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往事回首 >>往事回首 >> 回忆在54师医院的日子 苑清泉
详细内容

回忆在54师医院的日子 苑清泉

时间:2016-06-18     【原创】   阅读

   (一)组建54师卫生科
1963年1月,7169部队的272医院在和平里的100多人,随机关转移到河南洛阳。留在酒泉的100多人,归建54师卫生科。科长由272医院第一副院长孙跃庭担任,副科长由原272医院内科主任谢跃卿担任,并兼任卫生营营长。原二技校门诊所所长邓汝祜任副营长,随其过来的有林伦、薛会万、张增录、宋秀英、胡生臣等军医。原272医院内科军医刘惠英任副营长,随其一起过来的还有邓永顺、闫思密、隋志强、姜朝义、王新华、苑清泉、谢端俊、张保林、王玉生、肖邦秀、周世英、刘群英、黄奇勋、成庆岩、桑金照、王文卿、黎仝山、盛棒所、郑忠义、贾永明等人和刚调换来的273医院的谢志刚、黄卷等军医,加上当时的政工干部,孙玉宣、岳宝生、钟泽浦、吴璞和南京护校的邵云仙、刘玉先、叶菊娣、孙荷芳、周玉恒、王月华、姜引隶及陈玉枝、王玉坤、杨秀珍、董淑霞等共计120多人。卫生科成立后,主要工作对象是为分散在各地的125团、123团、109团和师直机关各分队和家属进行巡回医疗定期体检,或成立大型医疗组,常住卫生队,加强提高基层医疗水平,特别值得回忆的发生在54师医院的几件事:
(二)一次特殊的抢救伤员
  几个施工战士在回家途中遇到一个伤员已是昏迷状,他们用板车把他送来医疗队,不知是哪个单位的,当时值班医生是张增汞和谢瑞俊医助当即进行抢救并连夜会诊,当时参加会诊的是:邓汝祜副营长,徐绍刚、王新华还有卫生队的领导,会诊结果是:骨盆和大腿骨粉碎性骨折,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和输血,因条件所限须转院,当时决定由张增汞医生和护士张保林,护送去解放军四院,(驻西宁)天快亮时,他们用救护车送去四院,那天是星期天,四院赶巧也缺主刀医生,张增汞就毛遂自荐说:我可作此手术,结果伤员立即进行手术,做了3个多小时,最后是张保林缝合的。当时四院的领导给了很高的评价,没想到一个护士有这么熟练的缝合技术,真不可思议。其实张保林光在272医院手术室就工作了8年,他是靠平时练出来的,这些情况,当时受到部队领导的赞扬。
(三)参加酒泉社教运动
  1965年9月 54师根据酒泉地委部署,军队参加地方社教,我当时在青海海宴,长住7986部队医疗组,因酒泉需要人,被调回参加社教。由刘福群副师长任队长,吴占祥副师长任副队长,还有宋志斌、刘庆增、公社书记老钟和酒泉县一副书记还有兰州师范大学校长等人,组成总寨公社社教领导班子。 进村前,进行短期培训,我被分配到总寨大队崔桥二队任组长,有四名队员,他们是兰大讲师周月光,大学生白福生,农村积极分子贺新成,还有一名后被调到别处。总寨大队组长是军务科长付英,付组长是蔡代谐,还有一地方副组长。当时规定进村后不许吃肉,不许吃油炸的饼子,必须和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酒泉农村生活是非常苦的。刚进村时,在社员家吃饭一律是粘米稀饭,没有菜,只有一小盘用棉花籽油泼一下的辣椒面,开始真吃不下去,三天后才勉强吃一小碗,后来习惯了,也就坚持过来了。崔桥二队150多户,但居住非常分散,少数住户,距离有几公里,过去虽然是一个生产队,但都是老死不相往来,队长只知道名字,但与社员从不来往,工作组去了后接连开会。他们才相互认识,我们把党的政策,反复的传达,公开、使他们了解工作组去的目的。   我们进村后,办了三件得人心的事。一是把闲了多年的一口水井利用起来,解决了20多户的吃水问题。 二是我们进村后,队里死了一头牛,这头牛是意外死的。还惊动了工作队,刘福群副师长和刘庆增、付英等到二队检查工作,我把情况如实向刘副师长做了汇报,他说:一头牛是生产队的命根子,也是一笔大财产,一定把这个矛盾处理好。他还说:你们队里有个郭拐子,还有个贫协代表,说他是穆仁智,我说是有这两个人。你们摸一下底,一定执行好的政策。我说好,请领导放心,一定按政策办。
