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652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652

时间:2020-12-04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652

 

 

熊向晖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很快就写出了一个新闻稿,刘宁一、杨尚昆传看后,送毛泽东审阅。值班卫士打开毛泽东躺椅后的落地灯,把木板架安置在躺椅前边,将稿子放在木板架上面。毛泽东一边吸烟一边审改稿子。他还问熊向晖:
“代表团的顺序名单搞出来没有?”
“搞出来了。”
熊向晖将名单递给毛泽东,毛泽东看了一下,说:
“排名单要能讲出道理。搞不好,人家会有意见。这个排法我赞成。”
熊向晖说:
“主席真细致。”
“在济南做了一次‘官僚’,现在‘辞职’了。”毛泽东说罢,让熊向晖将修改过的新闻稿子又念了一遍,最后敲定了稿子。他说:“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早点发出去,再迟,新华社就难办了。”
熊向晖拿着稿子就要走了,他又向毛泽东报告说:
“主席,今天《人民日报》第5版刊登了一个重要新闻:美国一架飞机侵入苏联领空,被苏联打下来了。”
“好啊!美国的侵略行动搞到苏联头上,赫鲁晓夫还在幻想‘加强普遍和平’。我看,我们将来应该出赫鲁晓夫全集。”毛泽东显然有些兴奋,他稍加思索,交代杨尚昆说:“通知北京,帮赫鲁晓夫一把,公开表示我们支持苏联打下美国的飞机,支持苏联对美国的抗议,让《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警告美国,对苏联挑衅就是对中国挑衅,就是对所有社会主义国家挑衅。”
5月8日下午2点30分,毛泽东在河南省委招待所会见了来华访问的拉丁美洲8个国家25位朋友。
熊向晖写完了新闻稿,毛泽东在稿子上的3个地方作了修改。熊向晖见“称赞中国人民在毛泽东主席领导下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这一句话被改成了“称赞中国人民在自己的工作中所取得的成就”,表示不理解。毛泽东说:
“有什么不理解的?”
熊向晖说:
“昨天写了非洲朋友表达了他们‘对中国人民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敬爱’,这是他们的原话,主席把‘中国人民伟大领袖’这几个字删掉了,说是‘要不得’。今天写了拉丁美洲朋友‘称赞中国人民在毛泽东主席领导下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这也是他们的原话,也完全符合事实,我不理解主席为什么要这样改。”
毛泽东说:
“人家那样讲,我们不能那样写。我们搞了这些年的建设,不能说没有成就,说‘伟大成就’就不符合事实。‘一穷二白’的面貌还没有改变,有什么‘伟大’呀!”
熊向晖说:
“成就是‘中国人民在毛泽东主席领导下所取得的’,这符合事实吧?”
毛泽东说:
“为什么一定要说毛泽东的领导呀,没有毛泽东,中国人民就取不得成就了?这是唯心史观,不是唯物史观。我们把唯物史观概括成一句话,叫做‘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真正动力’。实践证明,过去打仗,靠的是人民;现在建设,靠的还是人民;一切成就都来自人民自己的努力。你不赞成?”
