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702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702

时间:2021-01-23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702

 

 

324
“这个运动规模很大,确实把群众发动起来了,对全国人民的思想革命化有很大的意义。”
话说1966年8月,邵华在北京大学毕业后参加了工作。
邵华从小酷爱文学,1954年她创作的诗歌《黄继光》、散文《节日的夜晚》等作品,发表在《少年文艺》上。
此后,邵华在工作之余,相继发表了为姐姐刘思齐的父亲刘谦初撰写《刘谦初传》和为自己的父亲撰写的《陈振亚传》。
邵华依然喜欢写抒情散文,她和毛岸青合写的《我们爱韶山的红杜鹃》,曾被编入中学语文课本。
8月15日,毛泽东给刘少奇写了一封信,他要刘少奇把1943年6月28日刘少奇写给续范亭讨论人性、是非、善恶的那封信,送给他看。
毛泽东曾在那封信上作了批示。刘少奇当天就将这一信件送给了毛泽东。
8月16日,陈伯达在接见外地来京群众、学生的讲话中,首次提出两大“伟大”,他说:
“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央已经作了决定,这是我们伟大领袖、伟大舵手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
陈伯达讲完话,领头高呼:
“我们伟大的领袖、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
8月16日晚,中央文革小组决定在天安门广场召开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群众大会,参加大会的主要是北京和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年学生。毛泽东表示将出席这次大会,并要求身边的工作人员为他准备一套绿军装。这是他自建国以来第一次提出要穿军装。
8月17日,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作为中共中央文件,传达到了县团一级。
8月18日,为了推动文化大革命的全面开展,经过中央文革小组的精心安排,50万红卫兵和人民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举行了规模宏大的“庆祝文化大革命大会”。在天安门城楼上,在东西两侧的观礼台上,站满了红卫兵的代表。天安门城楼、天安门广场和广场两侧的东西长安街,都由红卫兵维持秩序。
毛泽东身穿草绿色的军装,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健步登上了天安门城楼,第1次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代表。
北师大女附中红卫兵代表——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上将一个鲜红的红卫兵袖章献给毛泽东。毛泽东高兴地让她将红卫兵袖章戴在自己的左臂上,欣然默认了“红司令”这个红卫兵总司令的称号。他亲切地问女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
女生回答说:我叫宋彬彬。毛泽东微笑着将手一挥,说:
“要武嘛!”
宋彬彬从此就改名为宋要武了。
这时,林彪穿着军装,也带上了红卫兵袖章,和毛泽东站在一起。其他一些没有穿军装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见毛泽东和林彪都穿上了军装,也马上回去换了军服又赶来参加大会。 
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主持了大会。他宣布说:
“我们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今天在这里同大家见面。”
林彪接着讲话,他说:
“毛主席是当代无产阶级最杰出的领袖,是当代最伟大的天才。毛主席最相信群众,最关心群众,最支持群众的革命运动,和革命群众心连心!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的一个崭新阶段,是当代最高水平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当代改造人民灵魂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无产阶级最强大的思想武器。”
“我们坚决支持你们敢闯、敢干、敢革命、敢造反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高司令是我们的毛主席,毛主席是统帅。我们在伟大统帅的指挥下,好好的听我们统帅毛主席的话,文化大革命一定能够顺利发展,一定能取得伟大的胜利。”
林彪还说:
“我们要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要打倒资产阶级反动权威,要打倒一切资产阶级保皇派。要反对形形色色的压制革命的行为,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我们要大破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要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我们要扫除一切害人虫,搬掉一切绊脚石!”
周恩来也在大会上讲话说:
“十一中全会是一次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会议。这次会议通过的十六条,是在毛主席亲自领导下制定的,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纲领。一切革命的同志,都要认真地学习它,熟悉它,掌握它,运用它。”
北京大学的聂元梓和北京、哈尔滨、长沙、南京等地的大中学生代表也先后发了言。
大会结束后,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了50万人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在整整6个多小时内,他一直坚持在场。他高兴地对林彪说:
“这个运动规模很大,确实把群众发动起来了,对全国人民的思想革命化有很大的意义。”
毛泽东看见了茅以升,就走上前去,与茅以升亲切握手。他又走到程潜面前,拉着程潜的手说:
“我想了几年,才想出这个办法。”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毛泽东就把程潜送到解放军301医院保护起来。程潜在301医院住了3个月后,向毛泽东提出要回家住,毛泽东表示同意,指示有关部门保护好程潜的安全。没想到,这一次会见,竟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这一天,新华社通讯及时地报道了大会的盛况,播音员激情地广播道:
“今天清晨5时,太阳刚从东方地平线上射出万丈光芒,毛主席便来到了人群如海、红旗如林的天安门广场,会见了早已从四面八方汇集到这里的革命群众。毛主席穿一套草绿色的布军装。主席的军帽上一颗红星闪闪发光。毛主席走过天安门前金水桥,一直走进群众的队伍当中,同周围的许多人紧紧握手,并且向全场革命群众招手致意。这时,广场上沸腾起来,人人双手高举过顶,向着毛主席跳跃着,欢呼着,拍着手。许多人把手掌心都拍红了,许多人流下了激动地眼泪,他们欢喜地说:‘毛主席来了,毛主席到我们中间来了!’”