  我们对上边的几件事做了调查,还把结果上报工作队,当时是这样处理的:关于对意外死牛的事,经调查当事人张英德,人品好,老实勤快,责任心非常强。事情发生后,他非常难过,即睡不好,也吃不进饭。当时全体社员却同意把牛肉煮了吃掉,吃不完分掉,而他一口也没吃。剩下的肉也不要,全体社员都同情他,他们说:张英德我们看着他长大的,出了这事,纯粹是意外。其他也有不少社员,为他说情。最后经过社员大会一致免除他的赔偿。但将他最高工分10分降为8分(社员最高10分).这事就这样满意的解决了。关于对投机把分子郭玉枝,经调查他的所谓错误是60年61年生活困难时期,倒卖过鸡蛋,平时赶集多,发现卖家具或其他有利可图的倒卖过,家庭生活较富裕。群众说他是投机倒把份子有过头。 关于二管家张仁德解放前给大地主,吴术道当过几年管家,人称穆仁智。解放后被选为贫协代表,参加过县的代表大会,和公社贫协会,据本人讲,解放前,吴术道给过二亩地(实际是分散财产)和一些衣物类东西。他曾多次给吴术道煎过大烟,他把渣子和多出来的私自留过。后来有的人肚子痛,他用了不少,给他们治病,有的收了钱,有的没收钱,吴术道逃跑前给了他3根金条在酒泉街上开办了一座磨坊,后来效益一般,就回来种田了,他没有大过失。 此处理情况,我们还写了报道,由酒泉地委小报登出受到重视。
  社教工作中我被评为酒泉地委五好队员证书。
(四)动乱年代在梓潼
  66年8月由卫生科科长孙跃庭,带领我们一行13人,从酒泉出发,经宝鸡到四川绵阳第一线,为54师广大指战员体检,此时的四川是全国武斗的重点区,沿途就有文化大革命的苗头了,学生大串连比比皆是。我们所乘的火车,超载非常严重。张增录医生与几个学生聊的很融洽,还和一个刻为人民服务的学生要了一个别在自己胸前,,在和学生闲聊的时间里,也不知是高兴还是怎么的,反正我们这些没参加运动的人,说不出什么滋味到达了绵阳,在车站等车的时间,发现一个少女在表演忠字舞和唱语录歌,女孩相貌也很漂亮,我们都围拢看,女孩使出全身的解数,上气不接下气的在舞、在唱、在跳。王月华、周玉恒说:我看这女孩精神有毛病。在绵阳军供站晚上没事我们结伙去街上溜达,看到墙上贴有大字报,其中有一面百丑图,特别是描绘贺龙嘴叼大刀,我们真弄糊涂了,怎么一个受人尊敬的老帅,也能随便丑化。还有一些揭露李井泉和他老婆肖里的大字报,我们感觉社会乱了。在绵阳住了两天后,部队把我们接到梓潼县一个小院里,几天后师里召开干部大会,会上由师长姚家俊讲部队要稳定,不要介入地方派性斗争,要宣传毛主席的要文斗不要武斗,还传达了部队不搞四大,要正面教育,要按中央部署办,不能各行其是。一天办公室通知,去街上制止武斗,我记得那天,卫生科去了18个人,是跟随后勤部机关一起去的,由陈干事带队,坐的卡车,直接开到县政府附近,已有不少连队,在那里做宣传,我们下了车,就奔群众多的地方,都随身带着印好的中央文件,没想到我们被二派的群众挤在中间,二派的群众都拿着长矛大刀和木棍钢棍,我们第一次经过这场面,心情都很紧张,连呼吸都不自然了。王玉栋医生悄悄的和我说:这要真打起来,我们可危险,是得小心着。可能是经过做工作,二派对立的情绪缓和了,有互相撤退的动像,这时陈干事小声对我说,互相传一下,我们也准备撤退,一会都去公安局门口集中,我们已发现不少人上了汽车,我们也就抓紧上了汽车,还没坐满就开动了,中途有人提出要解小手,要求汽车停一下,车停后,不少人从汽车上跳下,我也从车帮跳下,结果因天黑,没看清下边,一下跳到路边一个枯井上,腰椎2.5公分压缩性骨折。因当时年轻,也没当回事,仍照常工作。
