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650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650

时间:2020-12-02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650

 

 

毛泽东来到金工车间门口,望了望门上的3个字,慢慢念道:“红旗门。”他赞许地点点头,走进了车间,在机器的轰鸣声中,十分细心地观察着由冷墩机、铣槽机、搓丝机组成的螺钉生产自动线。厂领导向毛泽东汇报说:
“这是工人们发扬敢想敢干的精神,协同配合,奋战3天建成的我厂第一条生产自动线。”
毛泽东连声说:“好,好!”
他走到青年钳工刘孝安操作的钻床前,对自动退刀和进刀很感兴趣,只是感觉还需要工人用手送料,就说:
“这是半自动,应该全自动。”
毛泽东从金工车间来到冲压车间,他一边看着16吨的冲床在生产,一边听着有关改进这部冲床的汇报。如今这部冲床实现了自动喂料,工效提高了两倍。他说:
“很好,应该大搞。”
毛泽东看到冲床冲过电枢片的边角余料,一条条、一片片地散落在地上,就弯腰拾起一片,拿在手里看了好一会儿,问站在身边的厂长说:
“这些下脚余料还有用吗?”
厂长未假思索说道:
“没有用了。”
毛泽东说:
“不!应该还有用,至少可以回炉。”
他走进总装车间,看了工人们革新的自动线后,问工效提高了多少?厂领导说:提高20倍。他说:“好,很好!”
毛泽东走到一位参加劳动的女绘图员身边,微笑着问:
“你能锉,我也能锉吧?”
说着,他就接过锉刀,锉起感应线圈外壳来。
感应线圈小组一个青年工人想和毛泽东握握手,他发现自己手上沾满了油污,马上缩回了手。毛泽东见他如此,就立即把手伸过去,紧紧地握着他那劳动的双手。
毛泽东要走了,轿车就停在工具车间门口,可是,他坚持不上车,一直步行出厂,一边走,还一边不停地向工人们挥手告别。
毛泽东顺便来到了长沙烈士陵园,观看革命烈士生平展览。省公安厅厅长李强介绍说:
“烈士陵园记有76425位烈士的英名,第一位就是杨开慧烈士。”
毛泽东说:
“你记得这么清楚,谢谢你!”
李强介绍到郭亮烈士时,毛泽东说:
“我知道,他是一位年轻的烈士。”
是日夜晚,毛泽东应邀观看了湘剧团的演出。
3月12日,毛泽东的专列从长沙去江西。他一路巡视过去,在专列上住了两个晚上。
3月14日,毛泽东视察浙江双龙洞人民公社后,又来到南京部队某部高炮3连。指战员们欢呼着拥上前去,向毛泽东致敬,向毛泽东问好。毛泽东在战士们簇拥下来到营房,在走廊上,他看到墙上挂有信袋,随手取出一封还没寄出的信,仔细看了看,微笑着说:
“这字写得很好。”
他把信放回原处,察看了指挥班的宿舍,又来到驾驶班的宿舍,数了数床铺,问了排里的人数,笑着说:
“你们的床铺是两层,上面还睡一个人,晚上睡觉小心掉下来。”
说着,他俯身用手按了按铺上的棉垫和被子,瞅着驾驶员小张说:
“你们晚上睡觉暖和不暖和?”
“很暖和。”
小张回答道。毛泽东说了声“很好”,就随身坐在床铺上,又问:
“你们的津贴费,有没有节余?”
炮手小王说:
“有节余。”
“寄回家没有?”
“家里需要就寄回家,家里不需要就存入银行。”
“这样很好。公家发的鞋袜够不够用?你们的牙膏、牙刷、肥皂是自己买的吗?”
正说着话,刚值了勤回到宿舍的小万激动地叫了声:
“毛主席!”
毛泽东闻声站起来,同小万握了手,又摸着他的棉袖,笑着说:
“你们穿得多厚啊!你们现在穿得这样好。我过去也当过兵。那时候,我们吃的比你们差,都穿破的,脚上穿的是草鞋。你们要艰苦朴素啊!”
