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651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651

时间:2020-12-03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651

 


295章
“现在我们跟赫鲁晓夫的分歧,根本的问题是,全世界除社会主义国家以外的三分之二的人民,要不要革命的问题,属于社会主义国家的三分之一的人民,要不要继续革命的问题,这是两条路线分歧的根本问题。赫鲁晓夫是代表老板阶级,代表资产阶级,不要革命,不要继续革命,不要共产主义。”
话说1960年3月30日至4月10日,全国人大二届二次会议正式通过了《1960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作为正式文件公布。这个农业发展纲要更趋完善和系统。
大会中间休息,老舍从主席台上来到旁边的休息室,坐在一个角落里抽烟。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看见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和其它中央领导人向休息室走来,以为他们要商量什么事,便起身要走。毛泽东拉着他说:
“一起坐一坐,说说你们满族人。”
老舍只好随大家落座,围成一个小圆圈。毛泽东说:
“满族是个了不起的民族,对中华民族大家庭做出过伟大贡献。
清朝开始的几个皇帝都很有本事,尤其是康熙皇帝。康熙皇帝的头一个伟大贡献,是打下了今天我们国家所拥有的这块领土的基础。我们今天继承的这大块版图,基本上是康熙皇帝时牢固地确定了的。他3征噶尔丹,团结众蒙古部,把新疆牢牢地守住。他进兵西藏,振兴黄教,尊崇达赖喇嘛,护送六世达赖进藏,打败准噶尔人,为维护西南边疆的统一,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他进剿台湾,在澎湖激战,完成统一台湾的大业。他在东北收复雅克萨,组织东北各族人民进行抗俄斗争,和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保证我国永戍黑龙江,取得了独立自主外交的胜利。
康熙皇帝的第2个伟大贡献,是他的统一战线政策。满族进关时兵力只有5万多,加上家属也不过20万,以这样少的人口去统治这么一个大国,占领那么大领土,管理那么多人口,矛盾非常突出。康熙皇帝便发明了一个统一战线,先团结蒙古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后来又团结了汉族的上层人士。他还全面学习和继承了当时比满文化先进得多的汉文化,他尊孔崇儒。在官吏的设置上,凡高级官吏都是一满一汉,大学士、尚书、侍郎、军机大臣都是如此。这样,康熙便非常成功地克服了满族官员少的困难,真正达到了以一顶百的神奇效果。
康熙皇帝的第3个了不起的地方,是他有奖罚分明的用人制度。皇子打了败仗,回来不敢进德胜门,照样要蹲在城外,听候处罚。他的这套办法既能调动部下的积极性,奋勇向前,义无反顾,又能组织起一支有严明纪律的军队,所向披靡。
他不光有雄才大略,而且勤奋好学。他除了会几种民族语言之外,还会好几种外语,包括希腊文。他既是军事家、政治家,又是大文人,精通诗词歌赋,会琴棋书画。
康熙皇帝是最早懂得向西方资本主义先进知识学习的开明君主。康熙喜欢研究自然科学。对数学、天文、地理、医学、生物学、解剖学、农艺学和工程技术有浓厚兴趣,还亲自主持编辑科技书籍。
毛泽东的这一番议论,使老舍大为惊讶。他回到家中,向家人作了详细的传达,说他完全换了脑子,换了眼睛。自此,他开始着手写表现满族人民的作品,他还想写一部《康熙大帝》,为此,收集了大量的资料。
1960年4月,毛泽东拉着女儿李敏,到中南海瀛台参观技术革新的展览会。李敏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往前挤,所以,她总是跟在后面。
原来,李敏上一次跟着爸爸去参观,一不小心稍微走得快了一点,占了一个工作人员的位置,把工作人员挤到身后了。毛泽东看了她一眼,李敏以为是自己衣服不整,或者不干净,有伤大雅。可她低头看看,没什么不妥呀!于是,她就在原来的位置上没有动。毛泽东又扭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是严厉的。李敏向后边看了一下,她突然明白了:爸爸的眼神是说:“娇娃,你该走开,那个位置是他们的!”她马上悄悄地退到了工作人员的身后。爸爸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
“有工作人员在我身旁的时候,你莫要随便站到我身旁把他们挤走,这是他们的岗位,是他们的工作,这是党分配给他们的任务,这是组织的安排。他们如果不在我的身旁,那就是失职,失职那是要挨批评的。”
李敏正在想着心事,毛泽东拉过她说:
“娇娃,想什么事哩?”