(五)康定搞外调
  因部队刚从青海海宴过来,卫生科一个干部,因生活作风问题,组织上决定派我和组织干事潘树坤外调,经成都-雅安-天全-邛莱,泸定桥我们参观了当年红军会址,强度大渡河的芦定桥,路过红军爬过的雪山,汽车行到康定,到处都是冰山雪地。第二天在街上转了转,街道非常整齐,干净,中间有一条河渠,水质非常清澈,河道两天都是用大石块垒起,是条人造河。这里商店什么百货都有,价格也很便宜,社会还算稳定,不像成都绵阳那样乱,这里大字报也很少,只见到打倒刘少奇和两张百丑图,还有几张针对康定军区天宝的。我俩来到一家饭店,挂的牌子上说,有北京水饺,我俩就进去买了一斤,一吃是用腊肉做的馅,因有怪味,只吃了几个就不吃了我们回到旅社,简单洗涮就睡了,发现旅社的被子非常短小,只能盖到脖子和脚面,但非常干净卫生,第二天我们买了去丹巴的汽车票,上路后,路两边都是高山俊涯,非常惊险,放眼望去发现几群野猴,还能听到叫声,有时在一些平坦的地方看到一些藏民,他们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厚厚的藏袍,有少数人还把小孩揣在藏袍里,一些临时停车点,有不少摆小摊的,出售奶油,腊肉和虫草类的东西,价格很便宜,快到天黑时,我们才到目的地----丹巴县,到后马上与公安局联系,办理住宿手续,当时公安局的领导告诉我们说:这里晚上不安定,如有动静,不要轻易出门,第二天早上局长与我们见面,我们讲了来的目的,落实了几个我们需要搞清的问题,再回去的路上,在康定因等车还留了一天,无事时想到情歌唱的跑马溜溜的山,一打听就在康定附近,就决定去跑马山观赏一下,但不知怎么上山,也没细心调查,就冒然从山背后往上爬,一路难爬的很,山坡上一路都是带刺的仙人掌和矮灌木,一些碎石随时有滚动,两个多小时才爬上去,山顶有块空地,有10亩大小,靠西边有几间砖结构的平房,很荒凉,没几个人,我和老潘相对一笑,这就是跑马溜溜的山上吗?真是有其名无其实呀。后来,我们顺利的回到了梓潼,将调查结果,向领导做了书面汇报。
(六)参加风雪高原工程兵好十连命名大会
  68年9月1日,54师在酒泉大院戈壁滩上召开了十连命名大会,我在四川梓潼卫生科医疗所工作,接师部通知后各单位要选3-5名代表参加,我和王守生指导员,护士王月华,选为代表,前去参加,是68年8月27号,坐火车回酒泉的,回酒泉后第二天,参加预备会议,我们编入后勤部组,同时参观了好十连的艰苦奋斗史和各种图表。于9月1日八点中,准时到达师部南侧的戈壁滩上,在去会场的路上,两旁都飘扬着彩旗,到会场后,主席台是战士们用砖垒起来的,台面一律用4公分厚的松木板铺成的,还用一层帆布铺在上面,周围后面,两边均用帆布遮挡,会场即庄严大方,又壮观美丽,估计有一万人参加。11点由原54师政委马苏政宣布大会开始,第一项是升国旗奏国歌,和由文工队演奏的解放军进行曲,接着由陈司令员代表中央军委给十连赠送无限忠于毛主席的风雪高原工程兵好十连锦旗,十连代表生动的介绍了他们十八年学用二个务必;实践经过。甘肃省委书记胡继宗,20基地张胎祥司令,酒泉市委,玉门市委等祝辞,结束时,由文工团,表演了歌颂好十连的精彩节目。回到四川梓潼卫生科后,由王守生指导员,给全体人员做了传达汇报,完后还进行了组织讨论。对此次大会,还拍了纪录片,向全国做了报导。
(七)派我请李主任为排长开颅