3月18日,毛泽东在一个关于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的批示中写道:
“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伟大的运动,急需总结经验,加强领导,及时解决运动中的问题,使运动引导到正确的、科学的、全民的轨道上去。”
3月18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一个1200字的颇具特色的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其中是这样写的:
“无论老人,小孩,青年,壮年,教员,学生,男子,女子,都要尽可能地手执蝇拍及其它工具,大张旗鼓,大造声势,大除四害。”“再有一事,麻雀不要打了(提出消灭麻雀及停止消灭麻雀,毛泽东事先都征询过有关专家的意见——笔者注),代之以臭虫,口号是‘除掉老鼠、臭虫、苍蝇、蚊子’。”“环境卫生,极为重要,一定要使居民养成卫生习惯,以卫生为光荣,以不卫生为可耻。凡能做到的,都要提倡做体操,打球类,跑跑步,爬山,游水,打太极拳及各种各色的体育运动。”“现在,还有很多人不懂这个移风易俗、改造世界的意义。因此必须大张旗鼓,大做宣传,使得家喻户晓,人人动作起来。”
3月18日这一天,毛泽东在杭州会见了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内政和司法大臣乌帕德亚亚,中方在座的有外交部副部长罗贵波,驻印度和尼泊尔大使潘自力。毛泽东在谈话中说:
“我们同印度有过一些别扭,不要紧,马上就会过去的。我们的利害相同,都是不发达的国家。说中国侵略印度,是不真实的。人家一寸土地我们都不要,我们的土地相当多,有960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没有开发。自己国家的事情都搞不赢,哪里会要别人的土地?要别人的土地是犯罪的。我们侵略你们尼泊尔没有?你们尼泊尔一寸土地我们都不要。可以订个边界协定,立上界桩,是不是这样?”
“我们同印度吵了1年架,但还是朋友。朋友吵架是常有的,夫妻之间、兄弟之间都吵架。我们同你们,同缅甸、锡兰、柬埔寨没吵过。真正同我们吵得利害的国家,全世界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它占着我们的台湾,还封我们一个‘侵略者’的称号,那我们也封它一个侵略者。我们从来没有侵占过美国一寸土地,檀香山和中国还隔着中途岛,日本我们也没有去侵占过,而美国却侵占着我们的台湾。我就不知道我们怎么成了侵略者?
现在有个国家要同你们‘共同防御’我们,听说你们没有答应。对此我们很高兴。你说过,中印两国关系,由他们自行解决,你们不干涉。印度说我们侵略了你们,你曾发表声明说,没有侵略。”
“我不是反对西方的一切,而只是反对那些帝国主义压迫人、欺侮人的东西。它们的文化科学我们要学习。东方人要向西方人学习,要在破除迷信的条件下学习西方。”
3月22日,中共中央批转了由鞍钢总工程师马宾执笔的《鞍山市委关于工业战线上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的报告》,毛泽东代中央写了一个批示,他写道:
“鞍钢是全国第一个最大的企业,职工10多万,过去他们认为这个企业是现代化的了,用不着再有所谓技术革命,更反对大搞群众运动,反对两参一改三结合的方针,反对政治挂帅,只信任少数人冷冷清清地去干,许多人主张一长制,反对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他们认为‘马钢宪法’(苏联一个大钢厂的一套权威性的办法)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现在已不是马钢宪法那一套,而是创造了一个鞍钢宪法。”
