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816核工程 >>816核工程 >> 多彩的军旅生活 写在《八一六》的日子里
详细内容

多彩的军旅生活 写在《八一六》的日子里

时间:2018-05-03     作者:125团工程运输连胡巨川【原创】   阅读

             多彩的军旅生活

              一一写在《八一六》的日子里


   一九六九年三月,我部奉命移防到了四川涪陵县白涛镇,从此开始了服务大三线,建设<八一六>的光荣而艰巨的施工。

   刚到白涛,没有营房,只有荒山野岭。我们搭起帐篷,便开始艰难的开山炸石,自己建房的工作。

   我们用锤子钢扦凿出一个个石洞,装上炸药,炸出一块又一块平地,炸下一堆又一堆石头,然后用石头与水泥沙浆磊起一米来高的一道道墙,再在墙上夾起用树枝、柳条、野荆条缠稻草的墙壁,再墙壁上抹上用石灰、泥土拌合的泥浆,就算建好墙了。用木料往墙上一搭,就算檀条,订上瓦板,先铺一层油毛毡,再加盖从山上割来的茅草,中间用木板钉成的门,这样我们的营房也就像模像样的建成了,但过于简陋。冬天,北风一吹,呼呼作响。夏天太阳一烤,油毡几乎滴下油来;就是在这样的营房里,我们战士睡在人平80厘米的大统铺上。春秋冬季,盖上被子睡得还挺香。夏天就不同了,白天焦阳似火,没有电风扇,晚上又没有蚊香,都只好躲在没门的蚊帐里,真就一个字‘热′。但可能是‘前三十年睡不醒’,加上苈累了一天,也没几个说睡不着的。天快亮的肘候,还必须盖上被子,否则就会着凉。

  涪陵的白涛,那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出门就爬坡,太阳烤死人”。特别热的时候是在午饭前后,一般午饭都吃的比较少,喝水特别多。我们的生活用水有一部份是直接从某个山头用竹筒、皮管引下来的“自来水”,但远远不够。后勤运输连每天定点定时用罐車从山沟或白涛河给送水来,还不够就用桶下山沟去桃,一个人一天能挑回三担水就相当棒了。

   一个小小的白涛镇,为了《八一六》工程,一下子聚集了<八一六厂>,国家建工二十二,二十三公司,八三四二机械化加强师等好几万人。这给部队的供给,工人们的生活保障多大的压力和不便是可想而知的。我们的粮食和蔬菜及油盐酱醋都得用汽车到周边市县去拉。新鲜蔬菜常常供应不上,我们只好吃“战备菜”即压缩白菜,压缩茄子,压缩豆角之类。涪陵是榨菜盛产地,所以榨菜是我们每日三歺必不可少的。我们的主粮是大米面粉,也夾杂些玉米小米。每周一到两歺面条是必不可少的,每周一顿饺子也是常有的。这可乐坏了北方的同志,一到吃面条、捞面、饺子,他们高兴极了!常常喊来其他连的战友们来分享。面条是我们自己擀的,饺子是我们自已包的,吃起来味道是那么的好,那么的香!

   我们的生活是有节奏的,有规律的,而又是紧张的。我们工作是三八制,三班倒,一周倒班一次。因我是汽车兵,每周五天是人休車不停。到了周六,上午是車场日,该修车的修车,该保养的保养,以利下周能拉得出。下午是党团活动日,党员参加小组或支部大会,总结一周工作学习情况,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不断地用毛泽东思想提高和武装自己。团员亦如此。吃过晚饭后就算放假了,这时大家就可以放松了。每班可以准许两人外出探老乡,或访故友,但在熄灯号响之前必须归队。没机会外出同志,就可以四人一桌摔扑克,“追猪赶羊”,“双敬贡”。也有的三三两两在一起谝闲传(陝西话)。星期天是不用起早的,记得是七点半起床,八九点钟早点带午歺。周末是放假的,每班还是准许两名请假外出。外出的人,或是会老乡,或是上街,买信纸,寄家书,或是买牙具等。外出的人回来消了假,另一人就又可请假外出了。没外出的人,又开始“拱猪、敬贡”。有的人不喜欢玩扑克,他们就下象棋、軍棋,有的拉二胡,吹笛子,有的利用周末“充电”一一看书,有的躲在一边,给自己的爱人,未婚妻,老父母亲人写家书,汇报自己的工作学习,生活进步等。至于工作只能写“工作很忙,很顺利”等。其它的绝对只字不提,因为我们的工作是国家绝密工程。有的则利用星期天去爬没爬够的山,亲近大自然。总之,星期天是大家最期盼的一天,放松的一天,也是过得特快特快的一天。四点半,随着晚饭结束假也结束了。