  68年四川还乱的很,我们每天都收治因武斗受伤的伤员,125团的一个排长,在梓潼街上巡逻时被流弹击中头部,急需开颅手术,张增录、王新华两个外科医生,都说不能做此手术,必须有脑神经外科专家才行,司令部参谋老万还传达了姚师长指示,一定设法抢救排长的生命,当时卫生科的孙耀庭、谢跃卿、余万胜、王守生都急的不得了,怎么办,最后决定,请成都总医院来人,当时梓潼与外界交通受阻,各要道都被封死,最后决定由我去成都联系,万参谋带着我乘姚家俊的汽车就出发了,当行到石牛镇时,就被造反派卡住了,经万参谋交涉半个多小时,才答应放行,但汽车刚行进20多米,周围就用机枪扫射子弹打汽车周围,离汽车只有一米远近,地上直冒白烟,停了一分钟,造反派用小红旗发出信号,可放行,到了绵阳,万参谋对我说:苑医生,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我和司机马不停蹄的向成都进发,很快到了总医院,到后马上找到革委会一姓张的军人,他对我说:神经外科李主任,正在烧锅炉,我问姓张的军人,怎么李主任还烧锅炉啊,他说:李主任原先是国民党医院军人,历史不太清,造反派规定他,有手术就手术,无手术就烧锅炉。下午4点左右,顺利回到梓潼,三个多小时后,决定手术,由李主刀邓张和王为助手,还向曙光医院邀请了麻醉师(主要还是由王文卿负责麻醉)我和王月华,邵云仙、姜引秉筹集血源,在查血型时,两派都来了不少人,都积极的为解放军献血。特别是梓潼中学,来了60多名学生,还有不少工人农民,大概有150多人,中学来的学生相当一些不够年龄,他们都说是自愿来的,实际是个造反派叫来的,其中有一个女学生,最多年龄有16岁,我单独与她谈话时,最后她说了实话,说不来就得往前线送弹药,那更危险,来输血还安全些,了解此情况,我就把带队的头头找来,先问他有无孩子,然后讲了年龄小输血的害处,他无话可说,他随后就把不够年龄的抽出20多名,还借这个机会,大力宣传毛主席要文斗不要武斗和不要冲击部队的讲话,他们都表示赞同,此次献血1500多毫升,李排长的生命得到了挽救。为此,姚师长多次表扬了卫生科。
(八)恢复县医院工作
  这段时间,师里有个支左办公室,直接由姚师长负责,当时根据上级指示精神,军队已积极介入地方,主要针对因武斗引起的瘫痪,县医院也不例外,县医院编制80多人,但坚持上班的只有10%,人民看病受到严重影响,姚师长在一次会上专门指出,部队要出面,要去帮助恢复,指明要卫生科去人,邓永顺副所长派去曙光医院军管,我和两个卫生员派去县医院恢复工作,我们头天去,医院大门紧闭,等了半个小时,才看到看门人,并与之交谈,他说已关门4天了,昨天晚上来了个摔伤的农民,是他和厨师老李,给包扎的,你们解放军来了,这下可好了,这里每天都有重病人来,看到医院成这样,我们很难过,当时我们3人,分头去各科室查看全院只剩10多个人,其他人,有的串联去外地了,有的在家不敢来上班,因医院派性严重,经过多人打听,才找到书记,开始动员他出来工作,他没正面说行,但答应积极配合我们,他给我们提供10多人姓名地址。自此,我们几个人每天在城里走街串巷,不到一个礼拜,就集中了20多个人,基本上各科室都有人了,凡来的人,都叫他们穿戴整齐,有时做事,没事学习老三篇,主要造舆论,半个多月就集中了50多人,这时武斗风,越来越严重,有一天,在回部队的路上,我的裤脚,被冷枪打了个洞,是罗季贤发现的,有一天正准备去医院,碰到姚师长,来医疗所量血压,问我县医院情况怎么样,我说已集中了50多人,但人心很难稳定,师长说:现在武斗风越来越严重,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现在去新疆休假的王灵华休假已到期回来了,说马上换我回酒泉,我在县医院又呆了3天,王玉栋通知我支左部队很快要撤了。