毛泽东还满怀着诗人般的激情写道:
“鞍钢宪法在远东,在中国出现了。”
他在批示的最后写道:
“现在把这个报告转发给你们,并请你们转发所属大企业和中等企业,转发一切大中城市的市委,当然也可以转发地委和小城市,并且当作一个学习文件,让干部学习一遍,启发他们的脑筋,想一想自己的事情,在1960年一个整年内,有领导地、一环接一环、一浪接一浪地实行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城乡经济技术革命运动。”
后来,毛泽东见到马宾时曾经戏称:
“苏联有个‘马钢宪法。’,咱们中国有个‘马宾宪法’。”
且说3月22日,毛泽东还在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的一份关于中国在巴工农业展览的展馆深受欢迎的报告上,写了一个很长的批语,题目叫《关于反华问题》,他写道:
“所谓大反华,究竟是一些什么人,有多少人呢?不过是一些西方国家的帝国主义分子,其他一些国家的反动派和半反动派,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修正主义分子和半修正主义分子,以上三类人,估计共只占全人类的百分之几,例如说百分之五吧,最多不过占百分之十。”“而有24亿3千万人是拥护我们的,或者是不反华的,或者是暂时被敌人欺骗对我们表示怀疑的。这后一种情形,如同1949年以前在中国发生的情形一样,国民党制造谣言,说共产党杀人放火,共产共妻,多数人不相信,一部分人表示怀疑。曾几何时,真相大白,共产党被人们认为最有纪律,最有道德,具有最适合人民愿望的路线和政策,而国民党则是一个最坏的党。”
“我劝同志们,对于西方国家的帝国主义分子,其他国家的反动分子半反动分子,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修正主义分子半修正主义分子,对于所有这三类分子,要有分析。第一,他们人数极少。第二,他们反华,损伤不了我们一根毫毛。第三,他们反华,可以激发我们全党全民团结起来,树立雄心壮志,一定要在经济上和文化上赶上并超过最发达的西方国家。第四,他们势必搬起石头打到他们自己的脚上,即是说,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善良人民面前,暴露了他们自己的丑恶面目。”
毛泽东的这个批语一直印发到人民公社党委一级,帮助全党干部在国际反华浪潮中认清形势、明确方向、增强信心。
3月23日,毛泽东在为中央起草的转发山东省6级干部会议情况简报的批语中写道: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一级各部委、各党组:
此件请各同志阅读,并请转发到县级党委。山东发现的问题,肯定各省、各市、各自治区都有,不过大同小异而已。问题严重,不处理不行。在一些县、社中,去年3月郑州决议忘记了,去年4月上海会议18个问题的规定也忘记了,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又都刮起来了。一些公社工作人员很狂妄,毫无纪律观点,敢于不得上级批准,一平二调。另外还有三风:贪污、浪费、官僚主义,又大发作,危害人民。什么叫价值法则,等价交换,他们全不理会。所有以上这些,都是公社一级干的。……对于那些最胡闹的,坚决撤掉,换上新人。平调方面的处理,一定要算账,全部退还,不许不退。对于大贪污犯,一定要法办。一些县委为什么没有注意这些问题呢?他们严重的丧失了职守,以后务要注意改正。对于少数县委实在不行的,也要坚决撤掉,换上新人……全国形势大好,好人好事肯定占十分之九以上。这些好人好事,应该受到表扬。对于犯错误而不严重、自己又愿意改正的同志,应当采取教育方法,帮助他们改正错误,照常做工作。我们主张坚决撤掉或法办的,是指那些错误极严重、民愤极大的人们。在工作能力上实在不行、无法继续下去的人们,也必须坚决撤换。