    吃罢晚饭,便又开始下一周紧张的工作学习。每周的班务会准时开始,班长要小结本周各方面的情况,布置下周任务。同志们人人都要总结上周,找出问题,修订措施,以利工作。班务会后或连軍人大会,但绝太多数时是看电影。当年看得多的就是“红灯记”,“沙家浜”,“海港”,“龙江颂”,“杜鹃山”,“智取威虎山”,“白毛女”,“红色娘子軍”等八个样板戏。 故亊片放得最多的当数“英雄儿女”,“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铁道游击队”。这些电影中的台词有些记忆犹新,“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又喝到家乡的水了”,“李向阳还在城里吗?",“你家有地道吗?到你家去",等等。外国片也是有看的,“列宁在十月″一一“快去占领冬宫!”;“列宁在一九一八”一一“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鲜花盛开的村庄”一一“去年还挣了六百个工分呢!”;“广阔的地平线”一一“工作完毕洗个蕖,就像穿件大皮袄”;“蓝色的多脑河”一一“安娜是个好姑娘,你要好好照顾她”;还有“阿福”“流浪者”,如此一些。不过当时流传过这样一首歌谣:中国电影、新闻简报,(毎场电影开始必放);越南电影、飞机大炮;朝鲜电影、又哭又笑;阿尔巴利亚电影、又吵又闹;罗马利亚电影、搂搂抱抱;

     除了看电影,部队还经常组织各种文娱活动,拨河比赛,乒乓球比赛,兰球比赛,歌咏比赛,学唱现代京剧,时常还搞一些自编自演的文艺节目。等等。

     政治学习是必不可少的。大会小会,学毛选,唱红歌,这运动那运动,为的是要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认清国际国内形势,“深挖洞,广集粮,不称霸”,“备战备荒为人民。”“跟帝修反抢时间”“早日建好八一六”。


   在<八一六>工程中,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打坑道,搞被复。当年施工条件非常差,异常艰险!坑道內风钻“嘟……”震耳发麻,“嘭……”的爆炸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大功率的排风机“嗡嗡……”叫个不停;加上装载机、汽车引擎发出的爆燃声,回荡在道洞内,人挨着人谈话、即便大声喊叫根本听不到。出得洞后好半天,耳朵里仍要嗡嗡好半天。尽管坑道內安装了排风扇,但爆破后的粉尘,浓浓的炸药味,机械作业排放的尾气等夾杂在一起,使坑道内灰沉沉,雾茫茫。人对着人难得看清,浑浊的空气让人窒息。幸运的是我们负责渣石的外运与混凝土的內送,在外面比洞内时间长,常在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真不知在爆破撑子面的工兵战友们是怎样熬过的?!尽管我们的工作和工兵的工作比,我们强上十倍,但也并不轻松。夏天太阳烤得铁板煬手,驾驶室內气候高达五十几度,只要一进道洞,风档玻璃上立刻起了一层雾,什么都变模糊了,擦掉雾还是看不清,赶紧开灯,开远光灯,立马呈现两道灰濛濛的两道光柱,还是看不清,只好改用近光和小灯,减速慢慢摸索前行。记得有一次,我拉渣石出来,走着走着被韧熄了火,再起步,还是韧熄,下车一看,一块前车刚刚掉下来的、不大不小的石块抵住了前工字梁,我只好拿出撬胎捧来撬,我力气小,又没人帮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石块移开,才能出得洞来。还有一次是接班后第一趟去拉渣石,(因交班时上班忘了告诉我,)我走啊走,忽见前面好大一片光,怎么回亊?停车一看,原来上下两洞贯穿了,我打倒车倒了好半天才出来。记得有一次,我送混凝土到被复面,车停好举顶车箱等工兵战友下车,感觉胸闷憋气,就出来坐在车的翼子板上,脚踏在大灯上,这时只听得“咣”的一声响,亮着的小灯熄了,定眼一看,是一块比掌头大许多的石头砸掉了灯。乖乖!老天有眼,这块石头向后一些咂下来,还不要了命?!从此我只要在道洞内,再也不出驾驶室了。

