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最新资讯 >>最新资讯 >>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89
详细内容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89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89

2018-03-30   五十四师战友联谊网



毛主席对王芳的指示


北大形势好了之后,我又奉主席之命回清华抓教学、搞试点。组织教师带学生去工厂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与工人—起搞技术革新——当时叫开门办学。几个月后再回学校学理论,上基础课……


就在我随教改组的同志一起到工厂、工地(建筑系在建筑工地)观看、检查教学情况时,在师生住的宿舍床铺上坐着随便翻看一份小报,突然发现一个小报上(似乎像现在福建出版的《每周文摘》那么大的小报,靠右边中间有肥皂大的一块长方格里)讲了王芳挨批斗的简况。我顺手将小报折好放到衣袋里。时间可能是1970年入冬,我当时穿着军大衣(记不清具体时间)。


不几天,我去毛主席那里汇报工作时,把小报拿出来,问:“老人家,我在这个小报上看到批斗王芳的消息,这是杭州那个王厅长吗?”


主席即从我手里接过小报,右手拿起放大镜,左手托起小报,认真地看完,对我说:“是他,是指的王厅长。”于是主席面部失去悦色,严肃地对我说:“浙江造反派反王芳,对王芳抓住不放,说王芳反对我,想害死我,我不信。王厅长我熟悉他,他哪里会反对我呢?他反对我做什么呀?他反对我,我自己怎么不知道呀?我每年都要去杭州几次,他是负责保卫我的,他要是想害死我,我不早就死了吗?还能活到今天呀!不,王厅长是保卫我的,他是个好人。”我就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老人家轻轻拍一下我的肩膀说:“是好人哪!”又重复地肯定王厅长是好人。


少许,主席幽默地小声对我说:“他就是有时爱喝点酒,告诉他,以后别喝了。”


我也向主席谈了对王厅长的好印象,又说王厅长还教我唱过歌呢。主席好奇地问:“什么歌呀?”


我就唱起来:“我在房中沉呀闷闷,忽听得门外来调军不知是何军,南军,北军都呀不是,原来是抗日的八路军呀,前线打日本……”主席哈哈大笑地说:“王厅长是好人。”


从主席那里出来后,即去江东兴住处,向东兴同志传达了(这是惯例,主席指示都是由他去落实),又向杨德中政委、张耀祠团长报告了。杨德中政委很重视,他当时记录了,因为他是管总理的保卫工作的,一般情况下,主席指示都由他去传达,有时他也带我去向总理传达。当时我没有向总理去讲。只是在一次总理接见外宾也让我参加的会前,我向总理报告了这件事。


以上是第一次主席对王芳同志的有关指示。


第二次,是李银桥卫士长通过天津来清华上学的一名工农兵学员捎来一封信,是卫士长给我的信,用毛笔写的,字很大,墨迹未干就装进信封而粘在一起。大意是据刘馨说,王芳身体不好,造反派不给好好治病……这可能是1974年春的事,时间记不太清了。


我将此信内容报告了毛主席,主席生气地说:“怎么还这样了,浙江造反派总是抓住王芳不放,硬是说王芳反对我,想害死我,他怎么会想害死我呀?不,他们说得不对,王厅长是保卫我的,他是个好人,确实好啊,还有刘馨同志,我们一去,都是他们在那里工作,熟悉得很,很好嘛,都是好人,没什么问题。”


看得出主席为此事生气了。最后还是由他老人家亲自过问,批准解放了王芳同志。后來还有没有人报告主席此事,说过什么,主席还有什么指示没有,我就不知道了,我还以为王厅长早就解放了呢。


不知隔了多久,我在报上看到王芳厅长变成了王芳副省长,还有刘馨同志出面接待外宾,我高兴极了。


主席对王芳的评价,卫士长李银桥写书吋,曾让我写给他过,也给张玉凤写过一份。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