熊向晖坚持说:
“唯物史观并不否定杰出的领导人的作用。”
毛泽东耐心地解释说:
“这是半截子唯物史观。领导人和人民不能分开,也不能等量齐观。我讲了,今天你也写了‘人民是决定的因素’,领导人不应站在人民之上,不应站在人民之外,必须站在人民之中,是人民的一部分。所以,‘中国人民在自己的工作中所取得的成就’,其中包括了你们,也包括了我。如果脱离人民,做官当老爷,那就不能包括。总而言之,必须突出‘决定的因素’,突出人民,决不要突出个人。”
5月9日下午2点30分,毛泽东在河南省委招待所会见了来华访问的西亚3个国家23位朋友。
毛泽东送走客人后,高兴地对身边的人说:
“这次在郑州用3个下午开了3次小国、弱国人民会议,收获很大,非洲、拉丁美洲、亚洲,这些小国、弱国人民都有一股劲,我看,世界大有希望。”
5月11日,毛泽东就要离开郑州了,他在同河南省委负责人谈话时说:
“方针、政策、计划是否正确,不是理论问题,而是实践的问题,横直去做,做出结果来了,就是正确。方针政策是否反映了客观实际,是要靠做。”
5月12日,毛泽东抵达武汉。
5月14日,毛泽东会见了日本日中友好协会、工会总评议会等访华代表团以及古巴、巴西、阿根廷访华代表团。他在谈话中说:
“新的日美‘安全条约’是为了压迫日本广大人民,是以中苏为敌、以亚洲人民为敌的侵略性地军事同盟条约,它对亚洲和世界和平是严重的威胁,同时也必将把严重的灾难带来给日本人民。中日两国人民和亚洲人民以及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应当反对日美军事同盟条约。
美帝国主义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是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人民的共同敌人,是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共同敌人。帝国主义在许多国家培养它的走狗,这些走狗是本国人民所不喜欢的。日本的岸信介政府就是这样的政府,日本自由民主党的有识爱国之士,也对岸信介的反动政策表示不满。目前日本人民正在开展规模宏大的斗争,反对日美军事同盟条约。日本人民在反对日美军事同盟条约的斗争中,觉悟一天天提高,觉悟的人越来越多。日本人民是很有希望的。中国人民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坚决支持日本人民的爱国正义斗争。古巴和拉丁美洲人民支持日本人民的斗争,日本人民也支持古巴和拉丁美洲人民的斗争。”
5月17日,毛泽东离开武汉。
5月18日,毛泽东到了长沙,专列停在大托铺专线上,接见了省委常委以上干部。
毛泽东在同张平化谈起韶山滴水洞的地理形势时,又提起了想在那里搭一茅棚的愿望。
此时,刘少奇、周恩来、陈毅等中央领导人也相继来到湖南。毛泽东与周恩来游览长沙市容,吟诗联对。
5月19日,毛泽东决定在全国各地举行群众集会,支持苏联对四国首脑的立场。
原来在5月1日,美国U-2型间谍飞机侵入苏联领空,被苏联击落。5月16日,苏、美、英、法四国政府首脑在巴黎召开会议,讨论苏美关系和寻求解决重大国际问题的途径。会议期间,赫鲁晓夫要求艾森豪威尔对美国U-2型间谍飞机侵入苏联领空事件公开道歉,遭到拒绝后退出会议。毛泽东认为赫鲁晓夫的强硬态度是好的。
5月21日,毛泽东经九江到达杭州,下车后在南屏游泳池同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举行会谈。中方参加会谈的还有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柯庆施、康生、陆定一、陈伯达、王稼祥、杨尚昆、江华。
苏美英法四国首脑会议的流产,使世界局势骤然紧张起来,国际共运内部也出现了思想混乱,甚至有人说这是“大战前夜”,金日成想就此听听中共中央的意见。他在谈到赫鲁晓夫的对美政策时,说赫鲁晓夫在1955年就叫他们不要反对美帝国主义。毛泽东说:
“美国在巴基斯坦、土耳其、西德、英国、法国、意大利、希腊都有军事基地。去年10月3日,赫鲁晓夫在中国放了一炮,说我们不应该拿武器去试验资本主义政权是否稳固。他在匈牙利党代表大会上骂我们不战不和是托洛茨基。5月1日苏联打下美国间谍飞机,5月2日艾森豪威尔就说U-2飞机是他派的,而且说今后还要派,逼得赫鲁晓夫再无考虑余地,这才下决心。我们开群众大会支持苏联,这样可以迫使美国规矩点。
意大利共产党说,大战就要爆发了,陶里亚蒂他们悲观起来了。当然,也有可能打起来,但是,英法不愿意打,西德、日本还没有武装好,此外,还有拉丁美洲和非洲人民的斗争。我看不必悲观,自然也要警惕。”
5月22日,金日成离开杭州返回北京。
这天下午,毛泽东在杭州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主要讨论四国首脑会议流产后的时局问题和中苏关系问题。毛泽东说:
“帝国主义本性不会变,因此有两种可能,现在是和平时期,将来有战争的可能。十七国共产党会议认为,现在这样的阶段到来了,就是存在着在社会上、在世界范围内根绝战争的可能性。这是反列宁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要取得世界和平,只有加强力量,在世界范围内建成统一战线,作斗争,使它前方有顾虑(社会主义阵营是不容易惹的),后方有顾虑(亚非拉人民的斗争),本国也有顾虑,不然和平的实现不可能。”
陆定一说:
“苏共二十一大比二十大还反动,二十大讲‘战争不是不可避免的’,二十一大则讲在社会生活中出现排除战争的时代。”
毛泽东说:
“同苏共斗争的形式用文章,方法叫指桑骂槐。现在对苏共,也是拖时间的,不宜于破裂。”
毛泽东在谈到赫鲁晓夫时说:
“这个人一直没有个章程,像游离层一样,他是十二变,跟他相处,怎么个处法呀?这个人,艾森豪威尔形容过,说他是一个钟头之内瞬息万变的。赫鲁晓夫何必那么蠢,把美国人捧得那么上天,也不想下一着棋。从戴维营回来,那么吹,他不想想,美国人可能变吗?”