“没有,没有什么……”
毛泽东拉着女儿,要她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看工人的革新成果。随行记者马上摄下了这一珍贵的镜头。
周六下午,毛泽东的大女婿孔令华在北京郊区黄土岗公社1个月的劳动结束了,回到了中南海的家里。李敏看到丈夫脸晒黑了,头发长了,胡子长了,皮肤也显得粗糙了,就是身体还不错。马上帮助他收拾好东西,对他说:
“你赶快到外边去理发,刮刮胡子,早点回来和爸爸一起吃晚饭。”
正巧毛泽东来了,他高兴地看着孔令华的模样,笑着说:
“莫到外面去嘛!”
“我让令华到外面理发,很快就会来,误不了全家吃晚饭。”
“莫走,莫走。叫小周为他理发。”
李敏和孔令华感到很意外。平时,毛泽东家里的男孩和孔令华,都是到中南海外边大街上的理发店理发。毛泽东的理发师周明福只能为他一个人理发。他说过:“他们是因为工作需要才到我身边来的,你们谁也没有权力让他们为你们办事。”
“还是到外边去理吧,外边人少也快。”
李敏说。毛泽东又一次说:
“莫去,就找小周来理!”
他转身对卫士吩咐,通知伙房师傅,吃饭时间往后推迟1小时。
李敏和孔令华只好服从了。孔令华理完发,李敏看看手表,还差几分钟不到1个小时,两人走进餐厅,全家人都到齐了。这顿晚饭吃得很热闹,大家有说有笑,一派温馨的家庭气氛。毛泽东还不时地往孔令华的碗里夹菜。
“你们也应该到农村去锻炼锻炼,向令华学习。劳动光荣嘛!”
毛泽东笑着说。李敏也故意说:
“爸爸,您莫偏心,怎么光给他夹菜呀?”
“我这叫赏罚分明。不劳动者,不得食嘛!”
毛泽东说着又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4月间,周恩来访问印度,同尼赫鲁会谈,力求达成有助于解决边界问题的协议。但是,尼赫鲁提出无理要求,要中国政府无条件接受他的全部领土要求,最后,会谈毫无结果。
4月20日,在列宁诞辰90周年之际,《红旗》杂志社编辑部发表了由陈伯达主持起草的《列宁主义万岁》一文。
4月22日,《人民日报》编辑部发表了由胡乔木主持起草的《沿着伟大列宁的道路前进》一文。
4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由中央宣传部长陆定一主持起草的《在列宁的旗帜下团结起来》一文。
上述3篇文章都经过了毛泽东亲自审阅,并提出修改意见,尔后在邓小平主持下,经过多次讨论、修改而成。根据毛泽东意见,这些文章都没有公开点名批评苏联领导人,而是以批判南斯拉夫的名义来批判赫鲁晓夫。文章中没有引用一句赫鲁晓夫的话,但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观点,很多都是抄袭南斯拉夫的。文章中写道:
“修正主义由害怕战争进而害怕革命,由自己不想革命进而反对人家革命。”
3篇文章从本质上揭露了修正主义的要害问题,所以,文章发表后,赫鲁晓夫很恐慌、很恼火。
毛泽东在组织人起草《列宁主义万岁》等3篇文章的时候,就开始组织反修文稿的写作班底,广泛搜集研究资料,准备和苏联修正主义打“文仗”。
这个班底有外交部、中联部、中宣部、中调部、新华社、《人民日报》、马恩列斯编译局、《红旗》杂志社、全总、共青团、妇联等十几个单位,他们广泛搜集马恩列斯对当代问题的论述、各国党特别是苏共赫鲁晓夫的言论、中国领导人的论述,以及美、英、法3国领导人的言论。先后收集了近千万字,分类编成摘录,弄清敌、我、友3方情况,为中苏大论战做好了准备。
4月24日,毛泽东在邓小平转来的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内部刊物于4月22日编印的《意共〈再生月刊〉载文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内有社会主义经济形式存在》一文上作了一个批示。
该文摘录了意共中央机关刊物《再生月刊》1960年第一期刊载的《资本主义社会内有没有社会主义经济形式?》中的主要观点:1、社会主义经济形式和结构应开始于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前,并且是夺取政权的前提。2、资本主义的现代化工厂、股份公司、生产合作社和国家资本主义工业是社会主义的新经济形式。3、无产阶级革命不是要去加深资本主义的矛盾,使之爆炸,从而夺取政权,而是要解决这个矛盾。
毛泽东在批示中写道:
伯达、定一同志阅后,退小平同志。
   24日 
他又在下面批道:
此件可看。典型地修正主义,资产阶级走狗的论点。
4月25日,日理万机的毛泽东,没有忘记这一天是杨老太太的九十大寿,他写信给杨开慧的堂妹杨开英,向老太太祝寿。他在信中写道:
开英同志:
杨老太太(岸英的外婆)今年90寿辰,无以为敬,寄上200元,烦为转致。或买礼物送去,或直将200元寄去,由你决定。劳神为谢!顺致
问候!
