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两弹一星 >>两弹一星 >> 54师101团有一支最后参加3次
详细内容

54师101团有一支最后参加3次

54师101团有一支最后参加3次

氢弹试验的连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央军委直属特种兵第54师在我军建军史上,有着光辉的21年,为“两弹一星”做出卓越贡献的历史,不为人知是这个师有一神密的连队,他们在1967年初54师3个团3万余人主攻四川乌江金子山“816工程之时,他们却被悄悄的留在大西北,执行特种任务,1969年、1970年他们这个连队在我国西北某地参加了3次氢弹试验。

第一次是1969年9月23日,爆炸当量2万吨,中国首次地下核试验,称为地火之光。

第二次是1969年9月29日,爆炸当量300万吨,中国第一颗由轰炸机投放的氢弹爆炸成功。𠂇

第三次是1970年10月14日,爆炸当量340万吨,氢弹由轰炸机空投核试验。

1969年9月29日,距今已48年过去了,战友们仍能清楚地回忆起1969年9月29日全体战友亲身体验了一次氢弹效应试验,大家为此津津乐道,终生难忘。时至大约下午2时,我们部队5个排,包括103团配属的一个排,排长解大兵,全连200多人,相邻空军某部一个连队,农械11师三个连队600多人,居住部队附近10多户游牧民,他们住的是蒙古包,围着蒙古包就是他们的几百只绵羊、骆驼,一牧户有二、三峰骆驼,主要用于搬家驼运蒙古包和供牧民乘坐。

突然一声巨响,氢弹爆炸,开始只听到阵阵春雷般的连续爆炸声,山摇地动,爆炸冲击波形成的浓浓烟雾形成巨大托地而起黑色快速翻滚的黑褐色烟雾体,阵阵爆炸声狂风骤起,一阵紧似一阵,西北方黑烟翻滚,蘑菇云逐渐升空,变换着颜色,红色、紫色,内呈金黄色,巨大烟雾升空,估计有超5000公尺高度,顶端变成了蘑菇云圆形,十分雄伟、壮观。我们部队干部战士、空军、农械十一师战士,为我国又试射一颗氢弹狂欢、跳跃,感到自豪,根本不在乎辐射对健康的致病和影响。据目测,氢弹爆点离我连驻地直线20至30公里以内。

1969年初,我连当时驻酒泉大院,为防苏联核打击,部队强化训练,“背向爆炸点卧倒在地,两前臂撑起头部,降低姿势,双手捂耳,嘴张开,用鼻呼吸。”氢弹试验后,当地驻军,包括我们连队,上世纪六十年代,部队没有电台、收发报机,连队有一部黑塑外壳手摇把话机,无通话基本条件,我部当时派我去(我当时任连部文书)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安南坝乡问过,氢弹轰爆前是否接到过通知,答复是我部队驻地“距试验场距离很近,准确地点是保密的。”我国当时经常在大西北人烟稀少处试验原子弹、氢弹。考虑美、苏对中国围攻、封锁,台湾蒋介石统治,叫嚣反攻大陆,有着当时复杂国际背景,试验是经常性的、保密的。对内、对外提前不公布,氢弹轰爆后,部队因未提前接到上级通知,未能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全体官兵受到辐射是情理之中,当时战士们反映最大是掉头发严重,一抓几十根,洗一次头脸盆漂一层黑头发,战友们感觉不适,普遍觉得全身无力,自认为高山反映,营养缺乏。

一O一团为54师主攻团,称为老大哥团,我们入伍时团长杨广顺提升为54师副师长。第二任团长范吉昌,1946年入伍,后提升为师副参谋长。

甘肃酒泉冬训,罗布泊以南阿尔金山开采石棉。1969年9月一次氢弹试验,一次地下核试,一次导弹打敌方飞机,当时驻地原子铀、鼠疫对身体的损害。

1969年2月,我们入伍时,正值东北边境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打响,苏联在我国东北、内蒙古自治区边境陈兵百万,战争形势非常紧迫。岚皋、旬阳县这批60名高原特种兵,接兵部队要求是甲等身体,发“四皮”,即皮帽、皮大衣、皮手套、毛头鞋等高寒区服装配备。当时师部大院在甘肃省酒泉市市内东南角,部队对外番号师部8342,团部8042部队,我连为对内101团3营14连,冬训期间我连负责师部外围巡逻及南大门执警。