中央
3月23日这一天,毛泽东终于到了天津。自从离开广州后,他时行时停,历时15天,沿途与当地省市委负责人和地委负责人谈话,还开了几次会。
3月24日下午,毛泽东在天津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彭真、薄一波、李先念、李富春、王鹤寿、彭涛、张霖之、吕正操、赵尔陆、陈伯达、胡绳、吴冷西,还有一些省市自治区的负责人欧阳钦、黄火青、吴德、乌兰夫、林铁、陶鲁笳、万晓塘、张仲良、吴芝圃、王任重。
毛泽东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他说:
“这次要谈的就是一路上谈的那些问题。在广东跟一些同志,有中央同志、有中南5省的同志,谈了几个钟头,主要谈广东那个问题。然后,到湖南谈了两次,到江西谈了一次,到浙江开了3天会,有华东6省1市的同志,加上西南的李井泉。这一吹,就吹出十几个问题来了。
1、四化问题。机械化、半机械化、自动化、半自动化。
2、城乡公共食堂普遍化问题。中央已发了指示,企图在今年这一年搞到百分之八十的人在食堂吃饭。
3、城市人民公社普遍化问题。不管大城市、中等城市、小城市,一律搞人民公社。这个问题,我在郑州会议的时候是右倾机会主义,因为那个时候,农村刮‘共产风’要挡一挡,城市暂时压一压。
4、农村人民公社的5个问题。相当严重。一平二调,不守纪律,根本不问县委,自己就平、调。县委也不管,省委更不管。
5、农业问题。主要是粮食问题。12个字(即粮、棉、油、麻、丝、茶、糖、菜、烟、果、药、杂——笔者注)是一个农业布局问题,要使省、地、县、社都懂得这个农业布局,有计划地进行。这是农业,还有林、牧、副、渔。种植业和畜牧业要并重。
6、工业问题。主要是煤、铁。有煤有铁才有钢,有钢才有机器,有机器才有别的。这个问题,要讨论讨论。现在有点冷水洗的味道,小土群、小洋群不多了。凡有煤、铁资源的地方都要搞一点。
7、小土铁路、小洋铁路问题。这个问题极端严重。把工业布局搞出来,有煤有铁,就可以搞地方铁路。
8、工业交通系统、财贸系统、文教系统普遍支援农业问题。
9、教育问题。地方要抓教育,办自己的学校,要办得多,中央只要那么一点,让地方去大搞。
10、农业纲要四十条提前完成的问题。究竟可以提前几年完成?主要是‘四、五、八’粮食指标。
11、除四害。这个除四害,我替中央写了一个东西。原来中央那个批语不动人,就是那么两句,怎么能够动员呢?凡是办一件事,你不大吹大擂,有声有色,讲得神乎其神,谁听呀!所以,补充了一个指示。最近一两年,除四害,除麻雀之外比较放松了。麻雀遭殃,现在我建议给麻雀恢复党籍,拿臭虫代替。
12、三反问题。今年要搞三反,就是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已经六七年没有反了,现在大发作。
13、回避问题。不做本地的官。不是全部回避。应该相信多数同志是好的,无论是社一级,队一级,小队一级。大概有三分之一的人要请他回避一下。
14、外宾参观,一定要使他们看好坏两种。这个问题不需要多讨论,请同志们注意。
15、增产节约与综合利用问题。
16、反华问题。有一个文件,请你们斟酌。其实是大拥华,小反华。
17、我们这个社会主要矛盾是什么?主要矛盾还是阶级斗争,就是资本主义道路和社会主义道路两条道路的斗争。几十年还是这个问题。在生产关系、所有制方面,是资本主义所有制,还是社会主义所有制?在上层建筑方面,是猖狂进攻的那些意识形态,唯心论哲学,形而上学的宇宙观,还是唯物论辩证法的宇宙观?