毛泽东
4月29日凌晨,毛泽东在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的陪同下,登上专列离开北京,又一次开始了长时间的外出视察工作,第一站到了天津。
4月30日,毛泽东在专列上同正在天津主持召开全国农村工作部长会议的谭震林、廖鲁言及河北省和天津市的负责人刘子厚、万晓塘谈话。他问道:
“国内国际比较1月上海会议时的形势是不是好一点?”
谭震林说:
“好得多!”
“怎么好得多?”
“工农业的发展,特别是‘四化’,威力相当大。看起来,今年工业的产值可能翻一番。粮食形势也是好的。我们派了十几个考察团到安徽阜阳专区,考察的结果,他们反映的材料,事实上,那个死人是个别的,多数人治好了,外流的人数也不多,而且粮食吃得相当多。”谭震林又指指刘子厚说:“他们这里的大名县也叫做有粮食问题的,我们也派了一个组去摸,一摸,实际并不是什么每天八两、十二两,而是吃1斤,人的脸都红光满面,不像吃八两粮食的样子。”
毛泽东说:
“实际的情况我们不大清楚。有些瞒产的,有些以多报少的,也有些以少报多的,不仅是中央的人不大清楚,省里的人也不清楚。”
谭震林说:
“现在我们发现县委手上掌握的粮食,省里不知道,有些地委也掌握着粮食,省委也不知道。”
毛泽东说:
“这都是好事,虽然瞒着省委。”
尽管毛泽东听到的是好消息,但他对河南省粮食统销的面那么大,表示怀疑,不相信。谭震林说:
“这说明他们手里有粮食,没有粮食他不会那么干的。所以,实际吃的,并不是他们报的什么八两、九两、十一两、十二两。”
毛泽东感到很安慰,说道:
“那好呀,那我又舒服一点。今年能搞到多少粮食?”
廖鲁言说:
“今年大概6千亿斤。”
“保收多少呢?”
“保收6千亿斤。”
“照你的说法,有可能超过6千亿斤了?”
谭震林肯定地说:
“超过。”
廖鲁言说:
“今年多了1亿5千万亩的播种面积是肯定有的,可能搞到2亿。”
谈话结束后,毛泽东休息了一会儿,参观了一个尖端技术产品展览。
1960年5月1日,毛泽东来到天津市海河北边的五一广场,出席了“五一”庆祝大会。
据石坚在回忆文章中记载:“永远难忘的是1960年4月底的一天,市委书记处书记王亢之把我叫去说,毛主席要和天津人民一起欢度‘五一’国际劳动节,经省委研究,这次宣传报道由省市新闻单位联合采访,你统一组织。他一再叮嘱我,这次报道一定要搞好。我当时刚刚从新华分社调到《天津日报》社,怀着既兴奋又感到压力的心情接受了任务。”
“5月1日上午,一列列的庆祝队伍,穿着节日的盛装,从四面八方来到 “五一广场”,期待着幸福时刻的到来。12时55分,在《东方红》乐曲声中,毛主席由河北省委书记处书记、省长刘子厚和天津市委第一书记万晓塘等党政军首长陪同登上主席台,全场立刻沸腾起来,“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响彻云霄。刘子厚讲话后,毛主席检阅了游行队伍。”
毛泽东还观看了文艺表演。 
庆祝大会结束后,毛泽东又参观了技术革命展览会。
下午5时,毛泽东在杨尚昆陪同下乘专列离开天津。
5月2日清晨,毛泽东抵达山东济南。
下午,毛泽东在专列上与山东省负责人舒同、白如冰、裴孟飞等人谈话。毛泽东首先询问了山东的旱情,要他们好好搞水利。又问到今年会不会闹春荒,舒同说:
“有些问题,现在正在抓这件事。有一部分县的领导,马马虎虎,看来是有问题,他们却说没有问题;有些县,原来认为没有问题,现在暴露出了问题。有个地区还搞了瞒产私分。”
毛泽东说:
“哪个要反瞒产私分?是地委,还是县委,还是公社党委?现在那些人还在那里办事吗?这种书记就不要让他当了,要他吃饭完了。”
毛泽东知道山东缺粮,又问舒同说:
“是不是要中央调点粮食给你们呢?”