扩大会议还讨论和制定了关于台湾问题和对台工作的总方针。毛泽东说:
“台湾宁可放在蒋氏父子的手里,不能落在美国人手里。对蒋介石我们可以等待。解放台湾的任务不一定要我们这一代完成,可以留给下一代去做。现在要蒋介石过来也有困难,问题总要有这个想法,逐步地创造条件,一旦时机成熟,就好办了。”
后来,周恩来请有关人士转告陈诚说,台湾回归祖国后,可以行使自治权,除外交以外,军队、人事均可由台湾朋友自己来管。周恩来还表示,台湾当局只要一天住台湾,不使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大陆就不改变目前对台湾的关系。
5月24日,毛泽东开始审读《毛泽东选集》第4卷的全部题解和注释,这一工作一直持续到6月2日才结束。
在第4卷的题解和注释中,很多地方涉及到彭德怀。田家英就彭德怀的名字和战绩能不能写到《毛选》里这一敏感问题,专门请示了毛泽东,毛泽东明确指示说:
“应该写,过去那一段应该承认。”
5月24日,英国已经退役的73岁陆军元帅蒙哥马利,来华进行了为期5天的访问。
这一天,蒙哥马利一下飞机,中国政府由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陈毅元帅出面接待了他。
5月25日上午10时,周恩来在中南海西花厅与蒙哥马利进行了会谈。
5月26日下午,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与蒙哥马利进行第2次会谈。
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盛大宴会上,特意把一位前国民党将军介绍给蒙哥马利,他指着这位将军说:
“这位是杜聿明将军,他同陈毅作过战。”
陈毅也走上前去,与杜聿明亲切地握手,微笑着告诉蒙哥马利说:
“他是我的对手。”
蒙哥马利饶有兴趣地问:
“政治上的对手?”
陈毅说:
“军事上的对手。我们在1948年打了一仗,打得昏天黑地,很凶啊!”
蒙哥马利问道:
“你们谁战胜谁啦?”
杜聿明指着陈毅说:
“他获胜了。”
蒙哥马利向杜聿明问明了双方的兵力,大为感叹地说:
“拥有100万军队的统帅,不应该打败仗啊!”
杜聿明指着陈毅说:
“你不知道他有多少人!他有200万,我的人都跑到他那儿去了。”
众人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5月27日,毛泽东专程从杭州到上海会见了来到上海的蒙哥马利。
当蒙哥马利走进毛泽东住所的门坎时,毛泽东正从一个宽大的沙发上站起来,他穿着灰色的中山装,头发整齐地梳向脑后。二人握手寒暄后,分宾主落座。毛泽东和这位曾经的军事统帅谈到了中国的历史人物。蒙哥马利说:
“我也学过成吉思汗,他强调机动性。”
毛泽东说:
“你没有看过两千年以前我国的《孙子兵法》吧?里面有很多好东西。”
“是不是提到了更多地军事原则?”
