发动群众,以简单粗糙的方法代替深入艰苦的思想工作。为此,中央国家机关党委提出:1、必须继续大胆发动群众,充分利用大字报开展斗争。2、对重点对象要有计划、有步骤、深入细致地进行批判。3、要加强领导。4、运动必须有始有终,不能煮“夹生饭”。
简报中第2个材料是《十三个省农村整社工作动态》,介绍了河北等13个省份进行整社试点的情况,说在整社开始的地方,都普遍获得贫农和下中农的拥护。
简报中第3个材料是《农村公共食堂恢复和发展很快》。材料中说,据12个省、区的材料看来,最近两三个月,农村公共食堂恢复和发展都很快,常年食堂也有很大增长。目前各地在积极恢复和发展食堂的同时,开始大力抓食堂的巩固工作。
毛泽东看罢《情况简报》,批示道:
“江青阅后,交林克阅。3件都可看。”
11月27日,经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批准,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制订的《关于划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标准和处理办法》下发全国,并要求各地参照执行。
这个“标准”规定:公开散布系统性的右倾言论的人,从多方面攻击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人,公开为彭德怀等“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辩护、攻击党中央和毛泽东的人,历史上多次犯错误、对党心怀不满、这次借批评大跃进的缺点向党进攻的人,执行党的路线一贯右倾、1958年以来又有严重右倾言论和行动的人,均划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中共中央还批转了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关于《为保卫党的总路线反对右倾机会主义而斗争》的学习提纲,认为“此件很好”,要求县级以上干部阅读。
11月30日,毛泽东在杭州南屏游泳池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李富春、李先念、陈毅、薄一波、陆定一、罗瑞卿、胡乔木,还有各大协作区的负责人柯庆施、陶铸、李井泉、王任重、林铁、张仲良、欧阳钦等。
会议首先由李富春作了1960年计划报告,尔后转入讨论。毛泽东就大家对计划的讨论情况,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
“1960年钢产指标1800万吨,无论如何要超过,2200万吨不要去打算,搞到2000万吨就了不起了。八大的指标,没有人说是右倾机会主义。其中,棉、油、糖提高了一点。现在要学习八大会议的经验,钢的指标为例,留了3年余地。现在,给3年补充计划要留1年的余地(1959年已经基本完成了1958年至1962年的第二个五年计划,中央正制定后3年的补充计划——笔者注)。棉、油、粮打高了,可以改,不要为八大建议所限制。棉提个4500万担或者稍多一点,就可以了。去年估计4700万担,实际只有3800万担。这900万担是脑筋里的。现在提4500万担,比较稳当,这并不束缚我们手脚。粮食定为6000亿斤,行不行?天有不测风云,今年只要有5000亿斤,就大有可为。
3000万吨钢(正在讨论的1962年钢产量计划——笔者注)真正搞到手,我们国家的局面就转变过来了,事情就很好办。按实际办得到的,再留点余地,让各地、各年度去超过。还可考虑提个2800万吨(对外的)。
基建、建筑业,它要吃材料的,钢材、木材、水泥要好好管制,不可搞得过大。要数量,是不是把质量摆在第一位,还有规格、品种。日、德之钢,并不在数量,而着重在品种。
要做10年和13年的打算,1972年能接近美国,就是天大的好事。
各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再搞13年,就有可能原子大战相约不打,这当作一种可能。现在,美、法不想打,德、日想打打不起来,所以暂时打不起来。但是这也只是一种可能。还有另一种可能,敌人的事,我们管不了。
庐山会议估计,副食品今年下半年好转,看来不灵了。那么明年下半年如何?人要吃饭,猪也要吃粮的。如果去年只有1亿5千万头猪,今年达到1亿8到2亿头,这样可以,关键是从现在起就要抓紧节约用粮。
计划的方法,要注意余地留得够,我看留得还要多点,不仅中央,地方也如此。比如水利,10年能够解决就好了。此仗3个冬春是不能解决的,来个10个冬春基本解决水利就很好。
所谓粮食过关,即有储备,平均每人占有粮达到1000斤以上,到1500斤,即比现在要加1倍,这也是10年,争取提前完成。还有藏一点,这是老子的办法,‘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
把质量、规格、品种放在第一位,数量放在第二位。
布局,全国有大后方西北、西南、中南、华北的大部分。一个大区、一个省,也有其自己的大后方。
开荒,不是搞14亿亩,10年比两亿要多点。开荒还是各省自己去搞,这是主要的,移民有限。
粮食重点,第二个10年,还是提高亩产第一,开荒第二。开荒的规模,可大于头一个10年,但也不能太大,可开4亿亩。等到拖拉机大量出来了,化肥多了,则可大开。
农业,一要耕地,二要肥料,三要水。
土铁路,一是很高兴,二是35000公里太多了。要赶快减下来,搞个15000公里,平均每年5000,那就很好了。
刚才所讲的,不是泄气促退,而是大跃进,促进派,真正留有余地,更好的大跃进。劲一定要鼓,但是巧妇不能为无米之炊。”
1959年12月3日凌晨3时,毛泽东给刘少奇、周恩来、彭真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为了讨论国际形势及我们的对策,拟请林彪、陈毅、康生、稼祥、贺龙、谭政、陈伯达7同志到此一谈,12月3日(即今日)下午到杭州。林彪、陈毅4日到杭,请酌处。”
12月4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对国际形势已经讨论了两天。是日晚,毛泽东就国际形势问题发表了总结讲话。很遗憾,这个重要讲话没有正式记录,笔者只好将他亲笔书写的讲话提纲抄录如次:
“敌人的策略是什么?