毛泽东回到中南海后依然十分兴奋,他对护士长吴旭君说:
“文革中这些群众主要是年轻人、学生,正是杜勒斯们寄托和平演变希望的最年轻的一代。让他们亲身体验斗争的严重性,让他们把自己取得的经验和认识再告诉他们将来的子孙后代,一代一代传下去,也可能使杜勒斯的预言在中国难以实现。”
“你总说‘乱’。你没有看到最根本的一条:这个运动是无产阶级领导下的革命,不要怕。我考虑发动群众。我把批判的武器交给群众,让群众在运动中受到教育,锻炼他们的本领,让他们知道什么道路可以走,什么道路是不能走的。我想用这个办法试一试。我也准备它失败。现在看来,群众是发动起来了,我很高兴,他们是同意我的做法的。”“跟随我南征北战的老同志,我没有忘记他们对党对人民的贡献。周总理跟我讲哪些人有困难,我都让周总理去保他们。”
8月1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新华社通讯,标题是:《毛主席同百万群众共庆文化大革命》。报道中说参加接见百万群众的中央领导人有:
“毛主席  林彪  周恩来  陶铸  陈伯达  邓小平  康生  刘少奇  朱德  李富春  陈云  董必武  陈毅  贺龙  李先念  谭震林  徐向前  叶剑英  薄一波  李雪峰  谢富治  刘宁一  萧华  杨成武  江青……”
这就把八届十一中全会中央政治局常委调整后刘少奇被排在第8位的重要信息,首次公布于全中国人民面前。
报道中还说:“在大会进行中,师大女附中一个‘红卫兵’,登上天安门城楼给毛主席戴上了‘红卫兵’的袖章。毛主席和她亲切握手。城楼上下的‘红卫兵’,无限欢欣,有的一蹦尺把高,非常激动地说:‘毛主席是统帅,我们是他的小兵。’有的说:‘毛主席参加了我们红卫兵,对我们是最大的支持和鼓舞。毛主席给我们撑腰,我们什么也不怕。’”
这一天,各大报纸都在显著的位置上报道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消息,发表了从陈伯达和林彪讲话中归纳出来的口号:“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
8月19日起.红卫兵首先在北京继而在全国搞起了“破四旧”运动。他们走上街头,张贴大字报,散发传单,发表演说,号召群众起来砸烂封、资、修的东西。在这个时期,康生有一个小故事,在此权作一个小插曲。
文化大革命在1966年8月间开展了破四旧运动以后,一度曾有许多很有价值的文物和古董都被作为四旧来破坏。康生得到消息后,他一面和一些红卫兵打招呼,要他们注意保护文物,一面又亲自到销毁市场去,收集了许多有价值的东西。他说:
“这些东西如果不保护好,就会毁于一旦。我现在把它们先保存起来,将来国家要的时候,我全部送还。”
就这样,康生是收存了许多的无价之宝。康生对书法和古画有着特殊的爱好,他的书法本身就是很珍贵的东西。
8月20日,毛泽东在林彪转送的由《解放军报》编印、反映有关“破四旧”行动的《文化大革命情况简报》上作了批示,他写道:
“已阅,是大好事,彻底暴露牛鬼蛇神。”“不奇怪,这样可以打出一条路来,对群众有利。”
8月21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说:
“提倡文斗,不要武斗,这是今天要谈的第一个问题。”
在与会者们的发言中,毛泽东插话说:
“北京就成了流氓世界啦?不可能嘛!好人总是多数,坏人总是少数,怎么就成流氓世界?”“总之,我们不干涉,乱它几个月。我们坚决相信多数人是好人,坏人只占百分之几。”
有人说,西安等地红卫兵提出要罢一些官。毛泽东说:
“我们不好答应,情况不清楚。”
8月21日这一天,经毛泽东批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发出了《关于绝对不许动用部队武装镇压革命学生运动的规定》。
8月22日,中共中央转发了公安部《关于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的规定》。
8月23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工作会议,讨论如何贯彻《十六条》。毛泽东对李雪峰说:
“直到8月22日,少奇还对我的大字报上揭露的问题缺乏认识,认为他推行那条错误路线是无意的,没有什么别有用心的动机,是认识上的错误而不是立场上错误。他说他在这些问题上从来没有搞背后活动。我一直让他联系历史上的一些错误作自我批评,但是他的觉悟上不去。你是怎样认为呢?”