1967年3月以后,由于101团大部队已挥师四川涪陵白涛镇主攻816工程。师部决定101团3营14连交由54师103团直接管理。103团对外番号是7985部队,103团驻地甘肃省酒泉地区东风10号基地进行秘密承担两弹一星核基地垒山国防工程,在戈壁上平地垒假山,完全是现代化军事防御工程,深入地下,再突起为山,拱卫保护20基地,现称为航天城的安全。我69年6月至71年4月担任连部文书,在大西北2年里,每月最后一天(或月小29天,30天,月大31天零时)进入军用火车站10号103团基地。从阿尔金山的安南坝石棉矿驻地乘一天汽车到敦煌县七里镇,第二天乘汽车到安西(现改为瓜州)上火车,止酒泉下一站清水站,第三天再乘军用小型火车专线。整个铁路火车凭制式101团军用专门证件出入,铁路系统全部是军人管理,我的任务是上报我连军事、政治实力,即人员、党、团员军官、士兵等数据、武器装备等情况。1969年11月由我直接经手上交我连7.62厘米防苏步骑枪、老式铁把冲锋枪、机关枪。由师部直接为我连换发半自动步枪、仿苏56式冲锋枪、班用机枪等,排连级军官配“54”式手枪。

1969年3月2日上午,中国与苏联在珍宝岛发生了激战,紧接着在珍宝岛又接连发生了3次较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在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我方提前设伏,有备而战,损失较少,取得全胜。同年8月13日苏联又制造了铁列克事件,称为“8.13”中苏铁列克事件,我方主阵地人员几乎全部阵亡,28人牺牲,包括3名记者,参战方兵力:中国军队100人,苏方300人,中方伤亡68人,苏方伤亡12人。这次恶性事件是苏联在中苏边界西段,中国新疆裕民县铁列克提争议地区采取报复行为,出动直升飞机、坦克、装甲车对中方一支30人且只携带轻武器的边防巡逻队发动突然袭击,造成中方边防队全部阵亡。

1964年10月14日勃列日涅夫参与推翻赫鲁晓夫的政变,任苏第一书记,核武数量超美国,成为超级军事大国,想用核武器攻击中国,并已挑起边界事件1700余起。1969年8月18日,《华盛顿明星报》在醒目位置刊登了一则消息,题目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核打击。”文中说:“据可靠消息,苏联欲动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几百万吨重量的核弹头,对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武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苏联在我边境阵兵百万,当时判断大规模战争一触即发。

1、紧急状况下的酒泉冬训。

苏式军机5分钟可飞达酒泉市上空,中苏产生大规模军事冲突在所难免。毛主席提出:“备战,备荒,为人民。”“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在当时紧张备战形势下,陕西岚皋、旬阳两县入伍60名新兵未经过新兵团训练,由接兵军官和班长们直接带入老兵连队,投入紧张的冬春季军事训练,进行队列、射击、投弹、刺杀等常规训练,以实战形式,用步兵武器、步枪、冲锋枪、机关枪、重机枪,用苏式弹夹式机关枪训练打飞机,以戈壁滩地形接敌,冲锋、撤退、野营拉练等项军事训练。冬季训练结束后,进行各种单项考核测试,当年入伍岚皋、旬阳战友均获得优良以上好成绩。

2、阿尔金山开采石棉。

紧张的冬春训练结束后,师部决定放弃祁连山青海西宁1967、1968年使用的矿点,由时任参谋长姚家俊(姚家俊当年10月提升为54师师长)亲自带队,后勤部周副部长参加,屈聚章1968年4月兵,现为陕西省旅游局干部,带一个警卫班,对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境内的阿尔金山海拔5798米、安南坝大山脉、910石棉矿进行勘察选点,最后确定在安南坝乡的阿尔金山为石棉开采新点。70年新增红柳沟石棉矿点(红柳沟距安南坝阿尔金山矿点200多公里)。

