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最新资讯 >>最新资讯 >>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90
详细内容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90

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90

2018-03-31   五十四师战友联谊网


毛主席对牛辉林言论的看法


1969年5月间,八三四—部队进驻北京大学一个多月后,军宣队负责人对我说:“听说聂元梓对立面的那一派头头之—牛辉林,写了很多反动材料,真假不明。想找他过来谈谈话。地点在北大俄文楼教室。”军宣队参加谈话的是部队带队的几位主要领导人和我,还有做记录的一位同志。


牛辉林说:“校文革聂元梓把我打成反革命后,天天让我写反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交待材料,写完还让写,没有了还逼着交待,就这样越交待越多……”


我们问他:“你写了多少交待的材料啦?”


牛辉林说:“如果摞起来有桌子这么高了,可能比桌子还高(他用手比画着)。如果装在麻袋里有半麻袋了。”


领导同志又问他:“都是真的吗?”


牛辉林说:“不。我们有议论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错误言论,但没那么多。可写出来后,他们不信,还让我交待,就这样没完没了地让我写交待材料,越写越多……”这是当时牛辉林说的大概意思。



领导同志想知道,像这样的问题,如何处理?让我去请示主席。


见了主席,我如实将牛辉林的原话报告了主席。当我说到“牛说他交待的材料摞起来比桌子还高,装起来可能有半麻袋时”,毛主席哈哈大笑了,说“才别相信那些材料是真的呢!牛辉林是被逼出来的,告诉他别再写啦,什么反革命呢,无非是中央、市委都不支持他们这一派,只支持老佛爷(指聂元梓),人家不满意,心中有气,公开不敢说,只好在小屋子里几个人议论议论。无非骂我是秦始皇,骂江青是慈禧太后,叫你老佛爷知道了,就抓住人家不放,说人家是反革命。算啦,算啦,以前骂的都不算数了。告诉他们今后不要再议论就行了,不要说人家是反革命。”


主席喝口茶,稍停一会笑着幽默地说:“若告诉了多次,还不听,还再写,那时不反革命得更厉害了吗?”主席又哈哈笑。


谈话中,还提到牛辉林那一派的一位叫侯汉卿的学生。主席说:“这个人曾给我写过信,写得很有道理,可能这个人是不错的,你们可以找他谈谈话,听听他的意见。”


我们校领导的几位同志和我照主席指示做了,也是在俄文楼与侯汉卿同学谈了话。根据主席指示,这些学生都照常毕业,分配工作。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