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文学诗歌 >>文学诗歌 >> 毛泽东大传 连载703
详细内容

毛泽东大传 连载703

时间:2021-01-24     作者:东方直心   阅读

毛泽东大传 连载703

 

 

8月30日晚,毛泽东在章士钊的来信上作了一个批示。
原来在29日晚,北京大学经济系一群红卫兵查抄了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章士钊的家。章士钊待红卫兵走后,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新北大红卫兵”在29日晚抄了我的家,并带走了一批书籍及信件。“以钊荒毫不才,在公领导之余,受到本国青少年之督责搜检,此惟罪有应得,亦且情所甘愿。盖此中伏有大革命成功之美好前景,大多数人享受幸福,区区一小撮人沾着屈辱,又算得了什么也。”“请公在可能范围内稍稍转圆一下,当有解铃之望。”
毛泽东在章士钊的来信上批示道:
“送总理酌处。应当予以保护。”。
8月31日晨,周恩来办公室给章士钊打去电话,说:
“毛主席已把章老的信批转给总理落实办了,北大红卫兵已受到严厉批评,命令他们立即送回被抄物品。总理还指示说,从今天起,派两名便衣警卫在章老家里值班。”
周恩来还根据毛泽东的指示,亲自开列了一份《应予保护的干部名单》:第一位就是宋庆龄。其他的人员是:郭沫若、章士钊、程潜、何香凝、傅作义、张治中、邵力子、蒋光鼐、蔡廷锴、沙千里、张奚若、李宗仁……
周恩来在名单中写的还有:“国家副主席、副委员长、人大常委、政副(政协副主席)、国副(国务院副总理)、部长、副部长、各民主党派负责人、两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8月31日,毛泽东身着绿军装在天安门城楼上第2次接见红卫兵百万大军。江青主持了这次接见红卫兵的大会。
后来成为著名影星的刘晓庆记载了这一天的盛况:
“清晨6点钟,红卫兵们已经乘车来到了天安门广场,一队一队排好坐下来,形成了一片绿海。随着一阵由弱到强的鼓声响起,天安门广场上所有的喇叭在最强的鼓声之后,用极大的音量播放《东方红》的前奏曲,紧接着,浩瀚澎湃的《东方红》交响乐惊天动地的奏响了,百万红卫兵眼巴巴的紧紧盯着天安门城楼。
‘中央领导人出来了!’‘在几位首长之后是谁?’‘毛主席!毛主席!’
成千上万的声音发出了一个共同的呼喊。红卫兵们扔下帽子、挎包、面包、水壶,拼命地奔向天安门城楼前!几公里的人海不见了,压缩成一堆绿色的山坡,他们像橄榄球员一样,一个摞一个拼命地喊:‘毛主席万岁!’