1969年、1970年中苏战争形势非常紧张,我连在驻地靠西苏联方向山头制高点上挖了大量的防空洞,当时演练步兵武器打飞机。1970年为加大采挖量,由103团调来一个加强排,增加兵员50人,排长解大兵,陕西省兴平县人。同时增加红柳沟为新矿点,二排、三排、103团一个排在红柳沟开采石棉,师部派基建科田科长督战,必须保证超额完成任务。由师医院抽调一名军医,军医姓孔,我连配3名卫生员,103团配属我连一个汽车班,6辆解放牌汽车,专门运输石棉。

国家计划委员会、中央军委要求我连每年必须超额完成300吨石棉开采任务,上交国家100吨,中央军委100吨,工程兵总部100吨。我连每年超额完成了石棉开采任务。石棉矿在军事、国防建设上是一种高强度隔热物质,使用非常广泛,开采过程中粉尘对人体伤害是非常严重的,尤其是对心肺部位的伤害,比煤矿、铁矿石粉尘对人体危害大。作为一名现役军人,保家卫国,热血沸腾,谁在乎这些。

上世纪六十年代,正值文革期间,国家经济面临困难,我们开采石棉可以出口换美国优质钢材,一吨石棉可换回5吨优质钢,当时首长说,1964年10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发射塔300米高度用的就是这种优质钢。

大西北风雪高原,是生命禁区,蚊子都不生长,大小便后即冻成冰块,部队全是男兵,挖一长20米,宽5米地壕子就是厕所。空气稀薄缺氧,高寒反映强烈,行走快一点呼吸困难,天天和石头打交道,工具是铁锤、元锹、雷管、炸药、导火索,开山爆破,清除废碴,用小铁锤小心敲打,纯手工分离出块棉,或用簸箕,就像农村妇女加工米面,两手提起,簸箕抵在腹部,用力一上一下把面上的粉状石棉选择出来装袋,劳动过程中粉尘飞扬,对人体损害是非常大的,遇到矿线好,5吨废石碴能出200克—800克石棉,劳动强度太大,气温多数在寒下20—30度,战友们在山上要打炮眼、清除石碴、手工采棉超10个小时,中午饭炊事班送上矿点,战友们每天把50—60公斤成品石棉用藤制背篓或帆布背篓背下山,战友们身上、脸上、眉毛上都沾上一层石棉灰尘,因缺水,战友们一年11个月无法洗澡。

3、一次我国二炮导弹尾追打下美、苏或蒋敌方侦察机。

1969年4月某日,我连从酒泉师部大院经过二天连续乘解放牌军车行1008公里到达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安南坝乡,部队正忙营建,挖地窝子,炊事班建修储水池,埋锅做饭,中午时间,只见西北罗布泊方向,一架小型军用侦察机仓皇划孤躲避,后面紧随一束白光,不过三分钟时间,白光追上飞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敌机拖着黑烟栽下地面,下午空军二炮部队几辆军车、当地武装部吉普车,就来搜寻飞机残骸。

4、我部队驻地阿尔金山山脉阿克塞哈萨克自治县安南坝大山。1969年初,姚家俊师长一行勘察石棉矿点时发现一处怪现象,水往高处流。听当地游牧民说,当地水含原子铀,长期核试的原因,吃了这种水,女人生怪胎,男人掉头发。

二、1970年11月23日,我连接54师师部调令,归建101团,从大西北阿尔金山乘汽车、火车往重庆上轮船,经涪陵乘小火轮进入乌江白涛镇金子山下,参战“816”核军工洞。

我连归建101团建制后,我县退伍士兵根据现役时间不同,大多数在“816”参战4—5年时间。主要任务是钻坑道,把山打空,当时口号是“以毛泽东思想育人,以当工程兵为荣,吃苦为荣,蹲山沟为荣,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一手拿十字镐、元锹、八磅锤,一手拿枪,成天除重体力劳动,就是和坑道里粉尘打交道。