舒同说:
“中央答应1亿。我们今年调出去3亿5。”
“你们搞3年,转过这个弯来。河北省转过来了。今年的麦子比去年是不是好一点?”
“今年的麦子原来140亿斤是有把握的。现在全省大旱,多则100亿,少则九十几亿,去年是80亿。”
“是呀,世界上的事情,天有不测风云呀。也许这两三天就下雨了。”
“那就好了,还有希望。”
5月3日,毛泽东在济南会见了拉丁美洲和非洲14个国家的工会和妇女代表团。
毛泽东在济南一共住了三四天,他还参观了尖端技术产品展览,与舒同谈了3次话。有一次,毛泽东在与舒同谈到山东缺水时,情不自禁地吟诵起李贺《梦天》中的诗句: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
有人说,李贺的诗不好懂。毛泽东说:
“有些还是容易懂的。”
他在与舒同讨论先秦齐国的历史和曹植封东阿王、陈王的事情时,为了印证他的观点,随口背起了谢庄的《月赋》:
“陈王初丧应刘,端忧多暇,绿苔生阁,芳尘凝榭。悄焉疚怀,不怡中秋。乃清兰路,肃桂宛。腾吹寒山,弭盖秋阪……”
毛泽东吟诵了一段,又说:
“自古以来赋月亮的,就数谢庄的这一篇最著名。”
5月6日上午,毛泽东抵达郑州,河南省负责人吴芝圃、杨蔚屏、史向生、赵文甫登上专列迎接毛泽东。毛泽东劈头就问:
“我在火车上,在郑州附近看了你们的麦子很好,差不多一人高,有水浇没有?”
杨蔚屏说:
“有的有水,是城里的污水和黄河水。偃师是全省第一,麦田管理得好。”
“单位产量呢?”
“有一个丰产单位,去年搞到800多斤。”
“有那么多没有?”
“他那里好。”
毛泽东问起河南的旱情,吴芝圃说:
“全省有四分之一地区一直旱到现在,这个情形跟光绪三年连旱3年的情形一样。光绪三年河南大旱,1942年河南大旱。最怕夏旱、秋旱。不过今年的麦子还算不错。去年工作上也有毛病,搞基本建设公用粮食太多,抗旱也多吃了粮食。所以,今年浮肿病多,主要是信阳专区,旁的专区也都有一点,不怎么严重。信阳专区说病了十来万人。正常死亡与浮肿病死亡也很难分,死亡率是增加的,信阳专区可能增加好几万人。”
下午,毛泽东察看了郑州东郊人民公社的麦子。后来又参观了技术革命展览。
5月7日下午1点50分,毛泽东乘车来到河南省委招待所,在二楼一个房间里休息,等待着会见非洲12个国家和地区的社会活动家、和平人士和工会、青年、学生代表团的54位朋友。
2点30分,非洲客人们来到了省委招待所,毛泽东下了楼,站在接见大厅门外迎候。刚走下车门的一位非洲客人一眼便望见了毛泽东,他非常激动,高声叫道:“毛泽东!”其他下了车的客人也看见了,一边跟着高呼:“毛——泽——东!毛——泽——东!”一边拥上前去争着和毛泽东握手。有几客人喊道:
“注意秩序!”“排好队!”“不要乱!”