李雪峰说:
“反革命也会讲出自己的一大堆理由的。”
毛泽东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他说:
“当前主要问题是各地所谓乱的问题。采取什么方针?我的意见乱它几个月,坚决相信大多数是好的,坏的是少数。没有省委也不要紧,还有地委、县委呢。《人民日报》要发表社论,工农兵不要干涉学生的行动。提倡文斗,不要武斗。
我看北京乱得不厉害,学生开了10万人大会,把凶手抓出来,惊慌失措。北京太文明了,发呼吁书。流氓也是少数,现在不要干涉。团中央改组原想开会改组,现在看不准,过4个月再说。过去急急忙忙作出决定,吃了很多亏,急急忙忙派工作组,急急忙忙斗‘右派’,急急忙忙开10万人大会,急急忙忙发呼吁书,急急忙忙说反对新市委就是反对党中央。为什么反不得?我出了一张大字报炮打司令部。有些问题要快些决定,如工农兵不要干涉学生的文化大革命,他上街就上街,写大字报上街有什么要紧?外国人照相就照相,无非是照我们的落后面,让帝国主义讲我们的坏话有什么要紧?”
8月25日。北京市四中、六中、八中的一部分学生成立了“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简称“西纠”。“西纠”的司令是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孔原的儿子、北京四中高三学生孔丹,副司令是陈毅元帅的三儿子、八中高三学生陈小鲁。
“西纠”的成员之一、北京四中学生刘辉宣曾谱写了一首《造反歌》,又称《红卫兵战歌》。歌词中唱道:“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要是革命,你就站过来,要是不革命,你就滚他妈的蛋!滚、滚、滚!滚他妈的蛋!”
此后在8月27日至9月4日北京举办的“国际乒乓球邀请赛”期间,如何维护好整个赛场秩序是个难题,体委副主任荣高棠向正在观看乒乓球比赛的邓小平提出了这个问题,邓小平给他出主意说:
“找西城纠察队维持秩序。”
他还说:
“李××(一李姓高干之子)的儿子调皮捣蛋,被西纠打了几个耳光就乖了。”
于是,国际兵乓球邀请赛警卫处就把“西纠”的成员们请来维持秩序。
后来在9月4日,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分队指挥部主办的《红卫兵报》出版了第2期,内中有一篇题目为《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的文章,文章中说:
目前,正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高潮汹涌澎湃之时,阶级敌人刮起了一股黑风。他们也喊“造反”,也组织“造反队”,但他们造的是无产阶级之反……他们甚至把矛头指向党中央和毛主席,指向我们的革命老首长、老干部。他们抄革命老首长的家,截革命老首长的车,咒骂革命老首长“生活腐化”、“养尊处优”,勒令“搬家”,“辞保姆”,打匿名电话进行威胁,等等。这是疯狂的阶级报复!这是十足的反革命!我们革命的红卫兵绝对不能容忍!绝对不能答应!!……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分队已经成立了!你们胆敢“造反”,胆敢“翻案”,胆敢再动我们革命老前辈的一根毫毛,我们就和你们拼命!断头流血何所惧!横扫妖魔全无敌!……革命的红卫兵们,立即团结起来!行动起来!保卫国家机关!保卫国家机密!保卫革命老前辈的安全!维护社会治安!坚决打退反革命分子的猖狂进攻!