我连驻地101团团部广场礼堂南面山坡上,除正常军事训练和施工外,对江北设在麦子坪的“816”总部石头城派驻一个班进行安全警卫,负责对设在01洞口上方山上的工地炸药库进行安全警卫。对101团设在山坡垭的军火库昼夜武装执勤。

组建两个啃硬骨头的铁路班、公路班。一是从主洞01洞内组建一个由电瓶小斗车铁轨式运碴专列,由01洞撑子面,随施工向前推进,止白涛河口河湾处,由二排五班担任,班长徐远富,副班长熊维成。二是公路班从01洞撑子面为起点,随施工进度向前推进,经01洞隧道,经过洞外白涛河桥(当年修建的老桥。2012年8月1日,岚皋6名老战友探访白涛时,老桥下游20米处又增一座新桥),过桥向白涛街区方向止工区三垭口为终点。我当时在二排七班任班长,副班长胡昌学。当时进出工区就这一条土石子路,各种车辆、工程车来往频繁,晴天尘土飞扬,雨天一身雨水。护坎、挡土墙、排水沟、路面平整都得自己干。1971年6月的一天下午,我们全班在桥头01号洞下侧第一洞口下100米处山岩上采石,突然山石表层滑动,我们全班10人随山石一起滚下公路。我本能向上抢爬二步,抱住了一块岩石,岩石如有松动下滑,我也一命乌乎了……。所幸下方是公路,战友下落时眼明手快,躲避了下落的巨石,避免了一场恶性事故。收工后我立即向连首长做检讨,说明遇险情况,晚上连队全体集合通报全连,我是全连标兵班班长,这次事故终身难忘。

我连在“816”工区施工期间,有常规性警戒、防护、道内小火车押运、倒碴、维护铁路、公路任务外。一、四排重点完成临时交给的苦、累、脏任务,装卸钢筋、水泥、各种重型设备是强度很大的体力劳动,经常出现全连人派完了,任务还在下达,这时连部班、炊事班就由连首长带队上了。最辛苦就是经常在白涛镇乌江码头,从货轮底仓卸散装水泥,战友们身穿雨衣,背上水泥,上下跳板,再背上解放牌卡车运到工地,还要卸下来,辛苦程度可想而知。多数年青战友个人防护很差,嫌麻烦,不用防尘罩,实际上防尘罩用一个小时不到,口腔热气,外面水泥粉尘,过滤纸粘连了,它也就不起作用了,战友们收工后,脖子里、耳、鼻尽是水泥粉尘,头发和水泥凝结在一起沙沙作响……。这种情况在大西北开采石棉天天遇到。

三、大西北恶劣环境

我连驻地为21基地,自然环境十分恶劣,罗布泊原子弹轰爆厂以南阿尔金山海拔5798米,一年四季大风不断,飞沙走石,扬尘遮天,放眼望去,戈壁滩一望无际,龙卷风如擎天柱劈头盖脸而来,冬季气候低达零下30多度,而夏日地表温度又高达50—60度,自古就有“冬风如刀,夏风如烧”的比喻。部队饮水是从30公里外雪山上挖来的雪化成饮用水,在阿尔金山一年11个月无法洗澡,棉衣棉花外露,贴肉衬布因汗含盐份成铁壳一层,清早穿上其冷无比,保暖性差。很难供应新鲜水果、蔬菜,主要是干盐菜,唱酱油汤,全员营养很难保证。即使在这样条件下,全体人员发扬了毛主席提倡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加拼命的精神,充满革命乐观主义,克服重重困难,出色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各项任务。与此同时,战友们也承受了说不尽的苦难,原因是核爆炸不但产生早期核辐射、光辐射和冲击波,而且还在试验场广阔地区布散了放射性沉降物。尽管前三种核武器威力只在短时间内有巨大的杀伤力,可放射性沉降物质却持续释放核辐射,经久不衰,涉核人员不断受到这种核辐射的伤害,核辐射破坏人体细胞结构,诱发癌症,包括白血病在内的各种严重的血液、淋巴、骨髓疾病、甲亢、心脑血管病、神经系统疾患等。