“一些很好的原则,一共有13篇。”毛泽东点了一支烟,突然转变了话题,问道:“你知道你是在与一个侵略者谈话吗?你是在与一个侵略者谈话。在联合国,我国被扣上这样的称号。你是否在乎同一个侵略者谈话呢?”
蒙哥马利回答说:
“西方世界的某些国家过去在这方面不是完全无可指责的。”
毛泽东闻言,朗声笑了起来。蒙哥马利也跟着笑了起来。这笑声缩短了“东西方距离”。蒙哥马利问:
“请给我讲一讲你对今天世界形势的看法吧。”
毛泽东从容地说:
“国际形势很好,没有什么坏的,无非是全世界反苏反华。这是美国制造的,不坏。他们如果不反对我们,我们就同艾森豪威尔威尔、杜勒斯一样了,所以照理应该反。他们这样做,是有间歇性的。去年一年反华,今年反苏。”
蒙哥马利不解地说:
“这是很坏的。那是美国做的,不是英国。”
毛泽东说:
“主要是美国,它也策动在各国的走狗这样做。现在的局势我看不是热战破裂,也不是和平共处,而是第三种:冷战共处。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要有两个方面的准备。一个是继续冷战,另一个是把冷战转为和平共处。你做转化工作,我们欢迎。”
蒙哥马利点点头说:
“是的,我们必须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我认为不能再在这种紧张局势中生活下去了。我们的孩子们是在冷战中长大的,这对孩子们是不好的。所以我们必须把这种情况转为和平共处。我不希望看到我的孩子长大以后,认为世界必须一直存在紧张。”
“美国在全世界有250个军事基地,300万军队的一半在海外。它不顾一切,不跟别人商量办事。你是英国人,你到法国跑过,你去过两次苏联,现在又来到了中国。有没有这种可能,英、法、苏、中在某些重大国际问题上取得一致意见?”
“是的,我想是可能的。这个问题我很感兴趣,我愿意从事使4国能在一起的工作。但是,由于美国的领导,英、法会害怕这样做。”
毛泽东吸了一口烟,说道:
“慢慢来。我们希望你们的国家强大一些,希望法国强大一些,希望你们的发言权大一些,那样事情就好办了,让美国、西德、日本有所约束。威胁你们和法国的是美国和西德,还有在远东的日本。威胁我们的也是这3个国家。我们不感到英国对中国是个威胁,也不认为法国对我们是个威胁。对我们的威胁主要来自美国和日本。”
蒙哥马利问:
“主席同意不同意我跟周恩来谈的关于美国应该遵守的那3条原则:第一,美国应该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第二,美国应该从台湾撤走;第三,台湾问题应该由中国和蒋介石谈判。”
毛泽东说:
“我知道,我也同意。我们不要同美国用战争解决问题。同蒋介石就不同了,如果他不用武力,我们也不用武力。美国声明愿意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国际问题,而不使用武力或不以武力威胁。它这个话是否可靠还是个假定,还要等着看。可是蒋介石没有发表这样的声明,他反对同中国共产党谈判,而我们早就表示愿意同蒋介石通过谈判解决问题。”
蒙哥马利将话锋一转,谈到了新中国取得的成就。他还说:
“中国人民所蕴藏的巨大力量已经迸发出来了,并找到了积极地有建设性地出路,伟大的力量正在推动中国迅速前进。在一定的年限内,中国将成为拥有超过10亿人口和巨大力量的强国。我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想问一下主席,中国大概需要50年,一切事情就办得差不多了,人民生活会有大大的改善,教育问题和建房问题都解决了,到那时候将会发生什么情况?你看新中国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
毛泽东听完译员的翻译,“哦”了一声,他知道蒙哥马利早在1958年的时候就曾经在他的回忆录里写道:“在远东,倘若各国恐惧外来侵略的话,那是中国而非俄国,我们必须这样看待问题,并据此推行健全而一贯的政策。”于是,他便看着蒙哥马利略带嘲讽地说:
“你显然以为那时中国将要向国外进行侵略了?是不是?”