1、和平旗子,大造导弹,大搞基地,准备用战争方法消灭社会主义。这是第一手。2、和平旗子,文化往来,人员往来,准备用腐蚀、演变方法消灭社会主义。这是第二手。
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是基本原则。
有时和解,有时紧张;这里和解,那里紧张;欧州和解,亚洲紧张;争取机会主义,孤立马列主义。
修正主义是否已经成了系统,是否就是这样坚决干下去?
可能是这样;可能还可以改变。可能要坚持一个长时期(例如10年以上);可能只坚持一个短时期,例如一、二、三、四年。
中苏根本利益,决定这两个大国总是要团结的。某些不团结,只是暂时的现象,仍然是9个指头与1个指头的关系。
中国将在长时期内,一方面被孤立,一方面得到世界许多共产党、许多国家、许多人民的拥护。在这种困难局面下,中国将在8年内相当强大起来。8年内,中国完成工业体系的初步建设,完成尖端工业的初步建设;完成技术队伍的初步建立,完成理论队伍的初步建立;完成党与人民政治觉悟的大提高。(或者三者都完不成,或者能完成。)
谨慎小心,摆事实,说道理。
学习苏联优点,拥护苏联一切正确主张。
反动派大反华,有两件好处:一是暴露了反动派的面目,在人民目前丧失威信;二是激起世界大多数人民觉醒起来,他们会看到反动的帝国主义、民族主义、修正主义是敌人,是骗子,是黑货,而中国的大旗则是鲜红的。
全世界极为光明。乌云越厚,光明越多。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大发展在中国,这是毫无疑义的。
赫鲁晓夫们很幼稚。他不懂马列主义,易受帝国主义的骗。
他不懂中国达于极点,又不研究,相信一大堆不正确的情报,信口开河。他如果不改正,几年后他将完全破产(8年之后)。
他对中国极为恐慌,恐慌之至。
他有两大怕:一怕帝国主义,二怕中国的共产主义。
他怕东欧各党和世界各共产党,不相信他们,而相信我们。
他的宇宙观是实用主义,这是一种极端的主观唯心主义。他缺乏章法,只要有利,随遇而变。
苏联人民是好的,党是好的。党与人民中若干不好的作风,若干形而上学作风,若干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列宁早死,没有来得及改造。
这些自由主义,还有大国主义,总有一天走向反面,变得好起来。世界上一切事物没有不走向反面的。我国也将走向反面,然后又走向反面之反面,即正面。
不断革命。
共产主义竞赛,不平衡是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而存在。对表论(赫鲁晓夫在一次讲话中说:我们在明智地利用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优越性、全力加强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同时,应当始终如一的、创造性的运用列宁关于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学说,成为列宁主义的能手,不落后也不抢先,形象的说,就是‘互相对对表’——笔者注)是反马列主义的。提出对表论,表示了他们的极大恐慌。”
正是:惜无全记录,不得见宏篇。但闻评赫氏,句句是真言。更有八年破产预言,
岂不惊神仙?试看中外实用主义加唯心,竖子下场可有二般?
12月10日,毛泽东指定由陈伯达、胡绳、邓力群、田家英组成一个读书小组,和他一起在杭州共同读书,学习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第3版)社会主义部分。毛泽东规定:从10日开始,每天下午大家一起到西湖畔丁家山的一所平房里读书;他还吩咐由胡绳、田家英和邓力群轮流朗诵,大家边读边议。
邓力群和胡绳、田家英商量了一下,3人分了工:由胡绳、田家英轮流朗读,邓力群负责做好记录。读书开始后,毛泽东见邓力群没有读书,就问他:你怎么不读?邓力群说:我的口音不标准。他见邓力群在做着记录,就没再说什么。
1960年初,毛泽东又带着读书小组先后到了上海和广州。他组织的这一特殊读书活动,一直持续到2月9日,整整两个月时间。
在整个读书活动期间,毛泽东同读书小组成员边读边议,发表了许多重要议论,他说:
“社会主义一定要向共产主义过渡。过渡到了共产主义的时候,社会主义阶段的一些东西必然是要灭亡的。就是到了共产主义阶段,也还是要发展的。它可能要经过几万个阶段。能够说到了共产主义,就什么都不变了,就一切都‘彻底巩固’下去吗?难道那个时候只有量变而没有不断地部分质变吗?”