四、为给县级党委、政府主管领导、民政部门负责同志提供一份健在战友身体状况,2014年5月底6月初组织战友自费进行了一次体检。不少农村战友舍不得200元至300元检查费,选择花钱少胸透、腰脊透视,实际情况应该比这次检查严重的多。按一般常识,除去核辐射对人体的影响,“816”核军工洞4、5年时间,肺细胞里积存的细微石棉纤维和“816”洞内粉尘,在全54师“816”工程35000士兵中14连老兵应位居第一,结果分7个种类,报告如下:

1、脑梗死、脑梗、脑积液、脑萎缩5人:李达贵、任勇、汪明山、颜宗林、杨业成。

2、高血压、胸膜炎、肺积液、肺结核性胸膜炎、心脏左前分支传导阻滞6人:张友余、吴应会、刘林洲、王甫平(残废军人6级)、苏世刚、郑华宝。

3、肺气肿4人:宋有祥、熊维成、刘新文、鲁继新。

4、气管炎、气管感染6人:陈启高(残废军人7级)、徐远富、周必宝、申大学、张能千、唐连宝。

5、甲状腺功能亢进1人:张远军。

6、腰椎间盘突出1人:王启点。

7、未见异常2人:沈茂庭、王远长。

以上25人,上海定居潘达林未计算在内。

五、不畏艰难,自筹资金,为政府提供22份涉核证据

2016年9月21日至2016年9月30日,鲁继新(肺气肿)、张远军(甲亢)、王甫平(军残6级)、李大贵(脑梗死、帕金森、肺气肿、高血压)等四位战友历时10天,前往西部战区、酒泉军分区和敦煌市武装部、敦煌市档案局、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武装部、县志办、民政局、档案局,在敦煌市期间回访了我部69年冬防驻地七里镇地下库区营地。9月25日我们由军方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武装部推荐政治可靠皮卡车(车牌:甘FM9556,司机:何师傅),当天往返640公里,对我部69年、70年安南坝、红柳沟驻地进行了相隔48年首次探望回访。

我们10天时间完成了11个回访单位,受到了3个军事单位和5个地方党政单位的热情接待,充分感受到大西北特别是阿克塞哈萨克族边疆军民对上世纪驻军的欢迎和温暖。我们到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正值该是召开第十五次党代会期间,我们出示证件,说明来意,当地武装部政委、民政局办公室主任、县志办主任、档案局闫局长等负责同志,放下手头工作,带领一班人为我们加班查找资料、档案,赠送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志1936年至1988年一册。甘肃省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志(1988—2002年)一册,共二册。档案局闫局长还和酒泉市档案局、张掖市档案局、敦煌市档案局专门电话联系我部当年在西北驻军与地方公函接洽联系等情况,请求以上3个市级单位档案局(馆)工作同行认真查找1969—1970年我部驻军与当地公函联系情况。敦煌市档案局陈局长安排专人排架查找。了解我是档案部门退休,送我一册线装《敦煌县志》,道光辛卯版(校注本)敦煌市武装部白部长组织全体军官内查外调,给我们提供8342部队我师部当年番号,1966年6月及1967年1月驻军参与敦煌地方事务公函(见附件),此附件出自《敦煌市军事制》。县武装部送我们敦煌市编纂委员会精装本《敦煌市志》一本。

(一)主要经过

1、我们一行四人9月22日上午8时到达兰州西部战区善后部,团职首长李文平等5名军人接待了我们,我们出示证件说明来意,李团长当时就和中央军委总参谋部电话联系,答复我们21基地应归总参谋部下属总装备部管辖,鼓励我们东进北京由总参总装备部答复解决。

2、第二天,9月23日我们到了酒泉市军分区,被安排在分区常委会议室,军分区政治部钟部长接待并进行了座谈。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甘肃省酒泉军分区政治部2016年9月23日出具书面证明“8342部队于1969年11月完成相关任务后调往四川涪陵。”