参差不齐的口号声,逐渐变成有节奏的呼喊:
‘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
千千万万的红卫兵对伟大领袖的热爱,像维苏威火山爆发,像岩浆在翻滚,像泥石流在崩裂,像钢水在沸腾!他们高喊着,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流下来,泪水流到嘴边、脖子上、滴在衣服上,满脸是幸福的微笑。
后来,毛泽东在天安门上消失了。正在人们朝着城楼张望的时候,毛泽东乘坐着敞篷车,正徐徐地向红卫兵们驶来。人群突然神奇的闪开了一个缺口,出现了一条宽阔的大道。毛泽东穿一身军装,他立在敞篷车上,像一座雕像,是那样的高大。毛泽东向红卫兵们频频招手致意,还不时地和前排的红卫兵握手。随着毛泽东手掌的挥舞,红卫兵们感觉有千万道阳光向他们洒过来,洒在他们的脸上、身上,渗透在他们的心里。”
关于毛泽东乘敞篷车接见红卫兵的情形,武汉测绘学院的应届毕业生杨道远在《奉献》一书中是这样记载的:
“这是一生最难忘的日子。接待站把我们送到天安门广场,等待毛主席接见。”“傍晚时分,天安门上响起了《东方红》,大家都兴奋起来了,毛主席要来了!没多久,杨成武乘敞篷车从通道里走了一圈又回到天安门。不多时毛主席要检阅红卫兵了。毛主席乘敞篷车,左右两边站着贺龙和杨成武。领袖们都穿军装,毛主席臂戴红卫兵袖章,贺龙和杨成武都戴着红卫兵纠察袖章。周总理乘敞篷车在毛主席前边开路,林彪紧跟着毛主席,刘少奇等也乘敞篷车跟在后面。全场沸腾了,人们跳跃着,欢呼着,“毛主席万岁”的声音此起彼伏,汇成了震天巨浪。
起伏的人潮恰似稻菽千重浪,8排解放军难抵似潮涌力,只听到广播里喊:红卫兵小将们,你们不是要保卫毛主席吗?现在是考验你们的时候了!大家都想往前看毛主席,听到喊声,又很担心会挤到毛主席,大家都使劲向背着毛主席的方向抵抗,怎奈这排山的力量抑制不住,毛主席的车子终难通过,没能检阅完就转回去了。接下来毛主席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毛主席佩带着红领巾、红袖章,红光满面,摇动着手臂,和一百多万来自全国各地的革命群众见面。这些朝思暮想要见毛主席的人们,见到了毛主席,个个热泪盈眶,跳着喊着,嗓子喊哑了,手都拍麻了,只觉得是无限幸福,别的什么都忘了。”
这一天,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上讲话说:
“我代表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向各地来的同学们问好,向大家问好!”
此前,在林彪的讲话稿定稿时,康生翻了几本外文词典,认为“导师”最重要,应放在第一位,林彪接受了这个意见。于是,“四个伟大”就这样定型了。
周恩来也在大会上讲了话,他说:
“现在,全国各地的同学到北京来交流经验,北京的同学也到各地去进行革命串联。我们认为这是很好的事情,我们支持你们。中央决定,全国各地的大学生的全部和中学的一部分代表,分批分期到北京来。”
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陈毅,见毛泽东向他走来,习惯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毛泽东微笑着点点头,与陈毅亲切握手,又挽起陈毅的胳膊一起照了相,然后拉着陈毅走进休息室。毛泽东问他说:
“陈老总,最近怎么样?”
陈毅不安地说:
“主席,我有错误,历史上我反对过你两次。我……”
“哎!”毛泽东不等陈毅说完,摆摆了手说:“你就是第3次反对我,我也同你合作!陈老总,我保你!”
陈毅坚定地说:
“请主席放心,不用主席保,我能过关!我是共产党员,我靠我的工作,能取得群众的信任!”
毛泽东点点头,满意地笑了。陈毅又对毛泽东说:
“主席,现在年轻娃娃没有参加过路线斗争,也不懂什么叫路线斗争。我想,应该给他们讲讲历史,用我们自己的经验教训,教会娃娃们搞路线斗争,你看行不行?”
毛泽东吸着烟,高兴地说:
“好嘛!”