早上起床不久,造反派就来抢武器,有一部分群众,到急救室乱挖,王月华,张贡朝不让挖,吵的很凶,还有一部分人跑去药房,在新建的一个库房乱翻,当时我和调剂员安恩庆说:他们再翻,也找不到弹药枪支,小安悄悄的告诉我,昨晚上11点多,军械科拉来30箱弹药,就放在库房底层,我说赶快把他们引开呀,小安说:我知道该怎么办了,直见他跑回库房,趁人不备,打碎一瓶阿莫尼氧,仍到库房,很快发出臭味,别的群众喊,什么味啊,小安趁机大喊,谁把毒药打破了,要出人命的,结果一些群众大喊着,快走啊,毒气打破了,吓的他们马上离开了库房,避免了30多箱弹药被抢,晚上几个医生护士乘凉时当做笑话谈。
(八)参加景志强烈士追悼大会
  在四川的54师机关,和直属分队,在卫生科医疗所院里,召开了为在洪水中抢救战友和群众的财产,英勇牺牲的景志强同志,开追悼大会,其父母也从老家专程赶来参加,其父母还在大会上发了言,他大声喊出:我儿为人民的利益而死,死的值。 当时绵阳军分区,梓潼县委会武装部、军工厂,各造反队组织等单位一千多人参加了大会,我被后勤部推选为代表在大会上发了言,主要颂扬景志强,高尚的共产主义精神,当时全师有5人代表各单位发了言,大会由姚师长亲自主持。
(九)54师医院组建
  为配合涪陵816工程,68年12月份左右,除少数人,因支左留在酒泉外在梓潼的全部医务人员,后勤人员,共120多人转来涪陵,于 69年54师卫生科扩编为54师医院。第一任院长谢耀卿,政委王宗保(73年后为马占山)副政委周锁林,副院长邓永顺,谢志刚 ,所长陈光德,任才,隋志强,王文卿,药房主任扬中盛,指导员王守生,苑清泉,童恒建,李春强,副所长林伦,胡生臣,姜朝义,协理员曲长富,管理员王德旺。为配合涪陵816工程,保证施工人员身体安全与健康,当时分了4个组,(内科组,外科组,传染组和门诊组及院直),并很快开展了收治工作,医院还常设一所驻816工地,除重点保证816工程外,还指导帮助各团卫生队医疗救护任务。二所,三所驻涪陵卫校,病人多,经常床位住满,主要是肠炎和中毒性痢疾,以及由816工地送来的外伤。涪陵的夏天天气又特别炎热,病人住的病房,经常在38-39度,特别是住在楼顶层的病人,更是酷暑难耐,师领导多次视察,下决心解决此问题,指示后勤部,将楼的最上层,加盖一层防热板。冬季潮湿寒冷,病房没有合适的取暖设施。医院唯一娱乐的就是一周一次露天电影或卫校篮球场业余活动,偶尔能盼来兵种文工团节目表演。虽然脚底下就是乌江,没有人敢轻易下水。
(十)从816转战华蓥山改编武警医院
  1974,4,由于国际形势变化816核工程下马,医院随师部机关迁回西安,驻三桥留守处大院,与大院门诊部合并,分门诊,内科,外科,传染科。服务对象是师部机关,家属,几个连队。同时向社会开放对外服务。退休,转业,复员使医院构也发生变化。1976年11月部队接到新的任务,医院随大部队开赴四川华蓥山执行221库任务,出于保密,我们也无从知晓任务具体情况,工程兵到哪都和石头打交道,医院就是为这些石头部队服务的。当时医院院长由谢耀卿副部长兼任(后由潘成全,谷志清继任),政委马占山(后由潘成全改任)副政委周锁林,副院长邓永顺,焦德胜,郑林荣,俞万盛,所长有王文卿,胡生臣,黄康友,隋志强,黎仝山,姜朝义,张连屯,吴贵堂,药房主任吴古生。指导员张国权,张学芝,陶金球。医院编制有门诊,内科,外科,传染科,防疫所。主要服务对象师机关,4个团。病房及宿舍就住在一个个比篮球场还要宽大的库房里,用一米多高的砖墙隔成数个房间,房顶是共用的,一人呼噜声足可吵醒全院男女。可好,夏天不用空调电扇,再热就进医院旁边山洞避暑。全院一台19英寸黑白电视,每天下午防疫所就摆满了凳子。晚了就得买站票。这样的生活过了3年多。80年54师奉命撤出221工程,团队各奔东西有被其他部队兼并或解散,,医院再次回到西安三桥大本营。于1982,4,随师部机关改编为武警技术学院医院,结束了近20年的工程兵生涯。