在礼宾人员的协助下,客人们按顺序排成单行,依次和毛泽东握手问候。宾主步入大厅,毛泽东在掌声和欢呼声中登上讲台,向客人们频频挥手,他高兴地说:
“欢迎朋友们。”
客人们见毛泽东要讲话了,这才坐下来,掏出笔记本准备记录。毛泽东接着说:
“我没有去过非洲。今天请朋友们当老师,给我上一课,讲讲非洲的主要情况,讲讲非洲人民最关心的问题。”
客人们一听便楞住了,他们面面相觑,想不到毛泽东是这般的真诚和谦虚。但很快就有十几个人举起手来,请求发言。毛泽东说:
“很好,这么多朋友愿意给我上课,我很高兴。”
一个客人说:
“我们不是作为教师给您上课,而是作为学生向您汇报非洲人民同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斗争的情况。”
接下来,12个国家和地区的客人各自派代表发了言。毛泽东又说,请没有发言的朋友讲一讲。一个客人说:
“我们已经用了一个多种头,不应该再占用您的时间,我们有这样宝贵的机会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感到非常荣幸。请毛主席给我们上课,教导我们如何战胜帝国主义、殖民主义。”
毛泽东站起身来,亲切地说:
“欢迎朋友们。我们是朋友。我们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共同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
接下来,他深入浅出地介绍了中国革命的经验,高度评价了非洲人民反对殖民主义斗争的世界意义和古巴人民的抗美斗争。
一个客人提问说,您对5月16日将在巴黎召开的美苏英法4国首脑会议有什么看法。毛泽东说:
“世界大战我们是反对的,我相信朋友们都赞成不要打世界大战,避免打世界大战。按照我们中国的说法,要两条腿走路。4国首脑会议,或者大国协商,是跟他们在桌子上谈,这是一条腿。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反对殖民主义、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又是一条腿。两条腿走路,世界大战就打不起来了。我们支持4国首脑会议或大国协商,同时我们更支持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各国人民有权力反对他们的压迫。”
接着,他谈到了要破除对帝国主义的迷信和斗争策略问题。他说:
“我们很高兴看到非洲朋友有这么多人破除了迷信。迷信的第一条就是怕帝国主义,你们破除了这一条,不怕帝国主义了。但是我相信,你们非洲两亿人口中还有一些人怕帝国主义,对帝国主义还是迷信的,或者说是有幻想的。因此你们还要向他们做工作,有10年、8年,慢慢的人就多了,两亿人口中可以有一亿人或者一亿多的人,完全破除迷信,站起来,不怕帝国主义,胜利就有把握了。”
毛泽东还对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副总理兼外长克里姆说:
“美国给戴高乐提供军火飞机侵略阿尔及利亚,是要把你们消灭掉,把我们灭掉,甚至把戴高乐也灭掉,只剩下它。戴高乐同美国又合作又有矛盾,在斗争中要利用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
我们与法国没有关系,只要有可能就会支持你们,不仅在道义上,而且在物质上,如果武器能够运到也可以支持。我们对所有反帝力量都支持,同时他们也支持了我们,这是世界反帝力量最广泛地统一战线。
谈话就要结束了,毛泽东举起手中的茶杯,说道:
“祝贺我们的团结,我们一定会胜利,让我们团结起来取得胜利!”
客人们纷纷起立,热烈地鼓掌。
毛泽东请客人们到门外一起合影留念,尔后同他们一一握手告别。
送走客人,毛泽东来到临时办公室,要秘书去请熊向晖。不一时,熊向晖来了,向毛泽东问好。毛泽东正靠在大躺椅上吸烟,他说:
“不握手了,坐吧。今天请你做‘秀才’。桌上有烟,自己抽。”
熊向晖便在办公桌后的长背木椅上坐下,杨尚昆和刘宁一分别坐在单人沙发上。毛泽东对熊向晖说:
“人家要开大国、强国首脑会议,我就开小国、弱国人民会议。3号在济南开了一次,今天又开了一次。这些小国、弱国的人民不简单,破除了对帝国主义的迷信,比赫鲁晓夫高明。赫鲁晓夫迷信帝国主义,不支持殖民地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不支持被压迫民族、被压迫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还帮助帝国主义进行恐吓,说只要燃起一星火花,就会引起世界大战,必须马上扑灭。他美化帝国主义,散布和平幻想,麻痹世界人民,实际上助长了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政策。对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再保持沉默。所以在4大国首脑会议之前,我先开小国、弱国人民会议。3号在济南,我同拉丁美洲和非洲14个国家工会和妇女代表谈话。我说,要发表简短消息。我有些官僚,没有看稿子。第二天报上登出来,虽然简短,内容有些不妥,写了人家唱《东方红》。写这干什么?大国沙文主义!今天再发表一次消息,写上非洲朋友讲话的要点,写上我讲话的要点,要表明我们的反帝立场。”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