自从江青这次主持毛泽东接见红卫兵大会以后,她在办公室设置了一个由戚本禹直接领导的专门处理群众来信的小组。
原来在文化大革命前,江青除了私人信件外,没人给她写信,她也没有专职秘书。从“文革”开始以后,她担任了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一些群众开始给她写信,一般每天有几十封,她也就自行处理了。可是从8月31日以后开始,群众的来信急剧增多,几百封,上千封,后来每天收到的信用麻袋装,七八个人都处理不过来。这样,江青才不得不成立了这个处理信件小组,由阎长贵任组长,每天挑选一些重要信件,在前面加上摘要送给她审阅,其余的绝大部分都转给了有关部门处理。 
1966年9月1日,毛泽东给章士钊写了一封亲笔信,他写道:
行严先生:
来信收到,甚为系念。已请总理予以布置,勿念为盼。
毛泽东
9月1日这一天,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在对首都红卫兵的讲话中,要求他们尊重和保护宋庆龄,不允许有人冲击宋庆龄的住宅。周恩来说:
“宋庆龄是孙中山的夫人。孙中山的功绩,毛主席在北京解放后的一篇重要文章《论人民民主专政》中就肯定了的。他的功绩也记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南京的同学一定要毁掉孙中山的铜像,我们决不赞成。每年‘5.1’、‘10.1’在天安门对面放孙中山的像是毛主席决定的。孙中山是资产阶级革命家,他有功绩,也有缺点。他的夫人自从与我们合作以后,从来没有向蒋介石低过头。大革命失败后她到了外国,营救过我们党的地下工作的同志。抗日战争时期与我们合作,解放战争时期也同情我们。她和共产党的合作是始终如一的,我们应当尊重她。她年纪很大了,今年还要纪念孙中山诞辰100周年,她出面写文章,在国际上影响很大。到她家里贴大字报不合适,她兄弟3人姐妹3人就出了她一个革命的,不能因为她妹妹是蒋介石的妻子就要打倒她。她的房子是国家拨给她住的。有人说‘我敢说敢闯,就要去’,这是不对的,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劝阻。”
原来宋庆龄是在毛泽东的关怀下,于1963年由上海迁居北京后海北沿46号的。这里原来是清朝宣统皇帝的父亲醇亲王载沣的官邸,庭院之中有山水、树木、花草,亭台楼阁回廊,环境幽雅宜人。宋庆龄就是在这里度过了她幸福的晚年。
且说也就在9月1日这一天,周恩来指示解放军三0一医院,接收章士钊、程潜、傅作义、蔡廷锴、李宗仁等人住院保护。
9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组织外地高等学校革命学生、中等学校革命学生代表和革命教职工代表来北京参观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通知》。
从9月6日起,红卫兵们举着红旗、身穿绿军装、臂带红袖章、肩挎绿军包、身背背包、手持语录本,开始徒步“北上”、“南下”、“东征”、“西进”,开展了全国“大串连”,把他们的造反行动带向全国,带入了各个行业。
9月7日,毛泽东在关于青岛、长沙、西安等地问题的报告上作了一个批示,他写道:
林彪、恩来、陶铸、伯达、康生、任重、江青:
此件已读。青岛、长沙、西安等地发生的情况都是一样的,都是组织工农反学生,这都是错误的。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请以中央名义发指示,不准这样做。再发社论告诉工农不要干预学生运动。北京就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除人民大学调600农民进城保郭影秋之外,其它没有,以北京的经验告外地照办。
我看谭启龙和这位副市长(指青岛市副市长王效禹——笔者注)的意见是正确的。
毛泽东
9月8日,由4名美国人写的一张大字报送到了毛泽东手中,只见大字报上写道:
为什么在革命心脏工作的外国专家被推上修正主义道路?是哪个牛鬼蛇神指使对外国人这样的待遇: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人,不论哪个阶级不论他对革命什么态度,都受到了这样的“五无二有”的待遇。五无:没有体力劳动;没有思想改造;没有接触工农的机会;不搞阶级斗争;不搞生产斗争。二有:有特别高的生活待遇;有各方面的特殊化。
制定这样的生活待遇是什么思想支配的?这不是毛泽东思想,这是赫鲁晓夫的思想。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结果是什么呢?