《酒泉市肃州军事志》(前1600—2006年)第二篇军事体制147页,第一自然段:“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工程指挥部,辖14个工程兵团和2个汽车团,担负二十一基地及核试验基地工程建设任务。司令兼政委陈仕渠,参谋长赵东环,后勤部长李基。司令部和政治部驻二十一基地,后勤部(亦称东海部,正军级)于1958年至1961年初驻酒泉……。”

“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8342部队,1962年下半年进驻酒泉,师长唐仁,政治委员马苏政……,参谋长靳凤鸣、姚家俊……,辖6个工兵团,分驻甘肃、青海、内蒙、宁夏等地,担负国防战略工程建设任务……,1969年调往四川涪陵”(见附表)。

3、按照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1936—1988年版本第六节,外县市矿点,189页,外县市在阿克塞境内设立的矿点主要有:

安南坝矿区1970年前……农建师8342部队(见附件)。注:我部1970年11月28日撤离该县,1988年该县县志出版,我部已撤离该县19年,将8342部队列为农建师建制完全是撰文笔误。

4、2016年9月25日,我们一行3人,我们邀请山西省离石县老兵达成林担任向导,鲁继新、张远军三人驱车往返640公里从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出发,沿南疆路向东南进发,首先到了红柳沟,我连二排、三排、103团一个排驻地。进入阿克塞沟,当年公路不见踪影,沿干枯河道艰难行进。上山时,公路被泥石流冲毁,只有弃车步行3公里到了营地,一个小时时间巡视了驻地,照像、录像。下午不顾劳累,连续乘车先行到达盼望了48年,我连两年参试三次氢弹的安南坝乡。大家赶在下午5时到了我连69、70年驻地,看到营房四周熟悉的阿尔金山山头覆盖白雪,海拔5798米高度,大家脱帽鞠躬,心情异常激动,面向营地西北方当年氢弹升起的地方肃然起敬,我们展开101团14连退伍老兵军旗乘夕阳余辉抓紧时间拍照,巡看营地,抚摸骆驼草,半米深的红柳。当年充满生机朝气蓬勃的营房、部队帐篷、活动房、地窝子随着48个春秋的流逝,早已不见当年踪影,被时光巨人扫荡一空。我们营房和邻近当年农械十一师8039部队、农建师8115部队、5230部队、5290部队、5280部队,农建师部队全部撤离,当年各部队篮球场、炊事班钢制水箱、煤堆。我部从安南坝沟拉运阿尔金山雪水做生活用水,当年安南坝沟的一切军工设施不见了踪影,戈壁滩恢复了千古原始生态。

5、据阿克塞县志(1989—2002年度)阿克塞县县城搬迁简述,“居民饮水含有高浓度轴等放射性元素,超过国家饮用水卫生标准6—8倍,县城居民的肿瘤发病率高,严重损害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这放射轴在安南坝、红柳沟有多大潜伏?对人体伤害有多大?二是据阿克塞哈萨克族县志(1936—1989年)433页第六节,地方病防治,地方病及传染病防治。鼠疫:据记载1960年7月团结乡牧民巴斯托巴依在阿克塞沟剥病死的旱獭感染鼠疫死亡……,1961—1963年经过调查,在阿克塞沟、青崖子、红崖子、风蚀沟小鄂博图、安南坝沟等地发现疫点10处。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为全国20个鼠情监测点。1972—1981年全县集中用器械捕杀和药物杀灭工作。1988年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被卫生部誉为“全国鼠疫重点监测点”,对全县人员进行鼠疫活菌苗预防接种,有效防止了人间鼠疫发生。我部驻防的阿克塞沟、安南坝沟均是疫情监测点,我部队当年常在营地山包上看到成排纵横的旱獭洞,随时可见旱獭出没,我部队饮用水源就是从这两条沟中取得,战友们沾染上没有,我们14名战友去世,和放射物质沉淀、鼠疫都应有很大关系。