“首先制造舆论,夺取政权,然后解决所有制问题,再大大发展生产力,这是一般规律。”
“我们要教育人民,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集体,为了后代,为了社会前途而努力奋斗。”
“屈原如果继续做官,他的文章就没有了。正是因为开除‘官藉’、‘下放劳动’,才有可能接近社会生活,才有可能产生像《离骚》这样好的文学作品。”
“刘邦能够打败项羽,是因为刘邦和贵族出身的项羽不同,比较熟悉社会生活,了解人民的心理。”
“我国很早以前就有土地买卖。《红楼梦》里有这样的话:‘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篷窗上。’这段话说明了在封建社会里,社会关系的兴衰变化,家族的瓦解和崩溃。这种变化造成了土地所有权的不断转移,也助长了农民留恋土地的心理。《红楼梦》中就可以看出家长制度是在不断分裂中。贾琏是贾赦的儿子,不听贾赦的话。王夫人把凤姐笼络过去,可是凤姐想各种办法来积攒自己的私房钱。荣国府的最高家长是贾母,可是贾赦、贾政各人又有各人的打算。”
再说12月11日,毛泽东在给林克的信中写道:
林克:
请查《焚书坑》一诗,是否是浙人章碣(晚唐人)写的?诗云:竹帛烟消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12月14日,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接见了12月4日被特赦的33名战犯中的11名战犯。在这11人中,除溥仪、陈长捷、卢俊泉外,杜聿明等其余的都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周恩来在和他们的谈话中说:
“民族立场很重要,我们对蒋介石还留有余地,就是因为他在民族问题上对美帝国主义还闹点别扭,他也反对托管,反对搞两个中国。今天,美帝国主义要把侵占台湾合法化,想把金门、马祖给我们,把台湾、澎湖留给自己,把蒋介石搞掉。我们认为,台、澎留给蒋介石比留给美帝国主义好,将来,这些地方总有一天会回到祖国怀抱。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们不给美帝国主义以机会。在这里,我们实际上支持了蒋介石。正如张行志(是不是章行之)所说,“现在真正支持蒋介石的是北京”。我们希望蒋介石、陈诚、蒋经国,团结起来,反对美帝国主义。总之,要坚持民族立场。祖国的领土是完整的,不容许帝国主义分割,损害我们的一根毫毛也不行。与台湾有联系的,可以做点工作。但写信也不要太急,不要挖苦,要以民族利益为重。工作要从长计议。”
自此以后,一直到1966年的8年中,中央政府先后特赦了6批战犯,其中属于国民党战犯的有263名,使昔日战场上的敌人,成为推动祖国统一的重要力量。
12月16日,毛泽东在给林克的信中写道:
林克:
请你找December8,1959,VoI.11,No.49《北京周报》看一下,看《BattIe with Nature》这一篇文章,将一切我不认识的字查明注出。我准备学习一下。
毛泽东
1959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66岁的生日,按照中华民族的传统习惯,应做大寿。
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吸取以往的教训,商量着为他做寿要办得稳妥一些。他们请叶子龙和李银桥先去做毛泽东的工作,要想方设法征得他的同意,举办66岁生日活动。还好,这一次毛泽东竟然同意了。按照毛泽东的要求,除了请在浙江工作的井冈山时期的老同志江华和他的夫人吴仲廉以及读书小组成员一起吃晚饭外,不请其他任何一位中央领导。
26日晚上,除了毛泽东和江青,还有所请的客人,毛泽东的工作人员也全都在,而且,他们还带来了自己的子女。厨房师傅准备了两桌比平时丰富地菜肴,准备了白酒、红酒,还做了长寿面。毛泽东和大家欢聚一堂,显得特别高兴,不住地和那些孩子们说笑、逗乐。饭后,大家一起照了相。毛泽东又赠给客人们每人一册线装本《毛泽东诗词集》和他当时写的两首词作纪念。可以说,这是毛泽东一生中最豪华、最高档次的生日宴会了。
12月29日,毛泽东给在庐山疗养院的钟学坤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写道:
“九派,湘鄂赣3省的9条大河。究竟哪9条,其说不一,不必深究。”
12月30日晨,毛泽东给小女儿李讷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李讷:
病好了没有?想你。要读浅近书,由浅入深,慢慢积累。大部头书少读一点,10年8年渐渐多读,学问就一定可以搞通了。我甚好。每天读书、爬山。读的是经济学。我下决心要搞通这门学问。天寒,善于保养,不要再患感冒。
父亲
12月30日上午6时
12月30日这一天,毛泽东又给陈云写了一封回信:
陈云同志:
信收到。病有起色,十分高兴。我走时,约你一叙,时间再定。心情要愉快,准备持久战,一定会好的。
毛泽东
欲知毛泽东后来有何重大举措,请看下一章内容。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