1、使革命的外国人不能真正的掌握毛泽东思想,只能口头上说说。2、使革命的外国人革命意志衰退,滑到修正主义道路上去。3、阻碍在中国的外国人的孩子成为坚强地革命者。4、把革命的外国人和他们的中国阶级弟兄隔开,破坏他们的阶级感情,破坏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我们认为,这不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世界革命的原则问题,我们坚决反对这样的待遇。我们认为,要成为坚强地革命者,成为坚强地反修战士,为了把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我们决心锻炼考验自己,我们的后代必须成为坚强可靠地革命接班人!而绝不允许我们成为修正主义分子。为此,我们要求:
1、以阶级弟兄对待我们,而绝不是以资产阶级专家看待我们。2、允许并鼓励我们参加体力劳动。3、帮助我们进行思想改造。4、允许鼓励我们紧密地结合工农群众。5、允许并鼓励我们参加三大革命运动。6、我们的孩子和中国的孩子受到同样的待遇和严格要求。7、生活的待遇和同等的中国工作人员一样。8、取消特殊化。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毛主席要求的革命者。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伟大的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中国人民、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万岁!万万岁!
美国:阳早  史克  寒春  汤反帝
1966年8月29日于北京
大字报中署名为“寒春”者,是著名国际友人韩丁的妹妹,1948年来到中国从事农牧业研究。阳早是寒春的丈夫,和韩丁是同窗好友,1947年随韩丁到延安投身中国革命。史克乃韩丁的前妻。汤反帝即汤姆森,后来回了美国。闲言少叙。
且说毛泽东看了这张大字报,很是高兴,立即提笔在上面批道:
我同意这张大字报。外国革命专家及其孩子要同中国人完全一样,不许两样。请你们讨论一下,凡自愿的,一律同样做。如何?请酌定。
毛泽东
9月8日
9月9日,毛泽东接到了陈毅送来的一封署名为“奥地利《红旗》派的同志”的来信。 陈毅在这封信上的批语是:
请主席审查署名奥地利《红旗》派的同志来信。
                               陈毅
1966年9月9日
“奥地利《红旗》派的同志”在信中写道: 
亲爱的同志们:
读到关于红卫兵支持你们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英雄行为的报导等,我们非常赞赏。以你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的智慧为基础的这一历史革命,对于我们这些致力消灭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和资产阶级社会的人来说是一个鼓舞。但是我们认为有些更必要提醒你们注意,你们国内的革命斗争同你们在维也纳的商务代表的突出的资产阶级举止和资本主义生活方式是极不相称的。从他们衣着看来,很难(即使不说是不可能的)把他们同蒋介石走狗区别开来。精制的白绸衬衫和高价西服同先进工人阶级代表的身份是很不相称的。这些代表不仅占有一辆、而且是两辆“列尔来得-奔驰”牌汽车(这种汽车可以说是资本主义剥削者的标志)难道具有必要吗?
由于这一明显对比而引起了维也纳人的窃窃私语和嘲讽,使我们听了很痛苦。这样的资产阶级行为不仅损害我们的共产主义事业,而且对于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起了不好的作用。我们尊敬地并且迫切地要求你们把这种事到有关当局报告,并且立即采取措施,加以纠正。
致以同志的敬礼!