我们上白班,八小时倒班是比较按时的,晚班就不行了。晚班一般是下午八点接車,第二天八点才能交车,。时间长达十一、二小时。上半夜还行,下半夜上眼皮老跟下眼皮连糊,任你怎么睁就是舍不得分开,没法子,我们只好拿条湿毛巾搭在额头,一遇装车或下車,就立刻去拜会马克思或谁谁了。“好了,好了!”这时好心的战友敲敲车门,才猛醒过来,开车上路。记不得是是在哪里?反正快要下料前不远处,走着走着,方向像鬼使一般向左急转两圈,蹭掉了我左手一层皮,我被惊醒,本能猛一脚刹车,车停了,原来前轮碰在一块石头上,被向左韧住了。我被吓得一身冷汗,幸亏向左拐了,要是向右,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因右边是十几米深的悬崖峭壁。

    工兵连的战友们就更辛苦。每天上班,他们身着蓝帆布工作服,戴柳条安全帽,捂个大防尘口罩,(防尘效果欠佳。)脚穿长统水靴,有的扛着风钻,有的扛着铁锹,十字镐,有的拿着锤子钢扦,有的背着雷管炸药,宛如扛着机枪大炮,拿着手雷刺刀。下班回来时,取下防尘口罩,人人只见两一眨一眨的黑眼腈和一张口两排白牙齿,个个黑不溜秋,滿身尘土。无论夏秋冬春,工作服都县湿澛澛的,拧得下水来。从头顶到脚下,粉尘灰,水泥浆,泥浆滿满都是。长统觐里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泥水。一个个英俊的战士变得蓬头垢面,面目全非。

    搞被复相对而言比较轻松点,他没有硝烟弥漫,没有震耳欲聋爆炸声。 汽车拉来混凝土,能卸下来了就好,卸不下来还得用锹往下铲,用钢扦往下撬。然后用锹一锹锹铲上皮带输送机送往被复面,窄小的地方得躺在钢筋架上用锹一点一点往里塞。填光完后用震动棒捣鼓实。

     最累最苦最危险的是道洞开挖。风钻手手托百十来斤的钻机,突、突、突的打炮眼,臂膀震得发麻,虎口震得开裂。每打一眼必须不偏不移,否刚还得重打。一班下来,整个人好像被震散架一样难受。填炮手则一絲不苟的填装好炸药雷管,安装好引线,以确保爆破质量。随后全部撤到安全区。点炮手迅速准备的点燃引线后躲进安全洞。(后期改为电子点炮。)“嘭、嘭、嘭,”炮声响起,“一炮、两炮、三炮……”,安全员在监测爆炸数。待炮响过后,最最危险的排哑炮及排险工作就开始了,要命的是哑炮,虽不多,但时常有的。没有相当细心和经验加胆量是要出问题的。排险就是爆破完后,还有似掉非掉的石块和碎石,得用钢扦小心翼翼的撬下来。该掉的不容易敲掉,不该掉的有可能随时向你砸下来。一二五团九连二等功荣立者尹保字烈士就是牺牲在排险过程中。

      尹保字陝西人,独子,68年三月入伍。七一年夏,他已是当兵第四个年头了。组织上已批准了他回乡探亲结婚的报告,但作为一名老排险员,他始终放不下自己的工作,在启程回乡的前一天,还要带一带新的排险员。这是七一年夏天一个非常闷热的日子。一串隆隆炮声过后,他和这名战友拿起钢扦,开始撑子面的排险,小心翼翼的撬掉一块块险石。新排险员在前,尹保字紧随左右,“不好!危险!”尹保字凭经验,在新排险头顶一块巨石已快堕落。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掌推开了他,自己却被砸了个正着。当战友们拨开巨石,将他送往医院途中,因伤势太重而牺牲。尹保字牺牲后团党委为他追记了二等功,并授予烈士称号。工程兵报,解放軍报对他舍己救人的事迹都进行过报道。  

    工作是艰苦的,特累的,危险的。但没有一个人叫过苦,叫过累。因为大家都知道,既然来当兵,就得服从安排。党叫干啥就干啥,就要干好啥。

    四十几年过去了,<八一六>也解密了。每每回想起在軍旅、在<八一六>的日子,总像就在昨天。我们无怨无悔!人生中有当过兵的历史,值!有参与世界上最大的地下核工程建设的历史,值!我们自豪!我们骄傲!


                     一二五团工程运输连胡巨川

                              写于二O一四年五月

                            修改于二O一八年二月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在线留言
更多
联系方式:
留言内容:
关注微信公众号
浏览手机网站
技术支持: 善建站 | 管理登录