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最新资讯 >>最新资讯 >>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86
详细内容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86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86

2018-03-27   五十四师战友联谊网


毛主席对侯宝林的关怀与保护


毛主席对广大文艺工作者是尊敬和关怀的,“文革”期间努力保护他们。他对侯宝林的关怀与保护,是我经历过的事实。


大约是1968年前后,我从社会上听到有关相声演员侯宝林的一些传闻。听到侯宝林被批斗的消息后,报告了毛主席。


我说:“主席,我听说侯宝林被批斗了。”


主席即从靠坐沙发的姿势仰起上身,严肃、惊讶地望着我,好像亟待我说下去。我看出了主席为侯宝林担心的神态,立刻对老人家说:“没事,没斗成,听说侯宝林当时一点也不紧张,还像说相声时那样,逗得红卫兵直乐。”


这时,主席才放心,庆幸地哈哈笑了。他点头,让我说下去,并用左手示意,让我坐在他旁边一个沙发上。


我坐下继续说:“听说红卫兵去他家后,侯宝林让他家里人同他一起,每人背上个小包袱排好队站立那里。红卫兵问:这是干什么?他说:准备扫地出门。”


主席被这些幽默的语言和动作所感动,他笑了起来。


我又继续说下去:“还听说当时红卫兵要给侯宝林戴高帽子,侯马上从自己背包里拉出一个活动式的自做的高帽,一拉很长,比红卫兵给他做的还髙,给自己戴上了。逗得红卫兵一个个捧腹大笑,笑得斗不下去,只好作罢。声称下次斗他时,一定要严肃起来……”


主席听到这里,又哈哈大笑了,笑的时间很长,想了—会又笑。我同老人家一起乐。他随手拿起茶几上一块小毛巾拭一拭眼角笑出的泪水,又乐了一阵。


过了一会主席才说话:“斗侯宝林什么呀?”


我说:“听说,批斗他的人说他演的都是封、资、修的东西。”


主席这时生气了,说:“什么封、资、修?他有什么封、资、修?他不就是一个演员吗?他演得很好嘛。人们不是都喜欢听他说的相声吗?我多次听过他说的相声,说得很好嘛。”然后看看我,点一下头。我明白,说:“是的主席,他演得很好。”因为我也看过多次。


然后主席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侯宝林是个好人啊!他没什么问题。”


这使我回忆起从50年代到“文革”之前,侯宝林和郭启儒多次到中南海春藕斋和怀仁堂,给主席、总理等中央首长说相声。侯、郭一出场,二位穿着长衫对着主席一鞠躬,话还没说,主席、总理和在座的都热烈鼓掌大笑起来。主席这时总是很认真地、专心致志地欣赏着他们二位的精彩表演。可以说,从头至尾主席不停地发出一阵阵笑声,一笑未落,一笑又起。总理也是笑声朗朗。他们使主席、总理和其他中央首长真正从工作堆里转移出来,脑子暂时得到了有益的休息,以便以饱满的情绪和良好的状态重新投入工作。这一点,是其他同志想做而做不到的。


相信很多同志都不会忘记那些欢快、动人的场面。许多当时做机要工作的同志,每周末都有机会轮流参加这样的晚会,那情景自然历历在目,对侯宝林自然非常熟悉。


侯、郭二位艺术家每次说完相声后,总是并肩一同前来与主席及其他中央领导同志握手。主席每次都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笑脸相迎,连说:“好,好!谢谢,谢谢。”总理也一样。看得出主席、总理对侯宝林、郭启儒很尊重,很有感情。这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记忆犹新的事实。


一刹那,我从五六十年代又回到现实中来。我问主席:“主席,您还记得侯宝林说的各地方言吗?”主席笑笑点头。


我说:“他说一个北方人到上海理发馆理发……”我还没说完,主席马上接着说了上海话“打打头啊!”我们同时会心地笑了。我又问:“主席您还记得侯、郭说的《昨天》这个相声吗?”主席稍微思索一下,我提示说:侯宝林是说解放前,北京一个三轮车夫,因物价飞涨生活所迫,得了精神病。解放后经过多年治疗,他突然好了,穿着病号服从医院跑上大街,到了天安门广场看见人民大会堂等一些高大建筑感到惊讶,就问过路的一位少先队员:“小少爷,这是哪个东家盖的呀?”……到了百货公司买鞋,一试合适,马上嘱咐家人“快交钱,快交钱,不然—会又涨价了……”等等。


主席这时也回到了侯宝林当年说相声的故事情节里去了,边听,边点头,发出一阵阵笑声。


之后又一次对我说:“侯宝林是个好人,他没什么问题。”他老人家仍担心着侯宝林挨批斗呢。接着主席语重心长地说:“这些同志在旧社会都是受苦之人,社会地位很低,侯宝林长期生活在民间,善于发现、总结人民的疾苦,新、旧社会有对比,对各地风土人情、语言很熟悉,是个人才呢。” 


稍停一会他又自言自语地说:“他本人没有亲身经历、亲身体会,就创作不出这么好的作品。”


之后,我把主席对侯宝林的看法、关心、保护,先后报告给总理和东兴同志。后来听说侯宝林没事了。


1974年的一天,我遵照主席指示,给主席送去他要看的文章。一见面,主席很兴奋地对我说:“小谢,我已经建议侯宝林为四届人大代表候选人了。”我非常髙兴。老人家这时笑着又追问起:“你再说说当年侯宝林是怎样挨批斗的啊?是为何斗不起来的?”


看来主席还是对“斗不起来”很感兴趣。我又把当时社会上流传批斗侯宝林的故事,从头至尾讲述一遍。主席还是像几年前一样听得入神,笑得开心。因为他这时已不再为侯宝林担心了。


这之后,主席还让我向总理汇报几件事,其中一条,是主席认为“四届人大农民的代表少了”,“请总理考虑,最后按总理意见办”。


我向总理汇报之后,也顺便汇报了主席这次又谈起当年侯宝林挨批斗的幽默故事传闻,和建议侯为人大代表候选人之事。总理也笑声朗朗,很赞成主席对侯宝林的看法。


四届人大召开期间,侯宝林住在北京市委党校院内东南方向的二楼上,我住在主楼。我曾去看望过他。遗憾的是由于当时的工作纪律,主席没让传达的,身边工作人员不能随意传达,只能照主席指示执行,这是规矩。


所以根据当时的条件只能向他说:“侯宝林同志,毛主席很关心您,很喜欢听您说的相声,几次提到您。”他激动地说:“是的,是的,毛主席对我很关心……”我和侯宝林的手紧紧地握过之后,告别走了。


事情已过去多年了,当有一次我从银幕上又见到侯宝林登上舞台,特别是他以说相声向灾区募捐时,很是感动。多么希望有一天前去向侯老传达主席对他关怀的全部经过。可当时因多种因素,心脏病重,体力不支,丈夫又去世,多灾多难呀!这个愿望一直没能实现。


当我从电视上看到侯宝林的遗像出现,心里咯噔一下,很是难过,后悔莫及。


我想,要是毛主席、周总理还健在的话,他们也会为中国失去这样一位艺术家,而且又是他们熟悉的朋友而悲痛,他们也一定会为侯宝林送花圈的。


写这些文字,权作亡羊补牢,愿藉以告慰侯宝林在天之灵!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