                              奥地利《红旗》派的同志
                               1966年8月30日 维也纳
毛泽东看罢此信,当即提笔批示:
退陈毅同志:
这个批评文件写得好,值得一切驻外机关注意,来一个革命化,否则很危险。可以先从维也纳做起。请酌定。
                                        毛泽东
                                       1966年9月9日
9月11日,中共中央根据毛泽东9月7日的批示做出了一个决定,经毛泽东核准,发往各中央局、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各部委。决定中规定:
1、不准用任何借口、任何方式挑动和组织工人、农民、市民反对学生。
2、凡是发动和组织工人、农民、市民反学生事件的地方,必须公开承认错误,承认责任,平息工农、市民和学生之间的纠纷,绝不允许把责任推给群众。
3、劝说工人、农民、市民不要干预学生运动,相信学生绝大多数是革命的,是能够自己教育自己的,对他们的言论行动有意见,可以向上级机关提出,不要直接同学生辩论,不要同学生发生冲突。
4、各级党委负责人,不要怕学生,不要怕工人,不要怕农民,不要怕群众,要放下架子站到学生中去,到群众中去,同他们商量问题,坚决走群众路线,坚持党的政策原则,坚持《十六条》,没有什么不可以解决的问题。在北京有些负责同志这样做了,效果很好。
9月13日晚,毛泽东因身体不适,给林彪、周恩来、陶铸写了一封信,他写道:
“卧病3天,尚有微温,今天略好。可在明天(14)或后天(15)上午10时或下午5时,在天安门开70万人大会。我能起床,即去见见群众,不能起床,则请你主持,我不去了。”
9月14日,毛泽东在周恩来以中共中央名义主持制定的《关于抓革命、促生产的通知》和《关于县以下农村文化大革命的规定》两个文件上作了批示。
这两个文件是在9月8日制定的,周恩来向毛泽东建议在政治局讨论一次。毛泽东批示道:
“可照发,不要讨论了。”
9月14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找贺龙谈话,他先把吴法宪的揭发信拿给贺龙看。
原来,林彪认为贺龙是他在前进道路上的一大障碍,因此,文化大革命一开始,他就要整贺龙。他指示空军司令员吴法宪,给毛泽东写信告状,说空军有一条以贺龙为代表的“反党黑线”,“要篡党夺权”。还说许光达是“二月兵变”的总参谋长。 
据吴法宪在几十年后回忆说:“贺龙走到哪里,都带着枪。他手里的武器是可以带进毛主席的住地的。我听林彪就说过:‘和贺龙谈话,是随时准备冒风险的,谁知道什么时候他突然会拔出枪来给你几下子呢?他可是没有严格的组织纪律的。军阀出身的元帅,一个他,另一个彭德怀,将军里面加上许世友,都是这类土匪。你们不要以为他们有什么水平,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连一个普通连长的水平都没有,连什么是政治都不一定懂,就是凭着他们的老资格吃饭。这怎么行呢?’”
再说贺龙指着吴法宪的揭发信对毛泽东说:
“主席,你看……”
毛泽东笑着说:
“你不要紧张,我对你是了解的。我对你还是过去讲的3条:忠于党,忠于人民,对敌人斗争狠,能联系群众。”
贺龙问毛泽东:
“那我去找吴法宪谈一下吧?”
毛泽东说:
“有什么好谈的?你不能找他们,不能承认上面的事情,我当你的‘保皇派’。”
9月14日晚,毛泽东在刘少奇呈报的检讨草稿:《在北京各工作组领导干部会议上检讨提纲》上作了一个批示,他写道:
少奇同志:
基本上写的很好,很严肃,特别是后半段更好。建议以草案形式印发政治局、书记处、工作组(领导干部)、北京市委、中央文革小组各同志讨论一下,提出意见,可能有些收获,然后酌情加修改,再作报告,可能稳一些,请酌定。
毛泽东  
欲知毛泽东此一批示和刘少奇的检讨提纲会引出一桩什么公案?请看下一章内容就会明白。
东方翁曰:毛泽东在天安门先后8次接见红卫兵,其间又支持红卫兵大串联,可以说这两个决策都是颇具匠心的战略部署。本传在第一卷中曾多次叙述了毛泽东在学生时期“游学”的故事,而如今毛泽东安排红卫兵大串联,正是他所期望的学生时代那种“游学”活动的再现。所不同的是,他是把他个人的和与同学、与朋友间的少数人的行为,变成了千百万学子的大行动。全国各地政府遵照中央的指示,为避免莘莘学子像毛泽东当年那样乞讨挨饿,都在当地的道路上每隔五六十里设置一个红卫兵接待站,让那些南来北往者一律免费吃住。南方学子到北方不耐寒冷者,还要赠衣赠被,一律免还。浩浩大军,穿梭如织,其规模蔚为壮观!红卫兵大串联前后持续半年之久,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一被人讥讽为荒唐的大举措,其真实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毛泽东要造就千百万个毛泽东?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