我在浙江只讲了15个问题,这次又加了反华、主要矛盾两个问题,共17个问题。”
3月25日上午,扩大会议由邓小平主持,讨论17个问题。
这天下午,邓小平在会议上向毛泽东汇报讨论情况,毛泽东和大家一起边听边议。关于人民公社的5个问题,毛泽东说:
“敢想、敢说、敢做,一定是同不敢想、不敢说、不敢做相对立的。如果什么都敢想、敢说、敢做,那就是不行的。有所不为而后可以有为。现在,敢想、敢说、敢做,没有范围了,那就是绝对的了,就不是辩证的了。”
关于农业问题,毛泽东说:
“有些地方不能搞粮。比如王任重同志告诉我,他们那个通山县,本来只有小部分地方种粮食,大部分地方的主业是林业,但是因为搞粮食成风,林业就不搞了,统统去搞粮食了。有些地方是搞渔业的,鱼也不打了,就搞粮食了,结果城里人没有鱼吃。这就破坏了社会原有的经济秩序。今年我们就要鉴于那个情况,不要搞得天下大乱。”
关于工业问题,讲到1960年钢材分配情况,毛泽东看到地方分到的数量很少,不由得感叹起来,他对地方的负责人说:
“现在我们这个国家很可怜。为什么人家轻视我们呢?你看,就这个一点。你们的出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分期分批搞小洋群,你们不向中央伸手,中央不向你们伸手,搞了就是你们的,不然就没有出路,就是这个道理。我们现在可怜得很,中央虽然多分一点,也只有那么多,很少。”
邓小平提出一个托拉斯的问题,他说:
“中央说了,今天也说了,大家赞成这个意见,就是生产关系要有个改革,实际上也是上层建筑要有个改革。目标就是速度加快,更节约,综合经营,综合利用。我们研究,恐怕要走托拉斯道路。就是主席提过的,一行为主,搞其它多行,搞托拉斯。”
毛泽东说:
“资产阶级发明这个托拉斯,是一个进步的方法。托拉斯制度实际上是个进步的制度,问题是个所有制,资本主义国家是资本家所有,我们是国有。”
邓小平接着说:
“在3年规划里面初步考虑了这个问题,考虑全国搞大大小小各种各色的托拉斯。这是个改组,恐怕快一点搞有利。”
关于反华问题,邓小平汇报说:
“大家完全赞成主席这个文件,毫无意见,大家都很高兴。”
毛泽东说:
“这是个普遍关心的问题。像张平化这样的同志就跟我讲,很担心,很想不通,后来才想通了。现在我写的这个东西,归结到自己的团结,自己的工作,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但是对整个客观世界要有个分析,究竟是一件什么事?就是那样一件事。”
关于主要矛盾问题,上午没有讨论。毛泽东说:
“基本矛盾,觉得还是应该提阶级矛盾,这是两条道路的矛盾。在我们国家,这是主要矛盾。但是,还有第二种矛盾,第三种矛盾等等,比如两条路线,同是想搞社会主义,方法不同,看法不同,这就不是基本矛盾。八大一次会议所提出的那个矛盾,那是同外国比的,不是对国内说的。现在完全证明,这样蓬蓬勃勃地发展生产力,可见得生产关系是适合的,而部分的不适合(包括部分的规章制度以及所有制、管理权)经常修改。”
毛泽东最后说:
“这个问题就在这里谈一谈,请你们回去少数人(比如10个人)议一议,这种事情人太多了不好议。作为商量,作为建议,看是不是这么说,或者是另外一种提法。”
3月25日,毛泽东在聂荣臻关于广州、重庆两市技术革命运动情况的报告上批示道:
“我国工业交通战线,农林牧副渔战线,财政贸易流通战线,文教卫生战线和国防战线的技术革命和文化革命的全民运动,正在猛烈发展,新人新事层出不穷,务请你们精心观察,随时总结,予以推广。”
天津会议结束后,毛泽东回到了北京,
1960年春,中央军委在军委所在地北京三座门召开扩大会议。
这一天晚上,军委会议厅里灯火辉煌,戎装整齐地上百名各路将领,列队静候,等待着最高统帅的接见。
一辆黑色的“吉斯”小轿车,从中南海驶来,戛然停在会议厅门口。车门打开,毛泽东走下车来,迈着稳健的步子,步入会场。将军们见毛泽东来了,立刻热烈地鼓起掌来。毛泽东含着微笑,向战友们挥手致意。他悠然说道: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毛泽东环顾一周,指着孙毅说:
“你,姓孙!孙行者。”
孙毅,1904年出生于河北省大城县。他在红军时期即蓄须,后来一直都留着胡子,据说是得到了毛泽东的特许。
欲知毛泽东此后有何重要活动,请看下一章详细叙述。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