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往事回首 >>往事回首 >> 一张40多年前的旧照片
详细内容

一张40多年前的旧照片

时间:2016-06-07     【原创】   阅读

一张40年前的旧照片
近日闲来整理旧影集,一帧40多年前三人的合影照跳入眼帘。睹物思人,一丝久远的怀旧情结萦绕胸际。
    中间年纪稍长的名叫邢守敬,北京人,西安军校毕业下放连队当兵,成熟睿智、沉稳刚毅。靠右侧的名叫胡振发,69年参军,湖北天门人,长得俊俏秀气,然而正直刚烈,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左侧是我,稚气未脱,一副天真无邪的神态。那是1972年,我们都很年轻,我和胡都是20岁,邢也不过长我们三四岁。是建设三线军工816核基地工程,把我们三人的命运拴在一起,使我们共同度过那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
    我是1968年参军,从安徽一火车就给拉倒四川涪陵,新兵训练结束,直接分到8042部队三营十三连。刚开始在重庆歌乐山渣滓洞白公馆执勤,亲身经历了重庆文革武斗的惨烈。而后随部队开拔到涪陵白涛镇金子山,和其他部队共20000多人从事山洞施工。十三连是个加强连,编制四个排,每排四个班。说是部队,其实就是穿军装的井下旷工,三班倒作业,打风镐、运石渣、扎钢筋灌水泥。除了上工,其余时间还要学习三忠于四无限。每天搞得疲劳不堪。不过那时征兵大都是文化较低,我一个初中生,再加上有写作美术底子,没有过多久就去连部做了文书。每日写写画画,做做报表,无筋骨之劳形,工作也较轻松。
    是一个偶然的机遇使我们三人聚到一起。1970年,部队部署迎接党的十大召开,要求连队编排节目和制作毛主席画像,以此表达对党的忠诚。在寇连长的直接指挥下,一个四人宣传组成立了。连长任组长,邢守敬文化最高,负责编连队好人好事节目,胡振发因为会针线,专门负责用五色丝线绣三忠于的葵花,我则专门画毛主席大幅油画像。那一段时间非常值得留念,大家从艰苦的施工生活刚解脱,就像被囚禁的犯人获得自由,加上我们性情相投,没有几天便熟悉的不分你我。每天一早,我们就会在连部集中,先好好神聊一番,再想到干活,好在那种活不累又不难,不到一个月,大家都圆满完成各自任务。邢编排的一个三句半在团里汇报演出得了一等奖,胡绣的葵花、主席像活灵活现,受到营里嘉奖,而我在连队大水泥墙上画的毛主席去安源油画,在全团独一无二,(因为其他连队没有美术人才)。这样的日子很快结束,但是我们三人的友谊却结成莫逆之交。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形成了三人帮。晚上班会结束,熄灯号后,我们就会偷偷在连队操场一角聚会,在满天星斗下听邢守敬讲唐宋传奇,讲中华活页文选上的精华文章。老实说,那时我们非常敬慕邢,好像他肚子里的文学知识取之不尽。那时是不可以有任何这种书的,任何此类书籍都是毒草,全部禁读。但这些都在邢的肚腹里,随口可得。在邢的影响下,我那时在没有任何书本的情况下,居然就会背诵苏东坡“大江东去”,李白的“高堂明镜悲白发”、“花间一壶酒”、会朗诵白乐天的《琵琶行》、《长恨歌》,尽管不求甚解,但每每会被感动的心潮起伏。胡振发尽管只读了小学六年级,但是他悟性极高,模仿我的钢笔字简直惟妙惟肖。一到星期天,我们还一起溜到白涛小镇,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酒馆聚餐,一壶几角钱的老烧酒、每人一个咸鸭蛋,便会使我们肝胆酣畅、荡思八荒。
   这样的日子毕竟太短,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71年,邢守敬、胡振发先后退伍。邢守敬把仅有的几十元退伍费,专门买了一架照相机,然后周游了武汉、上海、杭州,最后分文没有地回到北京。他旅途中照了很多照片,此后还给我寄来十几张。胡振发回湖北天门后,头两年我们还经常保持信件来往。
   1973年,我也退伍了,而后上学工作,随着生活的忙碌,渐渐各自失去联系。1976年我在单位去北京出差,曾经看望过邢守敬,那时他刚结婚,住在北京一个四合院,在一个国营单位搞政工,我在他家住了两天,他专门陪我去西山看红叶,又去了颐和园、故宫还有长城。此后就没有再联系过。至于胡振发,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时光荏苒,转眼就是40多年,看到这张旧照片,不禁感慨万分,逝去的时光只能使照片褪色变黄,但我们的友谊却如经年的陈酒,愈浓愈烈。邢守敬、胡振发,两位朋友,你们现在过得还好吗!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