“我并不愿意这样设想。”蒙哥马利耸耸肩,接着说:“但是历史的教训是,当一个国家强大起来,它就要向外扩张领土,可以找出许多这样的例子,包括我的国家,再看看美国就知道了。我觉得,当一个国家强大起来以后,它应该很小心,不进行侵略。”
毛泽东说:
“很对,也可以看一看英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就是英帝国。180年前的美国呢,只是英国的殖民地。”
蒙哥马利略带疑问地说:
“50年以后中国的命运怎么样?那时中国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了。”
毛泽东吸了口烟,缓慢而认真地说道:
“这种事情不可能确切的说它就会出现在中国或世界其它国家,下一代会出现什么情况我不可能知道了,因为那时我已不在人世了,那时会有新的领袖出现。但在我活着的时候,中国绝不会越出边界侵略别人,也不企图将共产主义思想强加于别的国家。至少50年以后,玉皇大帝所管辖的范围还是960万平方公里。如果我们占了人家一寸的土地,我们就是侵略者了。在一切边界纠纷中,我们主张采用谈判方式,决不对其它国家进行侵略。”
他停顿了一下,又真诚而坚定地说:
“中国自己遭受过如此深重的外国侵略和剥削,今天的中国无意使任何其它国家遭受这种屈辱,中国只要求别人不干涉它的事情,让它从过去受别的国家侵略的创伤中恢复过来。但是如果遭到攻击,它将以一切力量保卫自己。”
毛泽东还说:
“实际上,我们现在是被侵略者,美国还占着我们的台湾。我们不感到英法是个威胁,我们希望英法强大起来。中国愿意和西方国家友好相处,尤其是同英国人民的亲密关系比任何东西都宝贵。”
蒙哥马利歉意地说:
“革命前,你们曾遭受过我们的侵略。我们曾经是最坏的洋鬼子。”
毛泽东说:
“过去有过,现在那种仇恨没有了,只留了一点尾巴。你们的政府只要改善一点态度,我们就可以同你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互派大使。你们同台湾没有正式外交关系,同意北京政府代表中国。现在,只剩下个别问题。在台湾你们还有领事,你们的政府比较亲台湾而对中国疏远。有很多蒋介石的人从台湾到伦敦,受到你们外交部的接待。此外,在西藏问题上,你们也同美国站在一起。西藏的一名叛乱分子到伦敦,受到你们外交部负责人的接见。”
蒙哥马利马上说:
“这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提到的关于英、法、苏、中这个问题是很有趣的。我同麦克米伦和戴高乐很熟。戴高乐要我下个月到巴黎去同他会见,我将把这一点告诉他。戴高乐是一个很好的人。”
毛泽东说:
“我们对戴高乐有两方面的感觉:第一,他还不错;第二,他有缺点。说他还不错是因为他有勇气同美国闹独立。他不完全听美国的指挥,他不准美国在法国建立空军基地,他的陆军也由他指挥而不是由美国指挥。法国在地中海的舰队原来由美国指挥,现在他也把指挥权收回了。这几点我们都很欣赏。另一方面他的缺点也很大。他把法国的一半军队放在阿尔及利亚进行战争,使他的手脚被捆住了。”
会谈就要结束了,蒙哥马利很友善的对毛泽东说:
“很可惜,对西方人来说,中国是一个闭门的社会,这种社会,使西方人不能很好的了解中国,造成了许多曲解。”
他还说“闭门的社会”对中国对世界都不利。
这次会见,毛泽东给蒙哥马利留下了深刻地印象。蒙哥马利回国后在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与毛的会谈》的文章,文章中说:毛泽东是一个十分有吸引力的人,非常有才智,处理问题很讲实际,对西方世界情况的了解是惊人的,对一些政界领袖的评论非常准确。毛泽东的基本哲学非常简单,就是人民起决定作用。中国需要和平,从事长期而艰巨的建设,因此不会对外侵略,也不试图迫使其他国家接受他的共产主义思想。毛泽东建设了一个统一的、人人献身和有目的感的国家。
且说毛泽东会见蒙哥马利后,在上海参观了一个光缆技术展览和一个工业展览,便回到了杭州,继续审阅《毛选》第4卷的注释。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