且说8月28日,全国各地来京学生已达14万人。毛泽东召见刚到《人民日报》的负责人唐平涛、胡痴,他在谈话中说:
“现在学生对一斗二批三改不感兴趣,心里不在学校,要到社会上去横扫牛鬼蛇神。一斗二批三改,这是我讲的,现在群众不听了,他们已经超出了学校的范围,超出了本单位、本市、本地区。”“现在学生心不在一斗二批三改。我们领导上,在报纸宣传上,硬要把学生拉到这个方面去,这是违反学生的潮流。”
针对北京大中学校部分学生开始到各地进行大串联的新情况,毛泽东说:
“让他们去嘛,留些人轮流看家就行了。他们要出个介绍信,就统统开,管他是左派右派。文化革命委员会的人要去,也可以让他们去。有些坏人也会出去。坏人出去无非是放毒,在家里放毒,到外面放毒,都是一样。”
谈到外地学生也来到北京,毛泽东说:
“对外来的学生,要给他们搞伙食。有人说,没有房子住。哪里没有房子住?房子多得很,这是借口。”
谈到一些领导干部对文化大革命的抵触情绪,毛泽东说:
“我们开了全会,还有很多人没有转过来,他们就是不执行。有些人当群众围攻他们时躲起来,这是临阵脱逃。文化大革命的时间,看来到年底还不行,先搞到春节再说。”
8月29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研究有关红卫兵揪斗工作组成员及造反派与支持工作组的“保皇派”之间的对立问题。毛泽东说:
“文化大革命,发展到社会上斗批改。要文斗,不要武斗。”
林彪说:
“全部形势很好,就是要去掉一个打人。不打人,什么都好了。”
毛泽东说:
“工作队员大多数是好的,只有极少数人不好。工作队长也不是个个都坏。派工作组的人要承担责任。国务院各口的负责人,要到群众中作检讨,到工作队员中去作检讨。这样,解放大多数。
保皇派这个名称要取消。中央下的命令,人家怎么不保?不能怪工作组,现在又怪到工作组底下的学生去了。你们要去传,我也保过6天皇,保的只是张承先,后来不保了。”
李富春说:对中央8个口的文化革命运动规定了10条意见。毛泽东说:
“1条也不要。何必10条?来一个放任自流。有十六条嘛,都不听。让他去搞。”
毛泽东还说:
“全国的省委、大市委、中等市委,要垮一批。垮就垮,要准备个别中央局、一部分省委、一部分市委垮台。”
8月30日,北京市第二书记吴德奉周恩来之命,在北京市大专院校革命组织代表会议上和红卫兵们谈话,给学生们做工作。他说: 
“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同大家商量一些问题来的。我们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亲自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纠正了前阶段的错误,扭转了方向,引向了正确的道路。现在是热火朝天,群众起来了,正以排山倒海之势,冲破各种阻力,进入了一个新的高潮。解放17年,北京在修正主义把持下,有许多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东西一直没有收拾,腐蚀着人们的灵魂。这次来了一个大扫除,把隐蔽在阴暗角落里的寄生虫都揪出来,把金银财宝、变天账、武器、地契、委任状、国民党旗帜等都拿出来示众,这件事做得很好。这是一件大喜事。凡是革命的,人民就支持。北京充满了革命的景象,这是红卫兵的功劳。革命的人民精神大振。我今天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
现在形势很好,能不能把运动搞好呢?这就看能不能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凡是不符合主席思想的就坚决不做。我们要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当前是学好十六条。十六条是主席亲自制定的,我们要用十六条来统一认识,统一行动。毛主席号召我们学习解放军,革命师生特别是红卫兵要向解放军学习。总理说红卫兵是解放军的后盾,要像解放军那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忠于党,忠于人民,很好的团结群众,联系群众,以解放军为榜样,做人民忠实服务员。学习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要注意策略注意方法。
最近一些地方出现了打人的现象,个别地方也有把人打死的。我们认为群众起来,这是出于气愤,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敌人向我们实行了阶级报复,杀了我们8个人,打人是可以理解的。要坚决保护红卫兵。但是,因为我们人多,你一下,我一下,很可能把他们打坏了,打死了,把斗争对象打没有了,有些材料也就搞不上了,算来算去还是我们不合算。如果打多了,也会引起中间群众的误会。在这个问题上,要坚决执行十六条。另外,关于给黑帮黑线剃头,挂牌,戴高帽,一般也不要这样搞。我们主要采取摆事实、讲道理,这是最厉害的,表明我们有力量。”
8月30日这一天,中共中央因陈伯达在8月下旬患肺炎住进了医院,不能主持文革小组的工作,于是就发出了《关于江青同志代理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职务的通知》。通知中说:  
“陈伯达同志因病经中央批准休息。在陈伯达同志病假期间或今后离京外出工作期间,他所担任的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职务,由第一副组长江青同志代理。”
此时,关锋、王力和戚本禹这些人,都是企图和林彪联系的人,林彪也不同程度地要和他们建立关系。这些都被江青识破了。于是,江青就在中央文革小组会议上宣布了一条纪律,她说:
“小组内部讨论和研究的问题,任何人都不能传到外面去。不管什么人,即使是好人也不能对他们透露里面研究的问题。路线斗争很复杂,现在的好人也许会在什么时候变成我们的敌人。阶级斗争的复杂性是同志们所料不及的。谁要是违背了这一条,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后来,林彪对毛泽东说:
“中央文革小组研究的问题要是对我们不公布,我们就无法配合他们工作了。” 
毛泽东觉得林彪说得有道理,就对江青说:
“中央文革小组研究的内容不能对周总理保密,也不能对林彪副主席保密,今后的中央文革碰头会要请总理参加,林副主席要派人参加。”
这就是后来周恩来和叶群参加中央文革碰头会的起因。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