(十一)无私奉献的白衣战士
  在为工程兵服务的医务人员,出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模范人物,如在医院工作40多年的王兰珍同志,她不但立了功,还被群众推选上北京见毛主席,她的事迹,还编了(白衣战士),护士陈玉枝同志,她是56年考入北京军区102医院,58年集体调往大西北参加核基地建设。先后在7169部队医院和54师医院的内科,外科,传染科等临床第一线工作了39年。曾4次为抢救重病人无偿献血。还有自学成才的王玉栋同志,他51年入伍,没进过学校,靠实践增长才知,他负责内科工作时,出色完成了收治任务,如遇到一列,因吃菠菜引起过敏的病人,为确诊,他细心验证,终于确诊为菠菜过敏症。黎仝山同志也是51年入伍,没进过学校,全靠自学,不但医生业务熟练,而且学会掌握了一门外语(英语),还写了数篇论文在刊物上发表。
  中西医结合治疗各种疾病,传染组成绩最突出,师宣传科,还专访了他们,支部及时抓住了他们为典型,推广了他们的事迹,数十名女卫生兵,,在老同志传帮带中,很快成长为护理上的精英,如,施建兰、王秀英、陈京淋、徐小曼、李小鸾、梁勋芳、吴继红、王伟利、王淑兰、杨军、王宁玲、王莲娜、林英、朱宁霞、曹青云、时贺茹、魏秀枝、潘玉娥、薛明英、高新平、张明英、潘元元、蔡京海、药房的易湘,李春强、杨小东、蒋文艳、王蓬文、孙淑凤、马晋秋、牛竹梅、赵玉香,王嘉燕,王军、蒋家谱、张万长、马志新、彭立瑞、范井柱、李先松、周登彩、罗季贤、张久涛、徐成富、胡振玉、何培德、陈本松、卿三凯、刘长海,林明宝、赵友聚、潘好良。门诊袁继红、张生芝、果常友是好劳力,几乎每天要去涪陵码头抬担架。赵守清,刘长海、刘玉先、陈贵林等发挥了先进作用,他们把用过的棉球和纱布,集中一起消毒后,拿到乌江边冲洗再用,节约棉花和纱布上千斤。病人张长吉,因服用磺胺引起的过敏并发绿脓杆菌感染,李广富去採血,找不到採血的合适部位,他住的病房,发出异常的臭味,他用的衣物等都得定期消毒,他们在护理上认真负责,不放弃,全体医护人员,经过3个月的努力,将张长吉从死亡线上夺回。
  几乎每天都有抢救的病人,医护人员非常辛苦,但他们总是和第一线的施工战士比,他们除正常上班外,还利用空余时间,采集中草药,医院还举办了展览,当时工程兵胡奇才副司令视察了现说:你们医院,自采,自制,自用,勤俭办医院路走的对,他还亲自品尝了医院药房自制的豹骨酒,院长谢跃卿,还向胡副司令介绍了红管家杨中盛同志。还有杨小东,吴继红、牛竹梅、王蓬文等文艺骨干,排练了沙家浜选段和其他节目,会演时受到师首长和广大指战员好评与奖励。王嘉燕、赵玉香、刘小燕、在饲养场,训练新兵时,更是巾帼不让须眉,受到在场的李化录副政委的赞扬,特别受到专门搞列队的杨发木大队长赞口不绝。
  在对王克荣、刘小珠,任海泉、任佰忠、姜胜举、何安域、尚金书等的抢救,延长了他们的生命,对816工程中负伤的更是尽职尽责。如对孙好法,聂品文,王国锁,朱广杰、李小五、别道遂、郑开恩、贡德怀、冯守权等30多名烈士抢救上,尽到了全力以赴。院长谢跃卿和邓永顺,谢志刚、林伦、姜朝义、张增录、王新华、吴祝坤、李坤玉、王述英、任才、盛淑珍、李青芳、黄菊芳、胡生臣、谢瑞俊、刘翠兰、洪道安、喻永林、黄奇勋、肖邦秀、周显瑞、秦晋国、徐唯一、刘孝祥等都表现了高度的负责精神,可以说,他们每个人都有光辉的事迹,给人们留下很深的印迹。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