六、主要收获

甘肃酒泉军分区对我师8342部队撤离准确时间是1969年11月份,这就完全推翻了国家民政部“2009年10月23日在山东召开优抚工作会议精神;二是阿克寒哈萨克族自治县县志对70年我部在该县驻军有了准确时间证明;三是敦煌市武装部对8342部队驻军敦煌参与地方事务三支二军等作出了证明书。”

七、政策依据

2009年10月23日,民政部在山东召开优抚工作会议,在会议上确认:工程兵54师及下属101、103、125团在1959年至1967年间有涉核任务。在此期间入伍的人员可以申报相关待遇,之后入伍在此部队服役人员不属于涉核人员。

实际情况是:我连撤离21基地时间是1970年11月下旬,我们40名老兵1969年2月入伍下到老部队,是甘肃酒泉大院。在酒泉师部大院我连进行了紧张的备战春季军训,当时战争气氛很浓,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方获胜,苏联企图对我核基地进行毁灭性外科手术,我连负责大院内治安巡逻、西门警卫、院内种菜。1967年止至1970年4年期间,由于我部101团全力主攻“816”01主通道和核试轰爆大厅。我3营14连在西北期间就由对外番号7985部队,对内103团代管,军政实力向103团上报。103团当时负责东风10号防苏人工堆山工程。2016年9月23日,我、张远军、王甫平、李大贵,我们四人在甘肃酒泉与军分区政治部钟部长座谈时,钟部长谈到,103团自1968年至1970年在东风10号修建的大型防苏垒山军事工程,酒泉军区每年前去检查、维护,使其保证战时需要。为此,我连全体官兵涉核时间应该以我连实际撤离大西北1970年11月23日计算。

还有一个重要问题,101团3营14连撤离阿尔山后.接师部命令,103团立即派103团11连接替我连驻地,执行特种任务,这个部队的伤亡病残情况,他们是何年撤回来的?他们又参试了多少次,他们至今自己知道吗?当地党委和政府知道吗?师级首长朱玉亮同志1971年来到过这个连队驻连组织撰写先进材料,是历史见证人。

最早1958年3月11日起陆续进入大西北的10万涉核大军,是我国两弹一星的先驱者、奠基人共和国的功臣,他们现今已是80—90岁高龄了,国家应千方百计找到他们,给以应有的荣誉和待遇。

8342部队在新疆、青海、甘肃完成两弹基地建设任务后,向新的区域集结。1970年底,8342部队参加抗美援越的一个团,后来在非洲援外的一支劲旅回国归建到位。1970年11月18日留在酒泉二十基地一个团,7985部队、103团全部归建。

五支劲旅在四川盆地完成秘密集结,决战“816”工程,修建世界第一大核军工洞,主要生产239燃料,为生产原子弹、氢弹服务。

我们这批义务兵从1969年2月至1975年2月,全部离开了军营,大多服役5、6、7年时间。在人生长河中,一年按春夏秋冬四季计算,20多个春秋,人生最为美好的时光在风雪高原阿尔金山、白涛金子山下渡过,在“两金”山下,献给了“两弹一星”国防军工事业,我们终身无怨无悔我们的青春献给了火红的岁月,献给了国防建设、三线建设,献给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鲁继新

2017年9月13

 

注:笔者基本情况:出生于1949年12月27日,中共党员,老三届知青;1967年下放陕西省岚皋县六口公社永峰大队1小队;1985—1988年获陕西电大档案专业单项合格13项;1989—1991年7月自学获北京人民大学大专行政管理科毕业证书;1995—1988年7月获陕西省党校系统大专学历教育文秘专业毕业证书。1969年初应征入伍,历任军委直属特种工程兵54师101团3营14连战士、文书、班长、副排长、代理排长(1972年11月在贵州毕节金沙县岩孔区接兵,新兵团六连四排代理排长)。1974年2月28日退出现役。退伍后,城关小学代理教师,分配岚皋县百货公司油库工人、县委知青办干部、县革委会行政干事、机要员、县人大办干事、县委档案馆馆长、城关镇政府镇长、县人大代表联络工委副主任、县档案史志局副局长、主任科员等职。2010年2月退休。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